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36
喜欢 41
故事来自主题: 首届南瓜屋杯中国好故事征文大赛(获奖名单公布)
骗婚
长歌月中眠
2019年7月17日
“ 走,就要做掉孩子;留,就要跟哑巴过一生 ”

“什么?要我嫁个哑巴?”翠芬听了她妈的话,当即就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她抹起了眼泪,半年前她跟丈夫吵架,吵完就抱着孩子回了娘家,谁知丈夫气劲儿更大,竟然喝药自杀了。

婆家对她喊打喊杀,她只好带着几个月的女儿回了娘家住着,谁知这才住了半年,娘家妈就要安排自己嫁一个哑巴。

丈夫怨她,一时想不开喝了药,婆家人恨她,娘家人嫌她,她怎的就这么命苦......

翠芬妈慢言细语的说,她已打听清楚了,哑巴是隔壁村的,父母都有手艺,积蓄不少,为了让老两口百年之后,哑巴不至于孤苦伶仃一个人,很是舍得给彩礼钱。

哑巴也不是天生聋哑,本来是一个很聪明伶俐的孩子,六七岁时发烧弄坏了耳朵跟声带。他爹妈苦心积虑让他拜了理发师父,学成后给他在村口开了个理发铺子。去他那理发刮胡子的人都说,给哑巴刮过的胡子,三天才会长出胡茬来。附近几个村的中老年人都爱上他那理发,生意很是不错,收入自然也不差。

翠芬跺脚道:“就算他能挣钱,他们家有钱,那我也不能跟个哑巴过一辈子呀。”

翠芬妈笑了笑,“没叫你跟他过一辈子。彩礼都是结婚的时候给,可没哪条规定说离婚要还彩礼钱。”

翠芬颤着嗓子问:“妈,你的意思是,叫我骗婚?”

翠芬妈叹了口气,捏着翠芬的手说:“你现在孤儿寡母,在哪都是受气,到时候我拿了彩礼钱都给你存着,你脱身后,有笔钱傍身也好过一些。”

翠芬犹豫了,她是真受够了没钱的苦头。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先前他们夫妻吵架就是因为没钱买化肥,才惹出后面喝药自杀的事儿。

骗婚这想法虽然卑鄙,可没钱能逼死人啊。

犹豫犹豫着,她妈这边已经紧锣密鼓的将婚事安排起来,接着便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过了门。

过门第三天,婆婆给分了家,让她自个当了家。之后她给哑巴做饭的菜色好坏,园子里种啥,哑巴挣的钱她第一时间拿去买新衣裳,婆婆一概不过问。

之前本打听着知道这个婆婆是个强势的主儿,想着婚后借个婆媳不和的由头,闹开了,然后提离婚便是。如今婆婆的做法几乎样样合她心,她过得舒心,反倒没了挑刺的借口。

从前几处受气的日子,到如今自己当家做主,翠芬犹如干枯皱巴的茶叶,遇水后,一点点的舒展开来。

有时候,心里会冒出,要不就这么过下去吧。可终究还是不甘心的,她不喜欢哑巴,哪怕他其实对自己母女很好。

语言是人类交流的最好工具,他没有这个工具,自己的喜怒哀乐不能跟他讲,夫妻不能交心,往后余生几十年,她不想就这样无声的凑合下去。

就在这么舒心中又带着点不甘心里,翠芬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她慌慌忙忙的回娘家,急得团团转。

翠芬妈眉头跳了跳,也没给个主意,反倒打住了翠芬的急躁,说:“嫁过去后,你人胖了,气色也好了。”

翠芬顿了顿,现在的日子确实过得不错,这也是她迟迟未能提出离婚的原因。这乡里乡亲的,她总不能无缘无故的跑了吧,女儿还小不说,她跑了,她娘家能脱得了干系?更何况,她内心还有那么一丝丝不想走。

穷困、憋屈、吵闹的日子过了太久,她有些贪恋如今的舒心了。

这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就像是在催她早早做决定一般。走,就要做掉孩子;留,就要生下孩子,跟哑巴过一生。

