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如何面对被包养的过去
会飞的王动
2018年12月5日
“ 我才23岁,可我总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

我只见过她两次。一次是在饭局上,一次在歌厅。好几年前的事了,我都记不清带她的男人是哪个了,哪个我也不熟。我只是个蹭酒的。我知道她是小三,或者更准确点说,是情妇。我对她印象最深的一个画面是,在我们打算离开歌厅时,她打开一个精致的皮包,掏出一沓钱给陪唱的小姐发小费。我甚至不记得我俩加过Q,以至于“兰草儿”跟我说话时,我聊了半天才对上号。

她说,你写写我的故事吧。我说我感触不深。她发个红脸蛋说,损色。

父亲病逝,感受到生活的艰难

16岁之前,我是个快乐的女孩。我的家庭是普通的农村家庭,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我还有一个哥哥。小时候不懂什么贫富差距,直到17岁时,我才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

那时我刚刚初中毕业,对自己未来的人生一片迷茫。恰在这时,父亲突然得了脑出血去世了。

那天他从外面回来,就倒在家门前。母亲走到门口倒水,才看到他靠着院墙坐在地上。送到乡里的医院,说治不了。送到城里时,父亲已经不行了。他没和我们说一句话,就去世了。

那些日子,我经常一个人发呆。我在想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个世界上最爱我最疼我的那个男人已经走了,再没有人宠着我了。我学习成绩不好,别说没考上高中,就是考上了也没钱去读。哥哥初中毕业就务农了。我一个女孩,前途到底在哪里?进城赚钱是一定的,现在的农村已经见不到年轻人了,特别是年轻女孩。可我进了城又能做什么呢?

我联系到本村的一个姐妹,她在城里的一家食品厂打工,说我可以去那里试试。一个月给2500元工资。在那时的我看来,已经是很多钱了。

我一个人背着行李去打工。住宿舍,吃食堂,一天工作十个小时,一周休息一天。我的工作是在盐水里挑拣经过机器剥皮的板栗,把剥皮不干净的板栗再用小刀刮一下。说起来好像很简单的工作,坐着干一天,腰疼得要断掉。我干了三年。

我把赚到的钱都攒起来。我一直想,等我赚了一点钱,就去做个小买卖,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那种。我知道自己似乎有几分眼缘,我不信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会烂在工厂里挑板栗。身边有男孩对我好,可他们不是我的菜。

认识了他,他想要的恰好我有

厂里一个姐妹阿华认识一个很老的男人。那个老头总开着宝马来找阿华。我不认识车,大家说那是好车。老头是个有钱人。一次,阿华非要带上我出去玩,我正好没什么事,天天在郊区的工厂里憋着也怪难受的,就跟她一起去了。后来知道,这是阿华故意安排的。

先是去一个酒店吃饭,一桌子都是男人,只有阿华和我两个女孩。我紧张得筷子都掉了两次,脸一直发热。好在他们都很友善,忙着谈自己的事,偶尔才跟我开一两句玩笑。言谈中,我听出他们都是有一点能量的人。

阿华热情地把一个姓李的男人介绍给我。他胖胖的脸,笑起来挺天真的样子,不笑的时候表情又严肃得吓人。之后我们又去唱歌。姓李的男人和我对唱了一首老掉牙的《相思风雨中》。大家都鼓掌叫好,似乎都挺给他面子。

闹到很晚。他一个人开车送我回了宿舍。

我叫他李哥。李哥的年龄应该仅次于阿华认识的那个老头子。他告诉我他37岁,做一点小买卖。阿华告诉我他是开矿的,特有钱,要我好好把握。李哥说,改天找你出来玩啊。不和他们在一起,闹得慌。

送我回去的路上,他只是简单问了几句我的工作和家庭,然后就一直安静地开车。

我觉得他人挺好。

一个傍晚,我下班时,看见一台商务车停在厂子门前。经过时,听到有人喊我,是李哥。他从车子里钻出来,笑吟吟地邀请我出去吃饭。当时我身边好几位工友,他很大方地招呼说,都去都去,我请客。结果六个人挤了一台车。李哥始终很热情地对我和我的工友们,这让我觉得很有面子。

那以后,李哥就时常接我出去玩,吃饭唱歌泡温泉,还送衣服给我。我抗拒不过,也就收下了。我知道他要拿对我的好换什么,恰好我有。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好像迷失了一般,对花花世界的诱惑一点抵抗力也没有。我迷恋那种繁华,忘了它本不属于我。可是,它为什么不能属于我?

