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穿越年龄,17岁的女生叫我哥
九哥那个九
2019年5月25日
“ 发自本心,而已而已 ”

细细想,那是两年前的事儿了,现在那个女生已上了大学。

故事背景,我曾经在县里的实验中学援教过两年,当班主任,初三开始的时候我又返回了原单位。

去援教是有私心的,当时儿子在那所学校上初三,我想近距离操控一下,虽然最终没帮上什么忙,很可能还给那小子帮了倒忙,但当爹的心,你懂的。

好不容易得到休息的机会,我打开电脑正准备上网冲浪一番,刚打开QQ,对话框就跳了出来:“X哥X哥,我完了,这次考试砸锅了,崩溃!”

原来是以前教过的学生小霞——现在的学生,他们的话语系统里似乎没有了年龄,按年龄,这小霞即使不喊我老师,那她应该我喊大爷,可她们在QQ上聊天的时候,不分老小的竟然叫我哥。我当然不会拿这当什么事,也就回了过去:“怎么了,闺女,不会是考得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吧?”

“从来没有考过这么差,我都跌到80名了,天,我怎么活啊!”

这一级高三大约有1300多名学生,理科学生900多名,这个成绩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小霞是很优秀,她一直徘徊在全校前20名左右,偶尔考了个80名就崩溃,这简直是矫情!

我正想如何开口,电话就打过来了,是小霞!

我先是耐心的听她哭了一阵——是真哭,哽哽咽咽地从电话筒里透着鼻音。

我一句话也不说,就让她哭!好一会儿,她不哭了,很纳闷地问我:“你怎么也不劝我啊,太冷酷了吧,是亲老师吗?”

“哭呗,你不就是想哭一鼻子吗,我为什么要劝你?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啊——!“听筒里传过惊讶,惊讶得她都忘记了哭泣。

”你考80名就哭成这样子,那要是考成200名怎么办?人家那些进不了1000名的怎么办?你比别人多一个鼻子还是多一张嘴?树长太快容易折,风吹吹,雨摇摇才更容易扎根……“

”可是……马上就要高考了……我还行吗……“

我严肃地摆出前班主任的架式,我想听筒对面的她一听能想象出我此时那张拉长了的黑脸子:”行与不行你说了算,这怨不得别人!你以为你就只能考第一吗,考了全班前五不糟糕,糟糕的是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习惯优秀是一种追求,但再优秀的人也不能完全避免失败,成长路上,你不要只盯着自己跑多快,不要只关心多少对手,你要干什么?跑,只管跑……!”

“你……也不安慰人家一句,打电话是找你呲的呀,真是!”

小霞一说这话,我就知道她缓了过来。这妮子,关键时候不能给她好脸子,有些人吃软不吃硬,她是吃硬不吃软,属铁皮桶的,越敲打越瓷实。

“没人能够安慰你,就像没人能够阻挡你一样,只有自己!”

“我该怎么办啊,我还能前进吗,我不行了吗?”

“在人的一生中,妮子,谁也不能完全避免失败和挫折,挫折有可能是魔鬼,是地狱和绊脚石,但更可能是天使,是熔炉和助壮素……”

“助壮素?你拿我是庄稼啊?”

本来嘛,你本来就是一株庄稼,我们人人不都是一株庄稼么,该成长的时候成长,该结实的时候结实,该结束的时候就回归泥土,成灰飞,成泥尘……

“平白无故又挨你一顿呲,你熊人有瘾,老班?”

我恶狠狠地说了句:“前班主任!”

终于,小霞话语活泼起来了,恢复了往日的开朗和调皮,我放下了电话。

说实话,我不是一个热情的人,我的QQ从来没进过任何一级班级群,在我的好友名单里,除了家人和工作上的领导和同事,学生当如大熊猫一样的存在。

不是我冷漠,是我太好玩,我担心联系太多了暴露我的隐私,毁了“高大上”——哈哈,请允许我无耻地笑一笑,那意味深长得绝对不能告诉你——人设不说,空惹闲气不值。

不过也别说,即使不务正业的我也偶尔做点好事,虽然有时完全是被动,而不是出自什么绝对崇高的信念,无外乎内心自然的反应而已。

比如这小霞,虽然在QQ上没大没小,可在路上见了面,那是恭恭敬敬地喊老师,只是真诚不真诚,没法探知,毕竟九哥不是孙猴子!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4 3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