翠芬妈抓了两只老母鸡,打发翠芬回去了,说想想法子。

谁知这法子还没想出来,翠芬这边却出事了。

翠芬回去后,成天坐立不安茶饭不思的,精神萎靡得不行,那天清早,她晕乎乎的走在池塘边上,一阵子冷风从水面刮过来,吹得她打了个哆嗦,然后就眼前一黑。

倒地前,翠芬似乎听到了哑巴在后面“啊,啊,啊”着急的叫唤。心里有些发笑,自己失去意识前的最后关头,竟然想到的是他的声音。

果然人非草木,哑巴拿一颗热乎乎的心待自己这么久,自己也开始念着他了。

将醒不醒的迷迷糊糊中,翠芬感觉自己额头一片温热,温柔的贴着,一下又一下的摩挲着皮肤。

她睁开眼,首先看到的便是哑巴那双好看的眼睛,眼珠子澄亮,就像他的心一般干净。他皱着眉头,眼里盛满满的都是担忧,看到她睁眼,担忧瞬间褪去,转而是极大的喜悦。

哑巴确定她安好,神志已经清醒后,转身就去拿之前一直温着的红糖鸡蛋端来给翠芬吃。

翠芬嘴唇哆嗦了好一会,喊了一声:“华勇。”

她从嫁过来,除了在婆婆面前提到他是用华勇这个名字,其他时候,都只叫他哑巴。这次,还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唤他“华勇”。

华勇以为是糖水温度不适宜,拿起勺子吹了一会,喂给她吃。

他总是这样,掏心掏肺的对人好,从不计较翠芬平时对他的轻视冷淡,只一心觉得这是自己的媳妇儿,就要疼她。

刚过门时,翠芬不懂华勇的手语,华勇就自己研究她的表情,琢磨着她说话的神情来判断她的意思。一天天日子过下来,华勇对她们母女,那是真的疼爱无比,女儿那亲爹在世的时候,都从没这么好过。

有些人,耳聪目明,却懒惰又脆弱。有的人,虽然身患残疾,却乐观又努力的活着。

世界待他很不好,他却用自己的光芒温暖着身边的人。在这浑浊的世道,能有几个人能如华勇一般保持这颗赤子之心。

翠芬她为自己之前想骗彩礼的想法感到羞愧了,她接过红糖鸡蛋,一边吃着,一边滚烫的泪珠吧嗒吧嗒的掉进了糖水里。

一碗鸡蛋刚吃完,出去打热水的婆婆也回病房来了。婆婆仔仔细细的跟翠芬叮嘱要注意营养,劝说翠芬别自己做饭了,去公婆一起吃。

闹得翠芬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会晕倒,其实是这阵子心思太重闹的,可她哪敢说呀。

婆婆慈爱的说:“你这孩子真是的,都生养过的人了,怎么有身子了还不知道呢?这次要不是华勇看你最近精神不好不放心跟着你,还不知道会怎样呢,你别推辞了,出院后就上我那吃饭吧,怀着孕就不要太操劳了。”

翠芬的泪水珠子又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之前她怀着大女儿的时候,有些胎相不稳,吓得她在床上躺了两天,前夫跟婆婆都冷嘲热讽的说她娇气,借着怀孕就不想干活。

翠芬从来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能得到这样贴心贴肺的温情。她一开始,是冲着钱来的呀。

出院后,翠芬在华勇的理发铺子门口加了一个卖鱼肉菜的摊子。铺子的位置在村口,也是另外两个村的村口,在这里卖菜,方便了村民,也增加了华勇跟翠芬小两口的收入。

婆婆带着担忧来阻拦,翠芬亲亲热热的挽着婆婆的手,甜甜的喊了声“妈”,将婆婆安置在最好的椅子上。

她絮絮叨叨的跟婆婆说,华勇没上过学,看着电子秤都不懂算一斤四两的肉是多少钱,白天吃了亏,晚上在房里跟算数死磕,生怕第二日又算错账。一边说一边笑,眸子里满满的是欢乐跟对华勇的爱惜。

婆婆笑着离开了,她现在对翠芬是真真的放了心。人心都是肉长的,翠芬这颗心,已经焐热了。

婆婆前脚刚走,翠芬妈后脚就到了。她把翠芬拉到一边,还没开口,翠芬先开了腔,“妈,我想好了,孩子要生下来,以后我就跟华勇好好过。”

翠芬妈问:“真想好了?”

翠芬用力的点头。

翠芬妈呵呵一笑,倒像是没一丝意外这个决定,神情里甚至还带了一丝满意。

翠芬心头跳了一下,将自己从结婚前到怀孕后自己妈的态度联合起来想了一遍,恍然大悟。

从前她妈就有些瞧不上前夫的嘴上抹蜜,说他靠不住,只说不做。想来对于华勇,她是真好好打听过,也来铺子观察过多次了,才编了个骗婚的打算,叫她嫁了过来。

过日子,什么样的人是面子,什么样的人是里子,在这世上,女人所求的是哪些,翠芬妈是看得明明白白,却无法靠嘴说服。

万丈红尘,总是要去体验一番,才晓得其中道理。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36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