留言 67
喜欢 51
故事来自主题: 暗恋一个人,最心酸的事情是什么?
我暗恋过一个男孩,很久,很久......
南瓜屋石头
2019年10月20日
“ 看着照片上平头的小男孩,目光停留了很久 ”

我暗恋过一个男孩,很久很久,久到我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久到连我不知道这些记忆是真实的,还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在的记忆中,我有一本蓝色封面的笔记本,很厚,里面写了很多关于他的故事。时间太久了,久到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他,久到想不起当初是怎么样的心情,把脑海中的画面写成文字,久到想不起那本日记本是如何丢失在岁月的长河里。

我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来到我们村的,只记得他来我们村是为了躲避计划生育。我家跟他外婆家在同一片,上学要走同一条道。每次看到他从我家门口经过,我都会快速抓起书包,哪怕我刚刚扒了几口饭。

他喜欢理平头,喜欢穿青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喜欢把两只手插在裤兜里。我悄悄地走在他的后面,望着他的背影胡思乱想。

他走路走的很快,有时我不得不小跑跟上他的步伐。有次他突然急刹车,停下脚步。我为了不被他发现端倪,跑了几十米后,才故意停下来慢吞吞地系鞋带,等他超过我后,再慢慢地走。我害怕走在他的前面,那种感觉如锋芒在背,让我浑身难受。

在我的记忆中,我是为了他才开始努力学习的。那时男生学习好的可以当班长,女生当副班长。班长在上课时喊一声“起立”,副班长在同学们说了“老师好”后,道一声“坐下。”我拼了命的努力,只是为了一点点地向他靠近,终于在六年级第二学期,老师大发善心,让大家轮流当几天班长。我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副班长,但此时,已经不用喊“起立”和“坐下”了,就连“老师好”也省了。

小学时,我发育比较早,长得很高,经常坐最后一排。上课经常会望着他的后脑勺发呆,老师发现后,在讲台上猛敲一下教鞭,回过神后的几秒,我又偷偷斜过眼瞄他,以至于我有了斜视的毛病,到现在也改不了。

有天下课,他突然走到我前桌,阴着脸坐下来,眼里发出凌冽光:“你上课老瞪我,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感觉到莫名的恐慌,甚至举手无措,可我无法逃避。我嗫嚅道:“没,没有!我,我……”我结结巴巴的,很久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大概他觉得已经在气势上压倒了我,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转身回座位去。

那是我和他为数不多的一次正面对话,作为回忆的一个片段藏在我脑海。尽管被他“警告”过,我还是忍不住去关注他,看着他和同学玩闹,跟同学一起讨论题目,给老师抱作业,上台领奖,发言,然后一副假装不经意的样子。有时他会瞪我两眼,有时他会假装没发现的放过我。

每年暑假,他都会去他父母那里。小学升初中暑假的两个月里,他像吃了803似得疯长,长得像现在偶像青春剧里的男主角那般眉清目秀。我的身高还在原地踏步,体重却增加了很多,看起来肉乎乎的,脸上的肉把眼睛都挤小了,心里伤也更加自卑。

小学,我们村人数少,只有一个班。上了初中,我们分到了不同的班级,很少见面,即使见面也没有对视几秒或相视一笑,就像陌生人一般擦肩而过。

终有一天,他走了,回去他父母的身边。我不知道他具体离开的日子,只是在某一天,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

再次听到他的消息,是来自他外婆的口中,说他回父母身边后,叛逆了,整日跟着一群小混混瞎闹,不爱读书。

我高中时,他外婆说,他上了一所技校,不仅没好好读书,还搞大了一个女孩肚子。他和父母的关系闹得很僵,有可能会送回外婆家,找熟人进我那所学校读高中。

然而,他没有来。我忘了当时听完他外婆的话,心里是怎样的五味杂陈。只记得当时回到房间,从抽屉里翻出小学毕业照,看着照片上那个平头的小男孩,目光停留了很久。

突然发现,也许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他,也许只是把他当作榜样,也许只是把他当作追逐的对象,又也许我只是给自己创作了一个暗恋对象,而刚好他对号入座。

【完】

我是南瓜屋石头,欢迎点赞、评论、关注我哦。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67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