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树
夏天飞鸟
2019年5月12日
“ 有那么一刻她迟疑过:“好快乐,但不是真的。” ”

她很爱一个小男孩。

每天小男孩都会跑来收集她的叶子,把叶子编成皇冠,扮演森林里的国王。

男孩会爬上树干,抓着树枝荡秋千,吃吃苹果。

他们会一起玩捉迷藏,玩累了,男孩就在她的树荫下睡觉。

树很快乐。

日子一天天过去,男孩长大了,树常常好孤独。

有一天男孩又来到树下,树说:“”来啊,孩子,爬上我的树干。抓着我的树枝荡秋千,吃吃我的苹果。我们一起捉迷藏,快快乐乐的。”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要爬树玩。”男孩说,“我要买东西玩,我要钱,你可以给我一些吗?”

“真抱歉,我没有钱。”树说,“我只有苹果,孩子,你拿我的苹果去卖,你就有钱了,你就会快乐。”

男孩好久没有再来,树好伤心。

“我太忙,没时间爬树。” 男孩说。

“我想要一间房子保暖” 他说。

“我想要妻子和小孩,所以需要一间房子,你可以给我一间房子吗?”

“我没有房子”树说,“森林就是我的房子,不过你可以砍下我的树枝去盖房子,这样你就会快乐。”

树很快乐。

可是男孩好久都没有再来。

“来啊孩子”她轻轻地说,“过来玩啊!”

“我又老又伤心,玩不动了”男孩说。

“我想要一条船,可以带我远离这里。你可以给我一条船吗?”

“砍下我的树干去造一条船吧!”树说,“这样你就可以远航……你就会快乐。”

树好快乐…… 

但不是真的。

“我没有苹果了。”树说。

“我的牙也咬不动了苹果了。”男孩说。

“我也没有树枝了”树说,“你不能在上面荡秋千了。”

“我太老了,不能在树枝上荡秋千。”男孩说。

“我也没有树干了,”树说,“你不能爬了。”

“我太累了,爬不动的。”男孩说。

“我很抱歉”树叹了口气,“我真希望我能给你什么……可我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一块老树根。”

“我现在要的不多,”男孩说,“只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可以坐着休息,我好累。”

“好啊,”树一边说,一边努力挺直身子,“正好,老树根最适合休息。来坐啊,孩子,坐下来休息。”

———————————————————end————————————————

绘本读完了,最后一幅画面留在了大屏幕上。老师站起身,微笑地看着大家:“说说自己看完后的感受吧。”

讲台之下坐着百来人,都不是普通的学生,是一群中年人,已为人父母的中年人。一时间,报告厅里弥漫着一种复杂的气息,平静又纠结。

老师用带有询问的眼神,逐一扫过前三排的座位。坐在第三排边上的我,赶紧低下头假装擦眼镜片。我是那个看哭了的人,读到一半时就已经止不住地落泪。

这个故事,是对母爱精妙的比喻呀!或者,我不想用那么老套煽情的词“母爱”,用时下的话来说,叫“亲子关系”。父母是大树,家是大树永远矗立的地方。无论孩子走了多远,离开多久,无论他爱上什么人,受了什么伤,家永远是他可以回去的地方。他快乐也好,忧伤也好,青春也好,苍老也好,在父母这颗大树前,永远是“孩子”。任何时候,只要回到这里都可以得到支持,包括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

然而,大树却又不是普通的父母。她没有责怪那个离他而去的孩子,没有为他的爱的转移而心生嫉妒。她也不去问“你去哪了?”“都做什么了?” ,只是一心想要满足孩子。孩子不需要做什么,他的存在即是大树的快乐。我扪心自问,这样简单的快乐和纯粹的爱,我做不到。

这样想着,我在擦眼镜的间隙,用余光瞟了瞟前后左右的人。似乎如此不淡定的人只有我一个。

“老师,”这时候,第一排的一个妈妈举手了,她停下另一只正在笔记本上打字的手,接过话筒:“我没法喜欢这个故事,看得很难受。”

她的发言获得了前后左右轻声的赞许。“为什么呢?”老师颔首问道。

“书里过于强调付出。这棵树,为什么她只有靠付出才能获得快乐?自己全部的悲喜都和孩子有关,完全没有自我,这个我不能接受。我内心是拒绝这种论调的。”她紧握着话筒的手激动地颤动了几下,突然欲言又止,沉默了两秒,接着道:“就好像过去我们都提倡的母爱,要牺牲自己,一切为了孩子。但其实溺爱了孩子,又失去了自我。而我也不会教孩子说,快乐要通过一味的付出、讨好来获得。”

老师笑了笑,“非常好,这个观点很重要。”

“老师,我不这么看。” 另一个妈妈似乎有不同意见,“虽然我理解这位同学的想法,快乐的来源不该只有付出,但我仍然会喜欢这个故事。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觉得这棵树,她应该是真的很快乐吧!

老师又点了点头,后排的听众们窃窃私语了起来。

所以母爱究竟该是什么样的呢?我也陷入了困惑。一直以来,我都不太想过母亲节,如果大张旗鼓给自己打上“妈妈”这个身份印记,似乎等于宣告众人:从此以后我将一切围着孩子转。我讨厌这样。因此,即便我是个全职妈妈,也绝不用孩子的照片做头像,严格控制自己晒娃的频率,更拒绝使用“xx妈”这样的自称。作为一个千禧代,受过高等教育又有职场经历的独立女性,回看自己的母亲和祖辈,会对那种为子女全身心付出的爱感到恐惧和不屑。为付出而快乐,为他人而牺牲自我,都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一个附庸,是独立女性的耻辱。

但是这样的我,仍然被“付出”的故事深深触动。理性提醒着我们该成为怎样的人,但是感性教会我们爱和怜悯。

“好,现在,你们中间有多少人愿意给自己的孩子讲这个故事?”老师继续问。

一个、两个、三个…… 一只只迟疑的手缓缓举起,绝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愿意”。

那这棵树到底快不快乐呢?

有那么一刻她迟疑过,“好快乐,但不是真的。” 但最后,当那个佝偻着背的“男孩”坐在仅剩的树桩上,树,似乎又笃定的快乐起来了。兜兜转转人生一场,最后,彼此都得到又失去,在风烛残年,他又成为了依赖着自己的小男孩。

是即忧伤又快乐的,爱。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6 1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