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请你吃药!
顾晓海
2019年2月9日
“ 我吃的不是药,是病! ”

 

酒足饭饱,杯盘撤去,老太太端坐在助力车上,底气十足:“把我那药拿来。”

孝子不在,出门旅游了;贤孙在,太懒,窝床上打游戏呢;二女儿挺身而出,去老太太房里拎出一大兜子,放在老太太面前的餐桌上。

那是刚刚吃过大餐的餐桌,曾经是杯盘层叠、觥筹交错,好不热闹。此时却是一马平川上突地耸立一座座药盒宛如山峰,层峦叠嶂、气势磅礴。

这餐前餐后的餐桌,犹如刚刚还在广州上下九的夜市里,突然穿越到了大漠戈壁。

我觉得自己刚才还是把酒话桑麻酒腻子,瞬间变成了一觉醒来打开门发现两座大山立于门口的愚公,分不清哪座是王屋,哪座是太行。

 

“这个是纳豆......”(纳尼?)

“这个是辣木......”(辣木错?)

“这个是白藜芦醇......”(新型口香糖吗?)

我心里充满的疑惑的恐惧感,但一点都不好奇。我知道洗脑就要开始,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也就心里想想,耳朵还是要摆好、听着。(此处省略一万字)

 

“老太太,我妈给我的海藻片、鱼油、钙片、益生菌粉什么的,我还有很多没有吃完。”

“不要跟老太太客气!”二女婿遂在一旁帮腔,眼睛瞪得像牛铃。

天地良心,我这是客气吗?别以为你瞪眼我就怕了。

“老太太,这些药这么好,您就留着自己吃吧。”

我瞬间从老太太的宽边大眼镜后面的眼神里看到了失望。

这宽边大眼镜是高端经典款,以至于看着它,会立即想起富豪诚哥、前最高领导、矮大紧等人物。

所以戴上这个眼镜的人,不怒自威;看到这个眼镜的人,多少觉得自己有些虚。

眼镜和眼神,使我感到心虚,也开始怀疑是不是还有肾虚。

 

“老太太给你的,你就拿着。”二女婿又是挤眼又是努嘴。

“这么多药,我恐怕到2035年都吃不完,那时都实现现代化了!小姑父,给您分一半吧。”

“我昨天刚给过他!”老太太的话,让我突然明白二女婿的眼睛为什么瞪得跟牛铃似的,别是因为吃了这些药的反应吧?呃~好可怕......

“哎呀,给你你就拿着,这是孝顺。”二女婿把孝字拉着长音,我恍然明白,拿着也可以不吃嘛!

其实我妈给的海藻片,我就没吃几片,后来过期了,也就扔掉了。

“好吧。”我将小山一般的药盒子们收进袋子,带回了家。

 

这些瓶瓶罐罐,我竟不知道该把它们放在哪。干脆就堆在书桌上,便再也没碰。

耳边回响着:“这些药,如果我吃不完,还有儿子;儿子吃不完还有孙子......”

 

可是,当初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呢?

为什么都是老人买这些基本没什么用的东西呢?

 

春晚里《儿子来了》,让我想起某天回家,见家中坐一陌生女子,心中不由暗惊:难道这是又要给我安排相亲?

 

我并不想问此人是谁,而这个女子也不说话,俺娘竟也不做介绍。

就这样,我进门、放下行李、老娘给我倒水、我喝掉半杯水,整个过程的时间里,就如同屋子里并没有这位女子一样。我这是见了鬼了吗?!

 

我还在纳闷儿之际,女子站起身说:“妈,我先回去啦,下次再来看您。”

俺娘有些尴尬地用“慢走”应和着。

我去!什么时候又冒出个“闺女”来啊?!看长相肯定不是我爸的种啊!这得有个解释呀!

 

“这谁啊?”待女子走后,我忍不住发问。

“老年社区的服务员。”

“怎么还叫您‘妈’呢?”

“她们那都这么叫,管女的叫妈,管男的叫爸爸。”

“那怎么刚才不管我叫爸爸呢?”

“去!你是老头啊?”

“这个老年社区,居委会组织的?”

“应该不是,她们社区离咱们这片很远。”

“您抽空去居委会问问这个老年社区的情况吧,如果不是政府组织的,那八成是要卖给您东西,赚您的钱的。”

“我已经买了一些她们推荐的保健品了。”

我X,我心里暗骂。三令五申也不及这些专黑老人养老钱的王八蛋们的千变万化啊!防不胜防!

 

我时不时地会望着书桌上那些药盒,想从中找到某些答案:

那些做互联网安全或者通讯安全的公司,能不能有个提示老年人不要上当的产品或者功能呢?

比如在接听陌生号码来电时,电话接听前,先播放一段提示语——

“谢绝各种推销;谨防骗子;通话后请联系自己的子女,听听他们的意见......”

就如同KTV的《拒绝黄赌毒》的宣传曲那样。

 

我实在没有打开书桌上那些药盒子的意愿。

我总觉得,当老人们付过钱、接过它们时,或许在心里面已经种下了一种病。

而这种病,在老太太把这些药给我的时候,也进入了我的心里面......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19 3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