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三角恋:除了爱你,我什么也做不好
宗如水
2019年5月22日
“ 夏家的战争终于爆发。 ”

周二,村民们都到小卖部买特价水果,于母也来了。

看到情敌的母亲,王丽的脸上顿时堆出了笑容,急忙装好一袋香蕉放在一旁,待于母选好水果后,称好称,把香蕉放进方便袋里,笑着说:“婶,香蕉是送你的,你难得来买一次东西,给个面子,一定要收下。”

于母是老实人,无功不受碌,推辞半天,在邻居们的劝说下收下了,却又不设防的说:“今天二妹回来,她考上检察院了,晚上大家都来家里吃饭,丽丽,你和夏冬一起来,叫你姐姐一起。”

“考上了——”王丽一声尖叫,把邻居们吓了一跳,即而又面色镇定的说:“考上了好,考上了就有了铁饭碗,不像我们,一辈子这么辛苦,哎呀,二妹太优秀了,咱们家夏冬要是娶了二妹,那就享福了。”

于母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知怎么回答,幸好邻居们七嘴八舌,这才搪塞过去,回到家,长久的憋屈就发泄了出来:“二妹,今天我去王丽的店头买东西,她明着送我一包香蕉,暗里骂我,邻居们都看着呢,你告诉妈,你是不是为了夏冬回来上班的,你给妈说实话?”

女大不由娘,一生务农的于母,哪知女儿的心思,但面对邻居们的嘲笑与质疑,她不得不再一次担忧女儿的前程。相反,于二妹并不在乎这些世俗,她只想做一只自由飞翔的小鸟,落脚于这个美丽的乡村。对于母亲的提问,于二妹安慰了不少,现在有固定的工作了,难免会有人嫉妒,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人,何必为难自己。

早早地,王丽就关了店门,生乎乎的回家,要夏冬给个说法。于母在小卖部被送香蕉的事,早就传到了夏家,夏如花认为王丽不可理喻,让于母当众下不了台,就连爷爷也认为孙媳有点过了,唯有夏冬,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你有完没完,有那闲功夫做点正事,咱家的日子好过多了。”夏冬指责着,他再也无法忍受这个蛮横的女人,每天要拿于二妹数落多次,搞得他不得不想象于二妹的好。

见儿子发火,夏父自然不会让这把火烧起来,把儿子骂一通,哄着儿媳,王丽这才开始做饭。一场战争刚平息,于二妹却找上了门来。

于二妹是来请夏如花到家里吃饭的,她顺便也叫了夏家的人,唯独没有和王丽打招呼,理由是她找了个男朋友,请大家去看看。照理说情敌有男友了王丽就放心了,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王丽,这只是个幌子。

“不准去。”王丽的火山终于爆发,在于二妹转身离开,大概还可以听得见话音时,她下达了命令。

夏如花冷笑了一声,说明了立场:“王丽,你可以不去,但我必须去,爸妈也必须去,爷爷也必须去,夏冬,你可以不去,还有,你们两夫妻的事,能不能别那么幼稚,夫妻吵架很正常,为别人的事整天闹得你死我活的,犯得着吗,要吵要打,关了门再说,现在二妹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们也别自作多情了,消停消停。”

这一通指责,把夏家的郁闷诠释得清楚,但王丽没上过学,以前跟着父母闯江湖,眼里全是利益,认为自己就是一家之主,哪轮得上小姑子说话。把脸一翻,对着夏冬说:“行,听见了没,这个家是你姐姐做主,以后你跟她过日子。”

见儿媳发飙,夏父急忙打圆场:“话不能这么说,小花也是为了你们好,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

王丽不可能到此为止,她耍起了泼:“夏冬,你不是人,你不得好死,你欺负我,仗着我爱你,就背着我做一些丧尽天良的事,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现在好了,你们全家都欺负我,我死了算了……”

鬼哭狼嚎的声音,穿透云层,再跌落在村子里树上、屋顶上、茶杯上及人们的头发上。

喝了一些酒,于二妹给夏冬打电话。

“不好意思,今天没能来祝贺你当官,改天再请你吃饭。”

“夏冬,你就不是个男人,连个女人都管不好,凭由她闹,我们从小长到大,你屁股上有颗痣我都知道,王丽知道吗,你啊,明明的过得不好,还勉强的过,不是我说你,要换作我,早就离了,有意思吗,你这样有意思吗,日子过不好,害了她也害了你,我这样说你明白不?”

“明白,我又不是傻子。”

“我有男朋友了,你明白不?”

“明白啊,我又不是傻子。”

“你明白个屁,我看你脑袋里装的是泥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不说了,小花又在倒酒了,改天我好好的给你洗洗脑。”

夏如花倒着酒,脸上露出一种幸福的笑容。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水哥故事交流!!!

29 1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