在不能控制的虚荣中,我顺理成章做了李哥的情人。

没有爱情,我做了他的情妇

李哥为我租了一所三居室的房子,置办了所有家具。他还要我学开车,要给我买车。阿华提醒我,李哥特别有钱,而且人很实在,必须狠狠地要他一笔钱。

我想了很久,我和李哥之间是谈不上什么爱情,但他一直对我很好。我实在张不开口和他谈钱,我好像有种掩耳盗铃的心态,似乎不主动要钱,就不是在出卖自己的青春。

李哥经常住在我那,他劝我辞职,我始终没同意。我不想成为一只被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转眼到了年底,李哥开车陪我一起回家。母亲和哥哥看到我竟然带会这么老的一个男人,都惊讶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李哥倒很大方,丝毫没隐瞒自己的婚姻,他说,我不会亏待兰草儿的。离开时,李哥给我母亲留了两万块钱。母亲连撕带扯的说什么也不要,我说妈,你收着吧。母亲才满面羞惭地接了,还一直在唠叨,这怎么好,这怎么好。李哥拉着母亲的手,笑着说,有什么不好的,咱以后就是一家人。

我知道他说的只是客套话,可我还是心动了一下。

20岁那年春天,我怀孕了。李哥听到这个消息,非常兴奋。他马上召集他的朋友,宣布了这个消息。在他和朋友的言谈中,我得知李哥一直想要一个儿子。那天他喝多了,不停地说,老婆不给我生儿子,我家兰草儿给我生。后来他老婆打来电话,他对着话筒喊,你不给我生儿子哈,我找到人生了。

那些天他忙得不亦乐乎,给我买了很多营养品,还去我的单位替我辞了工作,把我养在家里。虽然我心里很还害怕生孩子,但看到他对我这么好,也觉得心里很甜蜜。

好景不长。一天晚上,他阴着脸来了。在床上闷闷地躺了很久,忽然对我说,把孩子流掉吧。我没敢应声。过了一会,我问怎么了。他暴躁起来,大声道,什么怎么了,叫你流掉就流掉,别问那么多。

第二天,他带我去医院做了流产,已经三个多月了。我躺在手术台上默默地流泪,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淘空了。

后来我知道了真相,原来他老婆答应为他再生一个孩子。我到底是外人。

青春仍在,如何面对以后的人生

和李哥同居了两年多。他开始对我感到厌倦了。

我也幻想过有一天小三上位,取代他老婆的位置,但我很快发现那是不可能的。一直是他老婆在打理他的企业,我却只是个被他包养的情妇。而我也感觉,对眼前这个夺走我青春的男人的好感也渐渐消退。

那是一种要命的习惯,我害怕失去眼下衣食无忧的生活,更害怕重新回到工厂,把我已经变得娇嫩的双手伸在冰凉的盐水中。所以他每次来,我都尽量迎合他,希望唤醒他对我的热情。然而,已经做不到了。

他开始整月整月的不去我那,见我面只为给我打钱。我一给他打电话,他不是忙,就是不接,再不接了开口就问,要多少钱?

我说我不要钱,我要你来看看我。他就说,哎呀别闹,等忙过这阵的。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知道摊牌的日子不远了。

去年冬天一个晚上,李哥找我出去吃饭。席间递给我一张卡,说这里有十万块钱。我们关系就到这里吧。那个房子我也帮你买下来了,你还年轻,自己拿钱去做点什么吧。

我没说话,我接过银行卡揣好,就一个人先走了。

我在大街上漫无目的走了一会,进了一家咖啡店,要了一杯卡布奇诺。我喜欢咖啡上面的奶油泡沫,我的青春就像这泡沫一样,醇香、美丽、易碎。我端着咖啡,看着远处高楼上的蜂蜜般的灯光,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流了出来。

几天后,李哥帮我办了房子的产权过户手续,又给我换了新沙发。他很平淡地说,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可我只能做到这些了,从此我们各安天命。我说,好。

我以为可以轻松开始新的生活,可事实上,并不容易。我什么都不会,而且心里对以前的那种安逸有强烈的依赖。我的钱也不够多,想来想去也做不了什么,只好继续出去打工。我找了一份商场导购小姐的工作,每天都站在店门前,向来往的顾客露出我的一嘴白牙,笑到脸蛋子都发僵。我何时变得如此娇气了?

尽管我才23岁,可我总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商场里有个很帅的男孩在追我,每次我看到他,都觉得他只是个小孩子。更让我不安的是,我该怎样面对我的过去,面对那些不可告人的往事?

35 55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