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突如其来的意外
青山幽幽水迢迢
2019年6月12日
“ 我妈病了,你能回来照顾下辉哥吗 ”

过年的气氛比往年压抑了许多,父母要么不说话,要么就是劝说我回去的话,我有些腻烦,却不敢多说什么。

好在还有辉哥,他现在不仅是我们家的开心果,更是我的护身符。有辉哥在,父母总不好说的过分了。

张鹏很忙,除了大年夜给我发了拜年信息以外竟然再也没有联系过我,用他的话说,回去了各种应酬,等空下来就深夜了,便不想打扰我休息了,理由很充分,却让我莫名的悲伤起来。

他大概不知道,深夜的我在想着那个大雨中为我撑伞的他;想着黑暗中抱紧我的他;想着逗我笑,陪我彻夜聊天的他;想着那个总以我为重的他。

假期过半,辉哥回去了,百无聊赖的我趴在床上刷手机。

突然接到杨佐的电话,我差点都没听出来,他说:“我妈病了,你能回来照顾下辉哥吗?”

他的声音悲伤而沙哑,我心里打了个咯噔,一种不好的预感垄上心头。

辉哥打开家门,房子里乱的吓了我一跳,我站在门口无处安放我的脚,辉哥委屈的说:“爸爸和爷爷一早出去了,让我等你,你怎么才来?”

我赶紧给辉哥做早饭,辉哥一边吃,我一边收拾屋子,原本卫生间满满的化妆品柜现在空空如也,积上了一层灰,我擦了一下,又把辉哥的脏衣服放进了洗衣机。

辉哥说:“奶奶那天吃了晚饭后出去散步,没一会就听到有人叫了起来,奶奶摔了一跤。”婆婆有高血压,下楼的时候头晕引发脑梗然后摔了下去,人是醒了,可是完全恢复的可能性不大。

我熬了点大骨汤,带着辉哥去看婆婆。

婆婆看到我很激动,歪斜的嘴留着口水,手不停的抖着朝着我伸出来,我抓着她的手,安慰她:“没事的会好的。”

她大舌头的厉害,我勉强能听出来,她在说:“你回来。”

她已经凹下去的眼睛里渗出了泪水。

她一向爱美,总是收拾的干干净净,打扮的体体面面,而此刻的她没有了往昔的一丝影子,想着她的好,我心中更加难过。

我怕流泪,借口去厕所给她找毛巾,给她擦下脸。

杨佐跟了过来,说:“谢谢你来看她。”说着他流下了眼泪,此刻的他像极了辉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想到他伏在我的肩膀大哭起来。

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如此的无助,我不停的安慰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良久他抬起头看着我,又说了一句“谢谢”,真诚无比。

接下来的日子,我除了带辉哥就是去医院看望婆婆,给她擦擦身体,陪她说说话,幸好治疗及时,慢慢的她有些好转迹象,不日便能出院回家休养。

张鹏说想在家多留一阵,可能要晚些日子再回来。

我两点一线,除了辉哥就是婆婆,也无暇顾及张鹏,甚至我都没多问一句为什么。我们隔着屏幕却好似万水千山,才分开没多久竟然已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他匆匆挂了电话,我心里的点点难受也随着辉哥的叫声渐渐的散去。

婆婆出院了,公公带着辉哥来找我,希望我能住回去,辉哥要开学了,婆婆需要人照顾,他说:“那个女人跟杨佐分开了。你回来吧。”

辉哥说:“上次她没给我饭吃,爸爸回来跟她吵架了,就把她东西扔了出去,妈妈你回来吧,以后我就不会没饭吃了。”他可怜兮兮的望着我。

我抱着辉哥,还没想好怎么办,母亲已经把我的行李箱推了出来:“都给你收拾好了,回去吧!”

辉哥高兴的推着我的行李箱出门,公公松了一口气,说:“我不敢要求你跟杨佐复婚,以后怎样都凭你自己的意思,这回你看在孩子的面上,能回去住,就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我不忍拒绝,跨沉甸甸的脚步,一点点的往回走。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8 2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