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冬天,总要干点儿“大事”
南城木子兮
2018年11月7日
“ 不到生命垂危的那一刻 不懂意外 ”

      转眼已入冬了,纠结了一年多的我总算下定决心去做那件让我夜不能寐的“大事”了。

      去年九月下旬的某个夜晚突然牙疼,从未有过牙疼的我,有些焦急。匆匆忙忙跑去小诊所拍了片子,诊断结果是长了智齿。一颗横生阻齿,三颗东倒西斜,长的都不正。可我是万万不敢在小诊所里拔牙的,没有歧视的意思,只是更相信大医院,有最起码的权威保障吧,也能给我一点心里安慰。

      不安定的我,晚上回到住处后,一整晚都在找度娘。网上各式各样的案例摆在我面前,映入眼帘的满是恐惧与焦虑,感觉惨淡的心上抹了一层雾蒙蒙的灰。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拖拖沓沓了一个多月,去了两家医院。第一家是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第二家是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分别又拍了两次牙片,期间有一点点的不愉快,但是在此不想细说了。可能因为我的智齿刚萌出不久,两家医院都没有建议拔掉。

      偶尔,它会在白天、夜晚、不同的时间段作祟,然而我也无可奈何。为了防止它发炎上火,吃着粗茶淡饭。绝味鸭脖、麻辣香锅、泡椒风爪等都避而远之,有时候实在抵不过辣的诱惑,偷偷买上吃了几口,一会就牙龈肿痛,自讨苦吃~哎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还没有走出对智齿的恐惧,又来了个让我措手不及的事。1月29日,不小心被狗咬了一口。

      平常人家养些阿猫阿狗再正常不过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在我家愣是没有一条阿猫阿狗的影子。看着左邻右舍养的阿黄、小黑、大白......好生羡慕~

      虽然生在农村,养在农村,但是奶奶就是明令禁止养小动物,尤其是阿猫阿狗。所以小时候我都是去河边抓小虾米、小螃蟹、小鱼,满怀欣喜地把它们放入舀水的勺子里。但通常第二天它们就不见了,只剩下打翻在地的舀水勺。嗯,被淘气的不知道谁家的家猫还是野猫给叼走了。所以呢,对猫的印象打小就不太好。它还喜欢在夜深人静,我快要入睡的时候,突然来上那么几嗓子,怪吓人的~ 

      每次猫一叫,我就把熟睡中的奶奶喊醒,让她去赶猫。不然我会心烦意乱的一直睡不着,可我是没那个胆儿半夜去唬猫的。不让养猫我还能理解,不让养狗,我就无法理解了。奶奶的解释是狗吃的多,自己都吃不饱,哪儿有粮食给它吃。我说把我吃的米饭分给狗一半,奶奶依然不同意,说狗咬人,要是咬了别人,打针要花好多钱呢。

      人就是这样,越被阻止的事,就越想去做。即使长大了,曾经没有被满足的愿望,会一直惦记着,直到实现它,才算弥补了对自己内心的亏欠。时隔多年愿望才成真了,去年入手的一条小哈士奇。正经起来很帅,撒起泼来的确是个二傻。卖家和我说是公的,我就一直以为它是公的。实不相瞒,我不知道如何分辨公狗母狗,只觉得这只小哈特别好看,蓝眼睛,一脸英俊,肯定是个小公子哥儿。带出去晃悠的时候,好多路人夸我的小哈长的好看,帅!后来才知道这只小哈是个姑娘,一个大爷和两个小丫头片子告诉我的。

      朋友知道我养狗后,说我养不到三天。对于Ta们的说辞我是不屑一顾的,没想到过了两天,我真的放弃了。自从接触小哈,头皮就开始发痒,挠啊挠的,有次好像挠出了小虱子。我怀疑是小哈身上不干净,是不是感染了虱子跳蚤什么的,卖家连公母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这只狗到底是什么来历,心里有点犯怵。自己是个上班狗,每天还要早起给它喂食铲屎,的确不是我的风格,难怪Ta们不看好我养狗。我得承认养狗是件体力活,不是在农村随随便便散养那么洒脱。真正的爱狗人士还是很伟大的,很有责任心。我最后选择了远观欣赏,把狗狗交给真正的爱狗人士了。

      养狗的那两天还是有收获的,了解了一些狗的品种,个性等。我以为狗狗,尤其是宠物狗,应该都是友好的,放松了对所有小狗的警惕性,认为它们不会伤害人。路边看到了,无论家养的、流浪的、可爱的、蠢萌的......我几乎都是走上前拍个照,弄点吃的,有时用手戳戳它们的脑袋瓜~

      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1越29日那天在路边被一只拴着链子的大眼蠢萌狮子狗给咬了。火辣辣的那种 ,马上就红肿了,疼了有一会儿。我笑嘻嘻地说没事没事,对比之前拔智齿带给我的恐惧,自认为这点小伤无伤大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没有意识到被咬的后果(依然缺乏常识),狂犬病这个常识我是真不知道,一直听说过,从未了解过,谁会想着自己被狗咬啊~

      一副无所谓大义凛然的样子 ,身旁的人儿却生气了,喋喋不休了一路,和我普及狂犬病的危害。还说那只狮子狗脚烂了,路边的谁知道有没有打狂犬疫苗,被链子拴着的狗不是好狗等等,成功引起了我对狂犬病的关注。

      颤颤巍巍去搜了一下狂犬病发病的症状,怕光 怕声 怕风 怕水 咽喉部痉挛…………

      买了肥皂、碘伏、冲洗、涂抹,第二天去的医院注射了狂犬疫苗,老老实实忌口了几个月。因为条件限制耽搁了一天,没有在24小时内注射疫苗。去医院的时候,被柜台的姑娘埋怨了。

      从前以为死亡很遥远,起码离自己没那么近。我想很多人都这么觉得吧,不到生命垂危的那一刻,不懂意外。提心吊胆的我当时觉得好像处于生死的边缘,隐性的不确定的,稍不留意就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了。

      新的冬天到来了,一到冬天,总要干点儿“大事”!

      哈哈哈,其实也就是去拔牙。

      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充斥着我们的生活。活着,除了用照片影像记录,文字书写也别有一番风味。

9 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