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绑架
00小金鱼00
2018年11月8日
“ 娘们一周才洗一次,隔着衬裤能把一头驴熏倒 ”

      桃花是在周二的时候接到了曲工的电话,问了她住的酒店,说知道那地方,然后告诉她会晚点到。桃花挂了电话后,又温习了一遍手机的拍照功能,虽然分辨率不是太高,但看的清楚还是没有问题的。

      下午不到四点,精心打扮了一番的桃花出了酒店,曲工约她的地点不远,隔着只有两个路口的距离,是一家韩式的烧烤店,曲工说那里的碳烤牛板筋在大连很有名气。高楚在她出门时塞给她了两千多,说一旦只是简单的喝酒吃饭,就把单买了。

      看着白色的高跟鞋上扭着屁股的桃花走远,高楚突然有种怅然的失落感。

      桃花说,那顿酒开始时一切都很正常,曲工也没有很过分的举动和言语,只是大口的喝酒,大口的吃肉。他们喝的是曲工带来的一种高度白酒,说是朋友从酒厂的流子上直接接的,绝对的原浆无勾兑,喝了不伤身子。这次曲工可没像上次那样谦让着允许桃花喝啤酒,而是不动声色地满上了一杯白酒。

      第一口酒一倒进嘴里,桃花就觉得整个食道像被火烧了一样地难受,她皱着眉头问,“曲哥,这酒也太烈了。”

微信扫码,阅读完整故事
23 1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