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板儿的爷们儿(十)
顾晓海
2018年11月7日
“ 对男警官嘟囔了句:咱们这怎么关了这么一位 ”

      这位田XX进号儿并没有影响我的睡意,前胸贴后背的黏犹如没有一丝风的南方夏天,如同笼屉般的潮热,只盼望着每一寸皮肤都不要沾上东西,“卤”得想把自己像一件衣服那样里子和面子对换翻过来......

      刚毕业那年的夏天,也是特别粘、特别卤,因为也是个炎热的夏天。

      我还住在大学里,是关系不错的老师的宿舍。

      上下班的距离是单程骑车要一个半小时,早上到了公司,取了前一天工厂用坏的带锯和刨刀,骑行1个半小时到带锯厂换带锯,再半个小时到林业公司换刨刀,再2个小时骑行回公司,还没吃完午饭,出发工厂的车就等在那里了。虽然我是销售业务员,设备送保、库管兼库工、质保验收也兼任,有时还要串到生产线拼板或者用带锯锯家具零件。到了工厂,先对准备入库的产品做质检,然后根据前一天销售盘点结果提取要补充的家具产品,再跟车送到相应的店面,再跟车回公司。

      通常晚7点的时候,老板会塞给我一份传真:“翻译好,明天一早给我看。”于是一个半小时后,我回到学校宿舍,先弄点吃的喂饱自己,再洗澡、洗衣服,然后光着膀子翻英语字典翻译传真,然后11点半以后才能上床睡觉。在不需要进厂的时候,就骑着自行车满街转,去拓展的每家家具店统计销售情况,或者寻找新的店面进去推销,一如《大富翁》里的阿土仔。一辆全新的自行车在8个月里,车座被我的屁股磨穿了坐垫,露出了弹簧......

微信扫码,阅读完整故事
22 1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