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一):被胁迫的写手
桃花仙人种南瓜
2019年4月20日
“ 人生的各种第一次,有时甚至会影响一生。 ”

四月七日20点38分,程睿泽弯着腰,站在三十厘米宽的六楼水泥栏杆上。夜风清凉,拂动他的白衣黑发。脚在抖、身在晃,他的掌心全是汗,感觉随时要载进脚下的黑暗深渊。他向东面缓缓转头,那边能看到大半个武阳城,灯光络绎、绚丽如星,仿佛等着见证他坠落的时刻......

一 被胁迫的写手

人生的各种第一次,都会带来不同选择 ,有时甚至会影响一生。程睿泽会成为悬疑小说写手,这该怪他爸。九岁那年,他在家中某个破木箱里找到一本书,不是《金瓶梅》,也不是武侠小说,而是一本《霍桑探案集》。母亲说那是父亲留下的。这本中国侦探小说之父程小青的作品,如今已少有人知。却让当时的他看得如痴如醉,茶饭不思,见作者也姓程,他不由心生长大后做个悬疑作家的理想。

理想这词比梦想稳妥,单从字面上讲,梦想是林中一夕之想,理想是让人理解了再想!这道理,程睿泽活到二十四岁时才明白,当时的他也算实现了小时候的理想,成了县、市文联都挂名的作家。可惜作家这东西,经过十六年的沧海桑田,早已不复当年,就如自行车、手表、录音机一样,已被时代赶出了生活的中心圈。

两年前,程睿泽从一所三流大学中文系毕业,在上海漂泊一年后,回到离家乡一百多公里的江南小县武阳,干着月薪四千的工作。他对外声称从事旅游业,其实只是为县城里的中产阶层提供旅行计划。在同学圈里,他以能买票著称,除此之外乏善可陈。他的微信响起时,大多以“在吗”开头,以“谢谢”结尾,中间就是花费关系,为朋友或同学买票的时间。即便这样,程睿泽的生命中,贵人和好友都只有一个,鼓励他走上写作之路的高中老师苏伟是前者。苏老师曾说他观察力强,能胡思乱想,也就是会开脑洞,是个天生能吃悬疑这口饭的人。工作一年后,程睿泽辞了职,陶渊明说不为五斗米折腰,他做不到,他能做的就是在自己喜欢的事上折腰,他喜欢悬疑小说,他要做个写手,之后的他在杂志上出过几十篇小说,但这只能让他勉强糊口。

年少时最看不上眼的钱,如今成了朝思暮想之物。然而,程睿泽也只能想想,父亲在他出生那年莫名离世,他随母亲离开家乡,搬到了武阳。二十五年来,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他想发达,想一夜暴富,不为别的,只为让残疾的母亲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个新理想,驱着他兼过职,炒过股,买过彩票参过赌,最穷时甚至想过抢劫,目标就是旅游公司桌对面趾高气扬的中产阶级客户。

一年前的夏天,他在图书馆遇上了大四女孩吕妍。一个多月后,吕妍成了他的女朋友。程睿泽颇帅,但当今社会穷帅没用,想靠颜值吃饭,要么当明星,要么吃软饭。身材火爆、即将毕业于上海某名牌大学的美女吕妍,引来了程睿泽朋友们的羡慕嫉妒恨,断言两人没有物质保障的爱情,只是荷尔蒙同时分泌的结果,迟早要分。

半年后,吕妍和他分手。没钱、没房、没安全感,三没男人,不值一文。这段恋情的崩毁,让程睿泽颓废,如果不是有生病的母亲需要照顾,也许他早已学传说中的李太白,跳河捞月、一沉不起了。即使后来的女友祝芊冉疯狂地爱他,也没能彻底将他从这次打击中拔出来。

上星期一晚上,吕妍打来电话。这让他刻骨铭心的初恋,让他听到陈奕迅的歌曲《十年》就想起的女孩,也让他无法拒绝。

电话那头的哭声,让他开着二手车,直奔曾经的老地方,陪她借酒浇愁。吕妍哭诉,程睿泽则像完美的备胎暖男,不停安慰,其间按掉了祝芊冉打来的两个电话,最后,他要吕妍回家,对方却不想父母知道她回来,于是去了宾馆。

那两张照片是在上星期三收到的,一张是他和吕妍河边接吻,另一张是他俩手挽手在宾馆总台前!还有一条短信:不想让你的妞知道你出轨,明天到第一超市203号储物箱取货,密码952328。

思考很久,程睿泽戴起墨镜去了超市。他并不怕祝芊冉知道,但他不能在此刻和她分手。起先,他以为要挟者想让他做毒骡,为毒贩送货,如果是这样,他会立马报警。可储物箱里只有一台单反相机。《国产007》中达西博士给程睿泽留下过深刻印象,他以为相机中暗藏玄机,但无论怎么摆弄,单反依然是相机,网上一查,价格近万!

电信公司的朋友帮忙调查后告诉他,发短信的号码是外省的,登记身份证的人,几年前就溺水身亡了,估计对方是用捡到的身份证办的卡。程睿泽也曾偷偷去超市,要求调看储物箱前的监控录像。经理死活不肯,逼急了才说监控早没用了,装着吓人的。好不容易在超市旁找到一家摄像头正对超市大门的女装店,程睿泽施展赞美术,得到了几天内的监控文件,却一无所获。很快又有两张照片传入他的手机,一张是他在女装店的,另一张是祝芊冉家的。

程睿泽一度以为,勒索的人是为了钱。可对方根本就没提钱,只是让他拿单反机去银都百货三楼听候指令,并承诺事情了结,会删除偷拍照片。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42 4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