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40
喜欢 38
故事来自主题: 舌尖上的南瓜屋
我不会烙煎饼还不配结个婚了?
宁辰公子
2019年12月2日
“ 我估计得被我妈给饿死.. ”

昨天猴哥说我那个是刮煎饼,还有一种摊煎饼,我伯母只知道这一种,我又去问了我外婆,得知还有一种滚煎饼,在外婆的嘴里猴哥说的摊煎饼大概就是滚煎饼,刮煎饼是摊煎饼。

但现在,滚煎饼很少有人做了。

因为相对于摊煎饼,滚煎饼的制作过程有些麻烦。以前都是以地瓜干为原材料,将晒干的地瓜干,先用石臼杵成比较细碎的颗粒物,再用石磨将颗粒物磨成地瓜面儿。将地瓜面倒进大盆,再倒入清水,搅拌均匀,静静地等地瓜面下沉,之后将上层的灰黄颜色的水倒出来扔掉,外婆称之为“噔噔”

如此这般换几次水,盆里的地瓜面子就没了土腥味儿。也越发的白嫩,然后再用几捧干地瓜面掺进去调节好了,用手能团成一团,就可以操作了。

滚煎饼也是由一个人完成,也是等鏊子热了,双手捧起一块地瓜面团,团成圆形后,放在鏊子上,先边缘后中间地滚动。面团最外一层就被粘在鏊子上,然后再拿一种特制的木耙子推压鏊子上的煎饼,尽可能的让面粉更贴近鏊子并厚薄均匀。

说起来,滚煎饼比摊煎饼更不卫生。摊煎饼只在揭煎饼时捏起一个边,而滚煎饼时一双手一会儿往鏊子底下续柴禾,一会又捧起面团滚来滚去,但是生活所迫,没有人计较干不干净,吃饱肚子就行,若讲究干净,就只好挨饿。就是你去高档饭店吃饭,若去后厨看看也没有绝对的干净,所以眼不见为净。

【这是用面团团滚的煎饼,我在视频上截取的,这个鏊子跟我姥姥说的不一样,我姥姥说的是那种放在地上的,这是跟锅一样的,这大概是山东的鏊子。】

不管是滚煎饼还是摊煎饼都很辛苦,是农村妇女最打怵的活儿。

那个鏊子腿只有一砖高,支的时候再垫一块砖,加起来也就两砖高的样子,为了让柴火在这样压抑的空间下均匀燃烧,要用一根特制的长铁棍,俗称“拨火棍”不停的在鏊子底下扫荡,既要往里不停的续柴草不让断火,又要不停的扫荡以免鏊子热的不均匀,又要捧着面团在鏊子上滚来滚去,可谓手忙脚乱。

另外,双手捧着面团在炙热的鏊子上滚来滚去,温度很高,怕烫的人根本干不了,只有不断练习、尝试,去适应那个温度,才能够适应这项劳作。

而摊煎饼也很考验技术,山东的大多数是把面糊倒在中间往四周赶,要跟着鏊子的弧度不停的调节手腕,手腕硬的也干不了,据山东一位小媳妇统计,烙好一张煎饼要赶100下左右,而我姥姥一般都是把面糊糊倒在边缘,往中间赶,倒是没统计过赶了几下,估计也差不多。

【这是用面糊糊摊的煎饼,但这种鏊子是可以自动旋转的电鏊子,不是我姥姥说的那种最原始,用三块砖头直接在地上支起来的鏊子,那种最原始的根本找不到了。】

而且,那个鏊子大概直径都是一米左右,烙到对面时,个头矮的胳膊短的身子得尽力前倾才能够到,这样的话,鏊子上的热气就扑在前胸,冬天还好,夏天简直就是一场酷刑。

所以,像这样技术性极高又辛苦的活,我那个烧开水都不认得锅开的妈怎么可能胜任呢?

于是刚结婚没多久我妈就演了一场大戏。

我妈刚结婚时,还没有煎饼机器,所以那个时候在我们老家作为一个家庭主妇,烙一手好煎饼是必杀技,你要是不会烙煎饼那就跟现在你失业了吃闲饭似的,抬不起来头。

所以我奶烙煎饼时就跟我妈说,你来学学吧,要不以后分了家恁吃啥呀?

我妈想,不就是烙个饼嘛,有啥难的!

起来,看我的!

我妈一本正经的坐上了我奶的位置,开始指挥千军万马:“那个谁,过来给我烧火,嫂子!过来给我舀糊子!”

于是,鏊子周围围了一圈人,我爸忙着烧火,我伯母忙着给舀糊子,叔叔们忙着围观,我奶奶忙着指导:“往这边赶,再往这......往那....往那!”

于是,在我奶奶手里像一片竹叶一样灵巧翻飞的竹坯子,在我妈手里跟个梁头似的拿不动,一勺糊子没赶几下就没了!

一勺不够,两勺,两勺不够,三勺!

我奶奶一勺烙个煎饼还有的剩,我妈五勺还没收尾!

当我妈终于带着功成名就的自豪从鏊子上揭起自己的处女作时,我五叔赶紧接过来惊叹一声:“真沉啊!”

我爸很是尴尬,想替我妈解个围,但他天生就不会说话,一张嘴就翻了船:“你看你,还没学会烙煎饼,就忙着结啥婚啊!”

我妈正忙得不亦乐乎,脸上抹的跟小花猫似的,听我爸这样一说,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咋滴,我不会烙煎饼还不配结个婚了?

扔下坯子,对着我爸劈面就来了一记封眼锤!

我爸本能一抬头,一下打在鼻子上,鼻血哗一下出来了!

这是他们打的第1架,刚结婚还没满月,就因为烙煎饼两人干了一血架,到现在还被我们这个家族拿来当笑谈。

然后自从我爸爸被我妈把鼻子打流血之后一直都不好,只要碰一下就流血,动不动就流血,我妈一看:你这什么意思,这还赖上我了是吧?

到后来还是我外公给治好的,外公好像是用了什么车前草,白茅根什么煮着给我爸吃了,我爸爸鼻子才不流血。

不然怎么办?自己女儿惹的祸还得自己来收场,不然退货后果很严重。

自从打了那一架后,我妈再也不学烙煎饼了,很多人都替我妈发愁,这个以后怎么过日子呀,连饭都不会做,煎饼也不会烙,都靠买着吃还得了?

谁知道斗转星移,短短几年时间根本就不用烙煎饼了,现在不要说我们,就是我们老家现在也不要烙了,奶奶的鏊子早就变成了一片废铁被冷落在一角,村子里有专门卖机器煎饼的谁还费那劲。

现在大家都买着吃了!

写到这里我嘘了一口气,要是社会停滞不前,我估计得被我妈给饿死......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40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