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弄脏怎么洗
aalizznice
2019年6月6日
“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 ”

有点纠结要不要写 捂脸,希望主人公不会看到这篇文章。

他是我妈妈的表弟简称Q, 一米七几的个子,匀称的身材,圆溜溜的双眼,不大又圆的患有鼻炎的鼻子,整体来说是个挺帅气的中年人,三十好几了 。

我也是出来工作了,才从妈妈嘴里得知。天降一个亲戚,以后都要一起上下班。大大咧咧的我很快就和Q混熟了,总是没一句有一句的叫着,一切都挺好。直到有天吃中饭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大家都是打好饭回各自的宿舍吃,一边吃着一边叽叽喳喳的谈天谈地的。Q也端着饭进来了,正想找这空位置坐下来,宿舍都是上下铺的铁架木板床,宿舍睡着三号人,余一张空床,就放我们杂七杂八的东西,作为江西人的我们,家里的“霉豆腐”辣酱是必带的,当然空床就成了我们的置物台了 ,经常开盖夹吃的,难免会掉些渣渣在床板上,就算抹了也还是会有残汁,这时Q对着这个位置准备坐下去,慌得我大叫“Q,那里有脏的不要坐,”谁知,“怕什么,反正也要洗”顿时刷新了我的三观认知。还是不甘心继续劝着“那是油渍,弄脏了很难洗的”“不弄脏洗什么?”说完一屁股做下去,“那你也不用明知还要坐下去呀。。。”

Q住隔壁宿舍,门口的第一张床,也不知道被子原本的颜色是什么,反正看着就是深灰色的,深深浅浅的,乌黑乌黑的。千姿百态,形状不一,整整齐齐你是没有机会看到的喔,至于味道的话,可能是房间足够大,住得人少,窗够大,所以不知道是什么味。关于鼻炎,听说是看过好几次医生,但是无果,经常都是“阿七,阿七”的,唾液鼻涕也是喷射而出,有时喷出一米远的地上或桌子上或者你身上。有时力道不够就随意流淌在嘴边或者垂直掉落,但是每次,都是随手一揩,手心揩不干净手背擦。实在多的时候,往衣服上一抹干净了,不过经常是往大腿裤上擦,偶尔不自觉的情况会在屁股摸两下。所以有的时候,买衣服的时候可能会有米黄结疤状的不明物,放心不是什么有害物,很有可能是鼻涕虫留下的痕迹。

等等吧,感觉失忆的我只记得这么些。可能生活就是这样吧,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

6 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