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个妈
双鱼不浪漫
2019年7月10日
“ 连一连贴身衣服都没有 ”

大沛沛今年四十多了,前几年跟老公离了婚,女儿也嫁出去,一个人自由自在的谈了好几场恋爱。外人看来她是个对婚姻不够忠诚的女人,可谁又能理解她心里的想法。

结婚前夜父母告诉她,其实她是领养来的,亲生母亲就在市里一个单位上班,希望她以后能常回去看看;说是大沛沛的亲生母亲想她了,又不好意思直接来,便托人下了礼让大沛沛的养父母把这事给捅破。

本该严防死守咬死这件事的养父母因为看着礼金挺重,想着家里还有个小儿子以后结婚都要花钱,鬼使神差的应下了。

大沛沛哭红了双眼,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告诉她这件事,为什么不能永远瞒着她。眼看着亲手养大的女儿哭成泪人,养父不忍心再让她蒙在鼓里,反正都说出来了,干脆将一切来龙去脉和盘托出,认不认的就看女儿怎么选。

那是一个冰封几里的冬天,大沛沛出生在市区一个干部家庭,本该过着丰衣足食的好日子。可因为她亲生母亲要竞争一个上升的岗位,无暇照顾嗷嗷待哺的大沛沛。没等亲生父亲回来看一眼,就让人把孩子抱走了,辗转了很多个家庭最终来到现在的家里。

那雪下了上尺厚的冬天格外冷,来的时候就一床小小薄薄的棉被包裹着还未擦洗身体的大沛沛。连一件贴身衣服都没有,眼睛不知道是没睁开还是冻的糊住,棉被上有屎尿和血迹也没人给擦,一张皱巴巴的报纸上写的生辰。

看着怀里被冻的粉嫩嫩缩在一起的小肉团,养父心疼的赶紧抱进屋塞进床上的棉被里,急忙去烧水,又拿出新买的毛巾给她擦洗身体,心里暗暗起誓,这孩子命硬,这辈子不管再难再苦都一定把她养大成人。

随着孩子越长越大,开销也越来越大。家里又添了个小儿子,不得已让大沛沛辍学回来帮忙做家务带弟弟。可面对邻居的指指点点,大沛沛心里很是不舒服,总是泪眼朦胧的跑回家。有人说她捡来的,有人说她抱来的,还有人说是买米送的,一个个说的有鼻子有眼,要不怎么都跟爹妈长的一点都不像呢。

每次有这样的闲言碎语被养父听见,他都狠狠的斥责那些人胡乱造谣。再买点好吃的回去哄哄大沛沛,让她别往心里去,人家看你长的可爱,跟你开玩笑的。

成年后的大沛沛,身材高挑浓眉大眼;上门求亲的人络绎不绝,这风声就传到了亲生母亲耳朵里;不知什么时候偷摸来看了一眼,这一眼看下就想把孩子认回来,才有了结婚前说出身世那一幕。

哭肿了眼睛的大沛沛,擦了擦眼泪,情绪终于稳定下来;拉着养父养母的手,我这辈子只认你们做我的爹妈,我只有一个妈,那种只会考虑自己利益,用钱砸人的我不认识。

养父母擦了一把辛酸泪,把那边送来的礼原封不动的退了回去。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0 2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