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岁那年,她想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00小金鱼00
2019年4月19日
“ 那些话让小梅心里痒痒的,热热的,麻麻的 ”

小梅跟我们说起这段故事时,我们感觉是在听天方夜谭,就我们所知,她可不是那样的人,不是那样能够出轨的人。可小梅回忆说,可自从她45岁那年按特殊工种退了休后,好像整个人生都不对劲儿了,她也不知道事情是怎样发生的,突如其来的那么自然,又那么自然的戛然而止了。

小梅记不清是从哪天开始的,大概是春天的骚动惹的心烦,晚饭后就去江边遛弯,然后就好奇地跟在一大群人后面,慢慢地学,慢慢地扭动着笨拙的脚步。走了几步之后,小梅发觉自己并不适合跳广场舞,身体的协调性太差,好几回左腿别着右腿地想不通如何转过身子来。

当时的小梅纯属是因为好玩和无聊,自认为刚刚四十出头的她绝对不会迷上这种搞笑的东西,离老年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不管是心里年龄,还是身体年龄。

我们都公认小梅长相年轻,容貌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个六七岁,办退休时那办事员怀疑的目光证明了这一点,这也是小梅总拿出来气我们的资本。可就是这点最让小梅郁闷,过了四十之后,这资本对家里的男人来说,从来视而不见。

既然无人欣赏,小梅也就逐渐忽略了自己的这点儿资本,无聊,是她这几年的生活状态。有时候她会发呆地愣上几分钟,脑子一片空白,特别是孩子去外地念大学之后,这种现象越来越频繁。

本来,学会跳广场舞之前,她以为生活就是这样,不阴不晴的平淡。直到有一天,她自己吃惊的发现,竟然已经风雨不误地连着跳了两个多月的舞,而这段时间里,小梅慢慢恢复对自己资本的信心。

特别是最近天气越来越热,换了新鲜靓丽户外装的小梅越来越觉得,自己以前太傻了,傻的可怜。当初一众姐妹中最漂亮最高傲的,怎么千挑万选就看上了这么个不解风情的男人。不解风情到你穿了偷偷网购的情趣内衣站在他面前,他吓得赶紧拿了一床棉被把你捂得严严实实,“换了换了,太难看了!”

小梅的男人这辈子没什么特别不良的嗜好,抽一点点烟,喝一点点酒,平时只知道早八晚五,回家就做饭,饭后沉默地看电视或上网是他最大的爱好。

小梅有时想拉着他一起出去轻松轻松,可看到一脸狐疑的男人喽着腰从眼镜框上方露出的不解眼神,她一下子没了情绪,匆匆地自己出门。

那天,走在去江边的路上时,小梅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要不是孩子都这么大了,我早就……”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念头,“唉!这也叫男人?比起最近认识的领舞老师杜老师来,真是一个是王子,一个是癞蛤蟆!有句话说的真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杜老师的年龄跟男人相仿,可人家一点不显老,跟小梅有着一样的资本。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一席斑斓五彩的运动装,脚下是双潮人耐克运动鞋。听那些眼神里透着光亮的老姐姐们说,杜老师是边城广场舞界的红人,业余时间引领着上百人的广场舞团队,正经职业还是某局的领导,因为市里要举行广场舞比赛,才在百忙之中被请过来作指导,

每天小梅一到广场,没等歇歇脚,杜老师就会撇了别人迈着轻快的步伐迎上前,那话儿一句接着一句,那词儿一串接一串。关键是杜老师说得小梅会心里痒痒的,热热的,麻麻的,接下来跳舞的情绪格外的高,宛如是她的灵魂在舞动、在宣泄。

由于顺路,每次跳完舞,两人说着话间就到了小梅家小区门口。尤其临近比赛的这几天,每次回家,大概是怕她加练了领舞动作累了,杜老师很自然一手地挽着她的腰,一手一下一下轻捏着按摩她的胳膊,弄的小梅每回身子都软软的。

夜里,躺在床上睡不着的小梅暗想,“要是能和杜老师生活在一起……”这个念头一蹦出来,小梅唬的自己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大半夜的,忘事了?啥事?我去弄。”身边那不解风情的男人被吓了一跳。

她没好脸的甩了他一句,“用你操心?!”背过身子,闷头睡下。

男人蹑手蹑脚地伸过头来,盯着小梅看了十几秒,见她没反应,这才安心地睡去。

“虽然他有孩子,虽然他有老婆,可是从他炙热的目光里可以读出来,我的资本还是可以征服他的。”小梅从自己最得意的一点肯定着自己。

闭着眼想着这些,小梅下了个决心。

第二天晚饭后,小梅提前了半小时出门,踩着轻快的脚步走在路上。不是平时走的那条路,出了小区,背道而驰,每次都是他送她,这次要给他一个惊喜。

对,就是这儿,按杜老师给她的地址,小梅径直走上楼梯。隔着门,她隐约听到屋子里传出女人的哀嚎和小孩儿的哭声。迟疑了一会儿,小心地敲了门。

开门的正是杜老师。

“你,你怎么……”杜老师吃惊地说。

她没有回答,探头望向门厅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人,光着上身跪在地上,白皙的肉皮儿上,几道鲜红的印记很醒目。女人的身边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儿,一脸的惊恐无助。

女人抬起一双泪眼,用祈求的委屈的目光看着她。小梅吃惊地发现,这张脸不仅年轻,而且比自己年轻时还要漂亮,有着更强大的资本。

突然,小男孩儿跑过来拉住她的胳膊,摇晃着,央求着,“阿姨,你别叫爸爸打妈妈了。”

她浑身一阵痉挛,“他要是也这么对我……”,她不敢往下想。

猛然间,想起那个不解风情的男人从来没动过自己一根手指,小梅禁不住打了个寒颤,随后便不顾一切地一口气跑下楼梯。

小梅没去广场,而是一口气跑回家。

进到厨房,熬起了冰糖雪梨水,男人最近有些咳,听说喝这个很管用。

男人跟在后面手足无措,“为什么回来了?生病了?生气了?我哪儿做错了你说啊!快进屋歇着,我来弄!诶诶!你别推我啊!”

小梅说,关上厨房隔断门的那一刻,她感觉到了几年来从未有过的心安。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来这里一起欣赏讨论好看的故事吧。

52 3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