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迟到7年的MP3
腐草为滢
2019年4月18日
“ 听的不是歌,分明是一段回不去的时青葱光。 ”

文/腐草为滢

1998年世界上就出现了第一台MP3播放器。

这时代里的大事和我没什么关系,与我相关的都是小事。

2008年我小学毕业,姑姑家的哥哥问我想要什么礼物。

我不止一次见到大街上有人带着长长耳机线,一边听着歌一边潇洒地走过去,仿佛世界就是他自己的。

我想要一台MP3。

MP3很快就寄来了,我和妹妹一人一台。

是那种最简单的长方形纯白MP3。

我激动地当天就跑到网吧,在电脑上下了好多首歌,心想以后我就拥有了自己的世界。

结果回去就被姥姥以“影响学习”为由没收了。

她一边把各种线整齐码回盒子里,一边承诺会帮我好好保管。

我挺生气又不好发作,只好依依不舍地看着刚到手还没捂热乎的MP3被封了起来。

上了初中之后,大部分学生都住校,周围的同学有人偷偷带了MP3。我们拜托走读的同学帮我们下载好想听的歌,再偷偷带回来。

多少个深夜,我和好友床对床、头对头地躺着,共享一对耳机。那时候精力充沛,深夜不睡觉,听着听着还会互诉衷肠,促膝长谈。谈暗恋的男孩子,想家的心情等等,说着说着就会在音乐声中入眠。总有一些夜晚,因这MP3能与外界有片刻的隔离,能让我能构造出自己的世界。

后来上了高中,闺蜜把她的MP4借给了我。每周末可以出校门,我就戴着耳机一边听一边逛街。这时候MP3、 MP4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自然大街上也没有引来侧目,但我走在大街上,却觉得自己是和他们不同的。

遗憾的是,闺蜜的MP4不知怎的被我弄坏了。当时她大度地没有让我赔,那时一个MP4大概300多吧,我每个月生活费只有500多。我很愧疚,也很感谢她。

一眨眼高中毕业了,高考后的那个漫长的暑假。我姥姥忽然想起了我的MP3,我姥姥保存的东西都完好无损,她的红木柜子里像是哆啦A梦的口袋,里面好多宝物:17年前印着香港美人的日记本,我小时候玩过的水彩笔,小布偶;我妈妈18岁时候的照片;姥爷20年前的金表盒子。

她拿出来给我,MP3盒子崭新,时隔7年早就没电了,看起来已经过时。

我还是充上电,戴上了耳机。音乐一响,我眼眶就湿润了。

时隔多年,那些时光,都因着小小MP3而多了一抹色彩。听的不是歌,分明是一段回不去的时青葱光。

下载南瓜屋APP,享受更佳阅读体验

31 1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