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下一站,瑞丽江心岛
蓝道大叔
2018年12月7日
“ 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

我觉得小猛这孩子打扮一下其实也挺帅的,当然,写他帅是因为他告诉我,我写的这个连载可能他也会来看。

(小猛说他在果敢的一个赌场包了一张台子,他让我在书里帮他打打广告,对于他的这个要求,我没答应,也不可能去办这种事儿,哪怕他一再保证,他的赌场不会有安全问题,这是原则问题,我写这本书的目的除了展示真实的江湖生态,也是反赌,反毒为主。)

被德子收为干儿子后,小猛告诉德子,李秃子在市里有个女朋友,他应该是躲在她家里了。小猛还悄悄带着德子去了一趟,领着德子在市里转悠了一晚上,却没有找到人。

就在德子准备再待两天找不到人就撤退的时候,让他没想到的是,李秃子自己回来了,一脸的风尘仆仆,一见面就跟德子放软话,嘘寒问暖,客气极了。

李秃子说他出去凑钱去了,遇到一点麻烦,所以回来多耽误了几天。

德子问起第一天出现的那几个小瘪三,李秃子也装着没这回事儿一样矢口否认了,德子也不想继续追究这事儿了,他关心的是李秃子的钱能不能还上。

李秃子说他出去一趟只收到了三万,店里再凑点能凑齐五万,剩下的钱等年底再一次性还清。

德子犹豫不决,跟老蒋拨去了电话,问问他的意见,老蒋一听说要回来了几万,当即让德子先收下,剩下的年底再说。

让德子和老蒋都没想到的是,几个月后,李秃子就把饭店转兑出去,从此杳无音信了,后来小猛也四方找人帮忙打听,这个人好像突然就消失了。

小猛本来是打算等德子走的时候,他偷偷跟着德子走,不再告诉李秃子,德子却让他光明正大地走,他负责跟李秃子交涉。

这是干爹跟干儿子上的第一堂课,内容是“堂堂正正!”,江湖中人,更应该把事情办敞亮一些。

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对于李秃子而言,小猛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流浪儿,走不走关系都不大。当着德子,他也没再提小猛欠他钱的事儿。

从此,小猛自由了,也有了值得信赖的依靠。

收到的五万元德子留下了一半,剩下的给了老蒋,能做到这一点德子也算是仁慈义尽了。德子说老王给他出过主意,让他先不用给老蒋,等今后全部款子收齐再说,德子考虑再三后,最终还是没这样做。

德子给他的铁哥们刀哥打了个电话,正是这个电话,让德子的命运轨迹再度发生了偏移。

接到老朋友的电话,刀哥兴奋异常,彼时的他正在瑞丽跟人开着赌场,一听说德子在云南还没有固定的着落,他当即邀请德子先去瑞丽找他。

作为收干儿子的见面礼,德子给小猛买了两身行头,德子说小猛穿上西服后,怎么看都像极了三毛流浪记里面的三毛,穿着西服的三毛,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比三毛的头发要多一些,还有个子也稍高一些。

瑞丽隶属云南德宏州,西南最大的内陆口岸,也是重要的木材和珠宝集散中心,商业非常发达,多数的缅玉毛料便是从这里流向内陆城市,在云南所有的边境城市中,瑞丽也是最早开发的一个城市。

在九十年代初,瑞丽也是最大的毒品交易市场,就连我这种从未去过该地的吸毒者,也听说过它的威名。

九十年代中期,我在我们当地戒毒所戒毒时,就听去过该城市的吸毒者说起那边的情况,据说那时候当地人是挎着篮子摆摊卖毒品,而且还能免费品尝。当然,这种说法的真假也无处辨别,至少也能窥一斑而知全豹。

刀哥是开着皇冠轿车去接的德子,领着小弟前呼后拥好不气派,看着自己的这个好哥们的排场,德子是既高兴又羡慕,两人一如既往地勾肩搭背,交情的深厚一目了然。

刀哥的确混得不错,他混迹云南边境各城市多年,主要是从事走私珠宝,名贵木材等偏门生意。德子刀哥胆子大,路子野,几乎没有他不敢做的买卖。刀哥最大的优势就是不吸毒,这对边境地区混社会的人来说是很难得的。

98年,刀哥因走私红木被西双版纳森林警方抓获,红木被没收,他也被关了几个月,缴纳了足额罚款后才被免于刑罚。此后,刀哥脱离走私生意,在边境城市从事起赌博业。

自从九十年代后期,缅甸的边境地区陆续开放博彩业,允许赌博合法化,引起国内各地的赌徒们纷纷云集追逐,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边境赌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瑞丽的江心岛正处于中缅边境线上中方一侧,因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了赌徒们的天堂。99年,瑞丽大商人董老板便和缅方势力合伙,在江心岛建起了边境最大的一个赌场,江心岛赌场,对外称为江心岛娱乐城。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请联系nanguawu@360.cn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8 1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