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惊蛰
奔跑的大象121
2019年4月14日
“ 跳出农门就是梦想 ”

一日早饭后,校园的平静被救护车的鸣叫声打破,我们高三有个学生突然晕倒在教室,竟不治身亡。后来得知那位同学竟然是因为连日通宵上网打游戏引发的猝死,这令我们唏嘘不已。紧张压抑的最后阶段,有人被学业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极力拼搏,也有人绝望之下选择了放纵和沉沦。

那个学生的死就像一片羽毛飘落池塘,连一丝涟漪也没有掀起。该努力的同学还是低头努力,该放纵的依然放纵,只不过在通宵打游戏时有所忌惮罢了,那时的网吧和网络游戏改变了多少学生的命运,不得而知。那时如果你去各个高三班级转一转肯定会发现这么一个奇怪景象——多数人伏在高高的“书山”之后闷头苦学,但有一些人趴在桌上呼呼睡觉,甚至有个别位子竟是空着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去上网玩游戏回来补觉,要么就是还没回来。

无一例外,教室后墙黑板上都会有显眼的高考倒计时,那时我就特别反感这玩意,干脆在自己头上写个生命倒计时得了,日渐减少的日子就像快过期的水果罐头,提醒我们赶快吃,但罐头是甜的,高考是苦的。

高三那一年的春节过得没有什么滋味,大人们见面就是成绩、大学,我一遍遍跟他们解释着体育生的考学模式,自己都觉得没趣,但那些貌似很关心你的各路人马依然问个不亦乐乎。

终于,挨到了大年初七,开学了。我像当年刚上高中时一样,和王进喜一起蹬着自行车上学去,但这一次我俩早已没了那时的新鲜,只剩下了对未来几个月的担忧和压抑,有什么办法呢?农村来的孩子,没有任何沉沦的资本,只有硬着头皮上。分科之后,王进喜已不和我在一个班,他的成绩并没有像理想的方向前进,在路上和我聊天,他对考大学充满了迷茫,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面对低下的本科升学率和我们目前的状况,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乐观。

马路上奔跑了一个冬天之后,春天来了,但我们的操场并没有破土而出,反而变成了一个大坑——据说那里要建一个新的教学楼。

我们继续在马路上奔跑、在废墟上跳跃,全然顾不上什么条件好坏。一天下午,王进喜来到废墟上找我,问我他能不能试一下考体育这条路。我有些吃惊,但也理解,吃惊的是那个当年成绩优异梦想考北清的少年现在竟也为升学“饥不择食”;我也理解,对于大多数农村子弟来说,跳出农门就是梦想,其他,已经顾不得、我们没有资本奢望。

王进喜经常和我一块打篮球,身体素质也不错,这才动了体育这块心思,但他跟我们一起跑了一圈下来便死了那条心——真正跑起来那就差太多了,如果临时抱佛脚也可以随便考体育的话,那我们谁还会流那么多汗?我劝他,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安心学习吧。

一直在路上跑也不是个办法,隔三差五老王也会带着我们蹭别的学校操场用,但看别人脸色的滋味并不好受,每次不过匆匆测一下成绩就完,成绩时高时低。可以说,体育高考前的那段时间,我自己也是没底的。但即使如此,老王还是最看好我,这让我既感到安慰又感到压力。

惊蛰过了,春雷惊醒了地下的虫子,天气暖和的时候它们有时就会从土缝里爬出来,提醒我们——体育高考马上就要开始了。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9 1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