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弊我是祖宗!
宁辰公子
2018年10月10日
“ 都是千年的狐狸,勿需多言! ”

      作弊?

      作弊我是祖宗!

      但我说的做这个作弊可不是考试作弊,本公子向来光明磊落,考多少是多少,从不作弊!

      考零分可能挨10鞋底,作弊败露可能就是屁股开花,孰轻孰重我心里明白得很。

      上初中的时候迷上了游戏,一个暑假没消停,天天晚上很乖的早早睡觉,到了夜里12点准时出动,提着鞋蹑手蹑脚走过爸妈的卧室门口,悄悄下到二楼阳台,隔壁人家的围墙贴着我家墙壁,我踩着墙头翻越火线,跟等在外面的堂哥汇合,杀到网吧玩到5点再悄悄回来,若无其事的躺回床上装睡。

      但有一次玩嗨了到六点才回来,隔壁人家起得早,发现了,怕我掉下来摔断腿,大惊小怪的跑来跟妈妈说。

      妈妈立刻请人在二楼阳台砌了一堵墙......

      那种日子真难过,网瘾少年的生不如死,大家都懂得,奈何摄于妈妈的虎威,不敢造次,整日苦思冥想怎么能拥有一台电脑就好了。

      家里虽然有电脑,但那是妈妈用来办公的,断不可能让我用来打游戏的。

      后来我盯上了经常来我家修电脑的一个姓蔡的哥哥,我妈这个人有个习惯,不管是买衣服还是干啥,就喜欢盯着一家店,我们家里还有公司的电脑啊监控啊都是这个蔡哥来弄,工钱到年底一起结。

      我壮了壮胆子到了蔡哥店里,跟他拿了一台笔记本,然后跟他说,到年底跟我妈一起结账。

      蔡哥眨了下眼:“明白!”

      都是千年的狐狸,勿需多言!

      接下来的日子幸福的冒泡,惊险的让人怀念。

      我天天在家足不出户,乖的自己都觉得不像话,堂哥装摸做样的把暑假作业拿过来说要跟我一起做作业,我妈怕我们睡着挤,还贴心地给我们换了一个180的大床。

      emm ,良心有点小痛!

      怎么规避妈妈的突然袭击是个大问题,策划了很久,研究出一个对策。那就是我们俩轮着玩,一个聚精会神玩的时候,一个聚精会神的装睡觉带把风,一听见妈妈的高跟鞋声,就一把把电脑塞进睡觉的那个身底下。

      如此一个暑假幸福的安全度过,但开学没多久就败露了。

      因为我把电脑带到了学校里,刚开始是因为怕在家里被妈妈发现,但一带到学校就忍不住想玩啊,结果一次在被窝里酣战的时候被查夜的舍管抓了个正着。

      没有任何悬念,妈妈干净利落的把电脑锁进保险柜,我也在与鞋底的亲密接触中老老实实交代了电脑来源。

    “这个电脑属于额外支出,我不会帮你买单的,所以,这个寒假你去他店里打工抵债!电脑上学期间存在我这,假期给你。”

      我还能说什么?不给我砸了我就谢天谢地了!

      其实这次是妈妈作弊了,我只能说有其母必有其子。

      人家这个小店根本不需要工人,就是需要也不会要我的(很有自知之明)妈妈怕我寒假在家整天打游戏,就跟蔡哥说让我去他店打工,能干啥干啥,哪怕打扫卫生擦玻璃都行,工资妈妈打给他,他再付给我。

      蔡哥当然乐得不行,白捡了一个免费小工。

      记得那年寒假我在蔡哥店里给他买了一个月的香烟,蔡哥是个老烟枪,每天一盒烟,我的任务是每天擦完大门玻璃就是去一家很远的香烟店给他卖香烟,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的店去买,还一次只买一盒,明明隔壁就有家香烟店。现在明白蔡哥是实在找不到事给我干!(关键正经的事我也干不了)

      如此好歹干到寒假结束蔡哥付了我2000块,第一次挣了这么多钱激动的不行,我乐颠颠的拿回来献给妈妈。妈妈给又我添了2500,但郑重声明这 2500要等暑假再去打工赚回来还她,我又乐颠颠的拿着4500回去付给蔡哥。

      emm,现在想起来他们把我当猴耍呢!我这个修行还是太浅啊!

      老妈才是千年的老狐狸啊!

87 6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谁没当过学生?谁还没作过弊?!当然,从来没有类似经历的请收下我崇拜的膝盖。在这里题主绝非是支持作弊,但,你看,小到期中考试大到偷税漏税,里边总会有一个“作弊”的身影。各位瓜友,来吧,写下那些你曾见识过的让人惊掉下巴的作弊行为吧!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