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这件事嘛
笑口常开的云
2019年5月24日
“ 生而为人,每个人都是特立独行有隐私的 ”

生而为大写的人,每个人都是特立独行、有尊严、有隐私、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小秘密,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    在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小屁孩时,便也常常有了自己的小烦恼和隐私。

在冬天的晚上,当我和母亲一起围坐在温暖的火炉边,一边聊天一边啃着炉灰里扒出来的烤土豆时,我常常会忍不住问母亲:“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

“从南河边捡来的呀!”母亲若无其事的说着,一脸的平静。

“什么?什么?我是从河边捡来的?”我觉得不可思议也半信半疑。一定是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秘密,它隐藏在这广阔的天地间,可是,我却对此无能为力。这时小小的我总是爱胡思乱想:“南边的那条河那么宽,冬天还结着厚厚的冰,是谁狠心把我扔在那儿的?怎么会那么巧刚好被母亲捡到了呢?我究竟是谁?我是从哪儿来的呢?”这个问题时常困扰着小小年纪的我,直到上了初中后才慢慢知晓了天地宇宙间这个藏的深深的惊天秘密。

其实,别看小孩子年少无知,小秘密还是蛮多的。

那时我们姊妹4人挤睡一张大床,白天都玩的太嗨,晚上又睡得太沉,难免会偶尔在床上画地图。大家彼此彼此,心照不宣……早上起床,我们都会装得若无其事,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压在地图上,同时也压实了半夜里发生在我们小孩子之间的小秘密和小隐私。

70年代的边疆农场物质生活极度贫瘠,当小孩子真的好可怜,连白面馍馍都难得见到,更不要说其他小零食了。我和妹妹因为肚子里没有油水,老觉得饿,就天天琢磨着家中哪里有好吃的。

一天做饭时,看母亲打开饭厨小门的锁,从柜子里拿出一些虾皮,拌馅包饺子,我们于是知道了那虾皮是天下最好吃的美味儿,也洞悉了母亲藏在柜子里的秘密。

等母亲上班走后,我对着那深红色的橱柜研究了半天,突然发现上锁的橱柜顶端有两个抽屉没有锁,于是把抽屉拿下来,将细长瘦弱的小胳膊从抽屉洞里伸下去,抓出一把虾皮子,再将抽屉复归原位。于是在那个静悄悄的下午,我和妹妹坐在小板凳上,一点一点惬意的品尝着美味的虾皮,兀自度过了一段美好甜蜜的时光。

吃完虾皮,我们还不忘打扫一下战场,又订立攻守同盟,一起玩去了,后来又如法炮制了几次,不知仁慈的母亲发现了没有?反正是过了很久以后,居然也没见母亲秋后算账。私下里我为此欢喜了很久。

小时候家中养了几只老母鸡,每天它们都很卖力的觅食下蛋,每当老母鸡咯哒、咯哒的唱着歌来请功报喜时,我们小孩子总要给它喂点包谷豆之类的,尽管如此,还是很少能吃到鸡蛋,除非生病或来了客人。想吃炒鸡蛋而不得,于是经常在梦里大快朵颐,吃到一盘盘香喷喷的辣子炒鸡蛋。

一天大人又都不在家,哈哈,我们开心极了,极其简朴的家又是我们小孩子的天下啦!我和妹妹开始翻箱倒柜,嘿嘿,运气不错,居然发现了半坛子腌鸡蛋。我们那个乐呀,于是左一个右一个,兜里揣着手里拿着咸鸡蛋躲到了房后,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一个。咦……怎么是生的?那蛋黄蛋清,黏糊糊的直往下流,沾了一手,赶紧扔掉。不甘心又不相信,于是再打开,一个二个三个……就这样手头的几个鸡蛋磕打完了,才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坛子里腌的咸鸡蛋都是生的哎。

哎哟,我们当时那个沮丧吆……白白的激动了一场。这次偷鸡蛋事件自然也是属于我和妹妹独享的隐私和小秘密,后来诸如此类的事件还发生了好多…….直到多年以后,我们说起当年的这些糗事和小孩子的秘密,总是忍不住哈哈大笑,历历往事似在昨天发生。

随着青春岁月的成长,恋爱的烦恼和甜蜜已成了我独享的小秘密和隐私,个中滋味,酸甜苦辣皆有之,任其在岁月的长河里芬芳和独自品尝。

结婚成家以后,一件小事彻底惊醒了我,让我知道了隐私对成年人尤其是对处理好夫妻关系的重要性。

那是刚结婚不久,虽然孩他爸每月上交工资收入,但仍有一部分绩效奖金我无法掌控。

可是我很想统筹家里的资金,多存点钱,但孩他爸又不太配合,于是我迂回作战,偶尔,在孩他爸洗澡时,拿出他的钱包,看看有几张毛爷爷,有时看着那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钞,会忍不住偷偷的拿上一张两张,事后再若无其事的找个借口跟他说一声。

有一次我正忙着数他钱包里面的票子时,不巧,被孩他爸撞见了,于是狠狠的一顿猛训,当时我五味杂陈,又气又恨,觉得他不像一家人,哼……一赌气不跟他玩了,我拉着脸好久都没有跟他讲话。

后来静下心来一想,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无论是情感上的还是物质心灵上的。夫妻之间双方的隐私亦应该被得到尊重。从那以后近20年来,我再没有翻过孩他爸的钱包,包括手机,微信,直到那一天……

今年3月的一天晚上,孩儿他爸又看着掌阅在沙发上睡着了,我轻轻地拿起他的手机准备充电,鬼使神差,打开了他的微信,寥寥几个微友,突然我看到他给一个陌生人转了2000块钱的微信红包。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难道他有了红颜知己和小蜜?转念一想,不会吧?孩他爸既无潘安之貌,又无李刚他爸那份底气十足的权力,腰包又不够粗壮,有哪个小三会喜欢呢!虽然将信将疑,第二天我也没有声张。事隔两天,我问孩他爸:“你给儿子打生活费了吗?”

“打了呀!”孩他爸的语气肯定且理直气壮。

我去电问小儿,儿子在那边急了:“我真没有收到我爸打来的生活费。”我一听这话,知道情况不妙。莫不是孩他爸给弄错了?转错了帐?我不动声色的赶紧让孩他爸查一下微信,呵呵,果不其然转错了,这个糊涂蛋,万幸的是转给了单位一位年轻的小同事,一怒之下,孩他爸生气了,立即追帐。

想想也真够气人的,那小青年还真以为天上会掉馅饼,平白无故拿了同事这么大一笔钱,居然心安理得、不动声色的受之坦然,你既不是明星网红、又不是领导,凭啥要给你2000块钱呢?啧啧,真是的……脸皮真厚。

要不是这次我无意中的一次窥探隐私,孩他爸的这笔钱岂不是肉包子打狗了。得知真相,我大大的松了口气,嘿嘿,原来并没有什么小三之类的来捣乱。

事后,我故意黑着脸问孩他爸:“也真有你的,居然连儿子和别人的头像都分不清了。啧啧,你这个当爸的真厉害。”我竖起大拇指。“我……我……那晚我不是喝高了吗?谁让儿子的微信头像和那位同事的那么像呢”孩他爸无力的辩解着。

瞧瞧,幸亏我那天突发奇想窥探了孩他爸的微信一下,才洞悉了他给别人转钱的小隐私,由此才免遭破财之灾。呵呵,看来这夫妻之间的隐私呀,是需要尊重保护滴,但也会偶有例外嘛!

17 1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