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霹雳火老师,第一堂课就“爆炸”了
桃花仙人种南瓜
2019年6月15日
“ 两人差点忘了擦屁屁,仓皇出逃! ”

“这个家伙很疯狂”,在朱旺老师上完第一堂化学课后,我们得出了这个结论。

那是下午第一节课,同学们昏昏欲睡,没人注意到朱老师进来,更没人预料到他接下来所做的事。

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震碎教室的安静,趴桌睡觉的同学都被吓得脑袋跳起,耳中轰鸣,睡意已抛到九霄云外,剩下一张蒙逼脸,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嘛? 讲台上面带微笑的陌生人,是谁?

“包老师生病,以后这两年的化学,我来教!”朱老师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我见大家都昏昏沉沉的,就把氢气氧气混合了,点燃爆一下,希望这开门炮能让你们清醒,不够的话,我们接着再来次大的。”

没人敢吭声,原本纪律较差的化学课,第一次出现鸦雀无声的状况。

朱老师上课,要求大家坐姿要正,不准交头接耳。大多数人被他的霸气所震慑了。

可也总有人把老师的话当耳边风,小金就是这样的同学。之前包老师对他毫无办法。座位斜前方是他的死党小陆,两人常带小说来课堂上看。

那天趁朱老师在黑板上写化学方程式,小金伸手去拿小陆抽屉里的小说,不想朱老师突然转过身,见小金歪斜身子,手伸老长。下一秒,朱老师手一挥,半截红色粉笔快如闪电,在前几排同学的头顶掠过。听到身后啪的一声,同学们扭过头去,看到的是小金目瞪口呆的脸,和他脑门上显眼的红印子。

我们这才知道,朱老师竟有一手梁山好汉没羽箭张清的绝招,飞粉笔打人。但凡上课发呆、讲话、乱动、看课外书的同学,不知何时,就被粉笔打在脸上,按朱老师的说法,这可是他在二十多年的教学中练就的本领,百发百中。

但凡事总有例外,有一次,朱老师见小陆在下面低头很用功的样子,连黑板上写的要点也不屑一顾,顿时明白他在看小说。

心念一动,右手粉笔已电射而去。恰在这时,小陆抬头,见空中有物飞来,身为体育健将的他顺手一拍,竟将粉笔拍飞。

同学们看呆了,有人甚至在心中暗赞,下一秒,哗啦一声,小陆头发、脸上、脖间仿佛开了颜料铺,红的、白的、黄的、绿的,撒了一片。原来在第一支粉笔失手后,朱老师将讲台上整盒彩色粉笔砸了过来,正中目标。

“上课,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听课!”朱老师拍着讲台怒吼,这一次,他得到了“霹雳火”的绰号。

以后的发展,只能用一句峰回路转来形容。有一天小陆和小金在课间上大号,闲着无聊,说起了朱老师。小陆说:“狗才汪汪叫,他不该叫朱旺,该叫狗旺。”小金笑着说:“还霹雳火,我看叫火旺才适合!”两人正说得高兴,突然听到旁边厕门中有人怒吼:“谁在外面?”这中气十足的吼声,不是朱老师却又是谁?两人差点忘了擦屁屁,仓皇出逃!

二十多年后的同学会,朱老师也被邀请来了,小金和小陆上前敬酒。朱老师看着他们一口喝完杯中酒,又拿酒给他们倒满:“你们要多喝一杯。”两人惊问原因。朱老师笑呵呵地看着他们:“在厕所里听到学生说自己的坏话,也是让人难忘的经历啊!”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2 4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