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同学的救赎(4):生活步入正常轨道
井里看天的猴子
2019年3月12日
“ 老人又落了泪,不知泪里藏了多少辛酸和痛楚 ”

一个月之后,王同学打来电话,说咱们去看看金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看看他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这样,我们又叫上另一个同学一行三人再次来到了金同学家里。

进了金同学的家里,我们眼前一亮,家里变化不小。院子里铺垫了一层新土和石碴,原来的杂草不见了,四处散落的羊粪蛋子没有了,四只山羊被圈在了院门东侧的栅栏里。整个院落给我们耳目一新的感觉,不再是原来的败落景象。

金同学的父亲笑感十足的出来迎我们进屋,高凸的颧骨上竟泛出点红晕,两只眼球虽还是混浊,但也显出了神色。屋里的坐凳、圆桌、餐具也排放有序,不再是我们初次来的杂乱无章。

“金X出去了,一会就回来。”金父招呼我们坐下,着慌忙地给我们泡茶。

“大爷,你这人逢喜事精神爽呀!身体怎么样?今年高寿呀?”我们也热情地给老人家攀谈。

“诶,我今天七十五了,也是长年吃药,要不是等着那熊孩子,我早就死了。”老人家倒也不避讳。

“现在不用想死的事了,儿子回来了,那你得活到九十九才行。”我们开玩笑似的。

“活到九十九,活到九十九,那不活成老王八了!能活这么大年纪不诶?”你别说,金父一点也不象金同学说的那样寡言、木讷,倒是挺会啦。也许真的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

金父说儿子这么多年没回家来,前几年他还能种点山地收点粮食,后来身体有病干不动了就把地给了邻居家种,村里给他办了低保,还免费给了他几只山羊饲养。这几年,人越老越盼儿子回来,找又没地找,害怕死了没人给他送终,怕死到家里臭了也没人知道。说着说着,老人家竟又还落了泪。那泪里不知藏着多少辛酸和痛楚。

“现在没事了,金X回来了,你不用担心了,你老人家好好地活就行了。”我们赶紧宽慰他老人家。

“是,是得好好活。现在社会也好了。”金父擦了擦眼,抬起头,又满脸微笑地给我们倒茶。

正和金父聊着,金同学回来了。事前我们没有给他打扫呼,怕他拒绝,所以,他对我们的“突然袭击”感到茫然无措,但他眼神里也闪过了一丝欣喜。毕竟,这多么年没联系了,还能有人想着帮他,也是人生一大快事。这话是有点自夸的成份,但谁让我们同过学呢。再说,我们所在的公益协会连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都能帮,又何况是他呢。

“你下一步怎么打算的?光有年纪(金父)的那点低保也不够你们生活的,是不是考虑找个活干?”王同学问,希望金同学能作个长久打算。

金同学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我想,年前就不出去找活干了,趁着还没入冬,先把屋墙整整,省得冬天屋里冷。再想法多养上几只羊。”金同学看了看已躺到床上的父亲,“老爹身体不好,放羊也没力气,我先养着羊,过了年开春,看看情况再说。”

想想也是,金父年老体弱,身体又有病,需要人照顾,他这刚刚回来,先照顾好老人是第一位的,补偿他这二十多年来的亲情缺失。

“那修理房子是不是缺钱?”王同学的意思如果没钱的话,我们可以先帮他些。

“房子不漏雨,现在临时还不用整饬房顶,我想先把墙皮泥一泥,这样就用不着花钱了,也不用找人帮忙,我自己一个人慢慢干就行。”

“你别不好意思,真需用钱我们一定帮你!”

“这不是什么应急的事,现成的土,和和泥到墙上就行,我一个人都能干。真有应急用钱的话再麻烦你们吧。”

俗话说,救急不救贫,从长久计,我们也只能帮他应急,日常生活也只能靠他自己。金同学的想法也倒不错,金同学的村子及邻村是我们当地养羊的“大户”,真是在家里养殖些羊也是个很好的营生,既能照顾父亲,又能多些经济收入。

那天,在金父的强烈挽留下,我们留下来吃了饭,也算是父子俩还了我们一个“人情”。农村人就是这样,当他们受人“恩惠”的时候,他们总会想尽千方百计地给人以“回报”,我们如果不受,他们会耿耿于怀。

未完再续

PS:"活在18线"展现远离北上广18线居民的生活与生存。感谢关注本主题和里看天的猴子!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6 1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