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你把鱼去杀一下,把菜洗好
冬天至雪
2019年6月13日
“ 父亲一边抱怨,一边去洗菜刻鱼去了。 ”

父亲越来越懒,懒的整天坐在椅子里不想动弹,除了偶尔到门外小花坛旁去抽支烟,就会一直坐在电视机面前看电视,看新闻、看战争片、有时也看越剧【浙江地方戏】,就陪着母亲说说话,听一些自已想听的话,至于不想听的假装什么听不见。

父亲老了,老了人就变懒了,只有过了每月的十号,就嚷着要母亲一起上街去,他谁也不相信,一定要母亲陪着去银行。

过了十号,父母每月的养老金补助发放的日子到了,他要亲手把钱领手,就心满意足地回家,至于母亲把钱交给了谁,不管他的事了。

去年母亲做了膝关节置换手术,不放便上楼梯,母亲又不愿与我们住在一起,怕麻烦我们,本来可以从别墅搬到套房里,又怕坐电梯时给电梯关在里面,年纪大了,要回乡下住,无奈之下,回到祖屋。一来可以与老邻居聊聊天,二来那些阿姨大叔们一直希望父母回到祖屋居住。

起居室

祖屋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也是我出生的地方,十多年前虽然花了几万元钱做了简单的装修,自从父母去了城里的别墅居住,一直空着,哥哥说要重新进行装修,父亲怎么也不同意,最后还请舅舅出面,父亲才点头同意。

客厅

虽然同意,父亲一会说淋浴房还能用,一会说抽水马桶还没坏,就连地砖都 不让换,装修公司的工人没办法,只好求助于我。无奈之下我骗父亲,如果再不让装修工人装修,我要把祖屋拆了重新造过,父亲一气之下骂我败家,再也不来过问装修的事。

厨房

父亲身体很好,除了耳朵有一点聋了,所有指标都 正常。14岁时爷爷就去了,奶奶扔下父亲与姑姑走了,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十六岁时参加了志愿军去了朝鲜,回来后又参加了解放一江山岛战役,大陈岛战役。

在进攻一江山岛时,在离岛不到二十米时,船被敌人的炮火打散,掉进海里,好在离岸不远了,冲上海滩,也没衣服可换马上参加战斗,那时受了寒,腿上落下了毛病。后来,为了我们姐弟,吃了不知道多少苦。

父亲从不与人争吵,有人说他没打过仗,现在白拿国家那么多补助,他笑笑也不与别人争论。就是喜欢喝点小酒,三天抽一包烟。今年春节,本来一家团圆,他却对在北京工作的表哥大发雷霆,还逼表哥跪在大厅向祖宗起誓。

原来表哥知道父亲现在迷上了好酒,哥哥每月给父亲送来好酒好烟,表哥知道父亲对五粮液情有独钟,春节时给父亲送来一瓶五粮液【一般送一对的酒】,没想到父亲看到五粮液却把表哥臭骂一顿。

“别以为你当了大官,你妻子十年前升了大校,你有多少工资我还是清楚的,你有多少钱买得起好酒?你给我还回去,我不要喝这堵喉咙的酒!”

表哥跪在大厅,再三起誓,酒不是别人送来的,用自已的工资只买了一瓶五粮液,父亲才放过了表哥。然后给表哥亲自倒了一杯酒,害得表哥泪眼汪汪。

父亲变的太懒了,医生说虽然父亲没有心血管,高血压,糖尿病这样的富贵病,缺少运动对身体不好。哥哥给父亲规定每天要做半小时的运动,父亲象小孩一样,在我们面前,做的很认真,我们不在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看电视。

父亲喜欢吃海里的小海鲜,我每天买菜时总挑一些小鱼,小虾,到家里毫不客气地命令父亲:“爸,你把鱼去刻【宁波,杀小鱼叫刻】一下,把虾挑捡一下,把菜洗好。”母亲知道我是故意的让父亲手指运动,笑着也帮我逼父亲去洗菜。

“每天都买这样的小鱼,多麻烦,害我电视又看不成了。”父亲一边抱怨,一边去洗菜刻鱼去了。

父亲年纪大了,也学会了计较。别人请他吃饭,先会问喝什么酒,对于红酒,他只喝贵的,不喝对的,感觉人家的红酒没自已家里的好,干脆一滴酒都不喝。亲戚问他为什么不喝酒,他直接说这酒没我家里的好,害得人家请他吃饭时先要备好与我家里一样的红酒。

父亲二十年前把香烟戒了,那怕别人请他抽最好的烟,他都 一一拒绝。前几年,因为我病了,一连下了几张病危通知书,开始瞒着父母,直到过年时我还在住院,从那天起父亲又开始偷偷抽起烟来,等我出院回来,他接过我战友给他的香烟,我才知道,父亲过分担心我,压力太大了,又开始抽烟。

姐姐说,父亲年纪已经大了,他既然想抽香烟,想喝一点酒,就随他吧,最多一小杯红酒,几天一包香烟。

父亲老了,头发白了,耳朵聋了,可是他心里很清楚,他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做。在他记忆中,他永远是一名战士。

如果喜欢我的故事,请您关注【冬天至雪】

35 3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