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翩翩美少年到潦草大叔
奔跑的大象121
2019年6月6日
“ 头可断、发型不能乱 ”

宿醉未醒,起来床趿拉着拖鞋下楼买早点,迎着晨风张大嘴打个哈欠,乱蓬蓬的头发在豆浆油条的气味中随风飘舞。

这是一个渐近中年的男人的真实写照,现在他坐在电脑前码字,心里在想:“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大大咧咧、不修边幅了呢?”

遥想当年,骚年们个个不输公瑾,青春痘犹如一颗信号弹,在“臭美”这条大河上引发百舸争流……

时光若推回二十年前,你会发现教室里的我端坐书桌前,课本后边藏着一个小圆镜,而我正在对着镜子中的影像纠结——上唇冒出的胡须是剪掉呢,还是拔掉?头发是往左边梳还是往右边梳?是三七分,还是四六分?在少年看来,如此问题显然要比一道数学题难解得多。

那个时候,我们男生几乎人人一套梳子镜子藏在桌洞里,到了课间除了上厕所,对着镜子捯饬一下发型、挤个青春痘也是必做功课,老师们对此行为深恶痛绝,时常突然袭击搜查桌洞,一场搜刮下来估计老师家这辈子都用不着买梳子镜子,但爱美之心又会促使着梳子镜子像野草般冒出来。

下了课,我们三五成群站在走廊的窗户前,每当校花由远及近款款而来之时,都会下意识地缕一缕头发,将在镜子中研究出的最美一面脸颊面向校花,并用余光行注目礼,如果一不小心和校花四目相交便如得了大便宜般暗自得意半天,然后回到教室再拿出镜子照一照、梳几下头发,愈发觉得自己帅了。

那时学校不允许染发、烫发,在“美发”事业上我只能在男生有限的发型上大费周折,留板寸,头发太软挺不起来,像个劳改犯,留毛寸,头发不够密,像刚孵出的小鸡,一番实验下来只好顶着泯然众人矣的发型示众。现在有些中学管理极严格,男学生一律小平头,我觉得丑是丑了点,倒是能省了不少男生的心思,算是一利。

我想,青春期的我应该是我此生活得最为精致的时候,是决不允许邋里邋遢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的。

到了大学,终于有了自由,我把头发留的长长的,打起球来头发甩甩,把对手晃晕,走在路上遇到美女会潇洒地用手捋一下头发,全然不顾青春的头皮屑飞舞。我也曾把头发烫成韩国明星范,但越看越俗气,在舍友的怂恿之下怒斩三千烦恼丝,顶着大光头走在校园里,这“发型”为我招来了极高的回头率。

工作之后,发型稳定十余年,理发再也没有对美的追求,整洁就好,更没有了当年吸引眼球的企图,差不多就好。如今照的镜子一个月可能没有少年时一天照的多,任由白发在头上暗地滋生,难以刮净的胡须也让我的脸显得越来越潦草,就像一副未完成的素描画。

年少时,早上起来头发一样会像个鸟窝一样乱,但我会用水沾湿、用手压,不把头发治服绝不出门,今天早上出门前,镜子中的头发翘起来一大缕,我用手按了两下,无果,但我早已不以为然,推门而出。

看来,那个“头可断、发型不能乱”的少年离我是越来越远了。

(感谢各位瓜友一直以来的支持,我在南瓜屋的《体育生》系列在kindle出版啦!有兴趣的瓜友可以扫码购买呦!再次感谢!)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扫码,豪礼免费抢

27 2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