嘚瑟
00小金鱼00
2019年3月14日
“ 西边的黑云压了上来,像极了嘚瑟的一身毛 ”

老华头从汽改厂退休后,一直是独身一人住着宽敞的两居室。

老华爱人比他大两岁,眼瞅着老华要退休了,不知怎么突然就爆了脑血管。以前没症状,老华平时也没注意,发了病便一头栽倒,送到医院只能靠呼吸机支撑着,拿掉了机器,人立刻就走了。

老华悲伤了好一阵子,好在家里有条小二哈,起名叫嘚瑟,是老伴儿临死前刚刚领回来当儿子养的。少个人,多条狗,照样吃饭睡觉,照样唠嗑吵架,照样打嗝放屁,老华的日子跟从前没大区别的。

有人给老华讲,你年岁不大,退休金也不低,很容易再找一个。

老华死死牵住活猴子般的嘚瑟说,不找了,找了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人喽。

华家有一儿一女。老大女儿华容,收养的,今年不到四十岁,在外地。老二儿子华晓,亲生的,三十刚出头,在本地。子女都结婚生子,女儿条件好些,和女婿两个人都算是白领,吃穿住不愁。儿子其实也不算差,虽然夫妻俩每月的工资刚够日常开销,可老华两口子每月能贴补他一两千,最多算是小半个啃老族吧。

老华爱人去世后,大女儿华容本想把老华接到自己那儿住,请个专职保姆,让老头舒舒服服的过下半生。想法刚一说出来,就遭到弟弟华晓的反对。

上海有啥好?!空气污染、气候多变,人生地不熟的你侬我侬,咱爸能听懂个啥?买个菜都困难。再说,去女儿家养老,邻邻居居怎么看我这当儿子的?华晓说的很在理儿。

老华心里也有想法,老大毕竟是领养的闺女,咋也比不得老二亲生儿子。再说万一将来自己不行的那天,捞下老大的人情,家产分配也不太好偏向着老二,说出去好说不好听。虽说值钱的东西不多,可无论如何也不能便宜的外人不是。

最最重要的是家里已经长大的嘚瑟,这没证的二哈无论如何也带不到上海去,小儿子现在才是最贴心的。老华这样想着,一旁的嘚瑟也是这样想,每次老华一念叨上海,它立刻止住一刻不停的疯狂,圆眼珠盯紧老华,抻着脖子“哇唔...哇唔”的跟老华顶嘴,好像在说:老不死的,你想抛弃我吗。

周日,老二媳妇儿带着闺女回来看爷爷。闺女稀罕着嘚瑟,进了家门便和狗子疯在一起,轮换着一个前面跑一个后面撵,从这屋到那屋的狼奔豕突着。儿媳妇在客厅里刷手机,喊了几次慢点也没管用,就丢了手里的手机,站在大屋门口堵着不让跑。

老二媳妇儿不喜欢狗,小时候被狗咬过一次,一直恨到现在。

抬眼时,屋里的公爹背着身正忙着把几样金货收进一个精致的首饰盒里。

老二媳妇儿知道那首饰盒,婆婆活着的时候她见过,里面装着一条金项链,一对金耳环,两只金戒指,还有一只她特喜欢的铂金钻戒。那戒指上的钻石差一点有一克拉,精雕细琢的璀璨,是婆婆60大寿时大姐和大姐夫特意送的。

见公爹没事摆弄这些物件,老二媳妇儿突然莫名地心里发烦。

大姐书念的多,如今人家两口子在外面有头有脸,而自己的男人属于有熊又不老实的主儿,在外面没能耐,只会回家装大爷。特别是大姐一家子每次回来,不坐飞机非要开着几十万的车子长途奔袭,大包小包一堆,大姐夫脸上那高傲的表情,就像这个家里都要看他们的脸色、都要巴结他们似的。

最看不上大姐的就是,每次回来当着众人的面显摆着说,妈,这是给您买的最高档营养品;爸,这酒好几百一瓶呢......

婆婆的几样金货差不多都是老大家送的,只有最小的那只是婆婆自己的。

想到这,老二媳妇儿纳闷,这老头没事儿摆弄这些东西干嘛,不是想将来都要还给老大吧。

越想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嘚瑟正好狂奔着跑过来,伸出一脚踢了狗子一下,死狗,滚远点!骂完狗,没像往常那样做顿饭,抱起孩子,拧着屁股出去了。

老二媳妇儿气哼哼地进了家门,老二华晓奇怪地问,这么早就吃完饭了?

吃,吃,除了吃你还会什么!二媳妇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华晓悄悄问闺女,你妈这是怎么了?谁惹她了?

闺女憋着嘴小声说,看见爷爷拿首饰盒了。

老二哼了一声,你啊你,小心眼儿。那些东西本来就是大姐给妈买的,给你是情分,不给你是本分。你又没吃亏,生那个气干嘛。

媳妇儿想想也是,男人说的没错,老太太临死前也说了,终归那东西原本就不是自己的,只是可惜了那只钻戒,大姐夫不无显摆地说过花了小三万买的,要不自己也不能稀罕成那样。

过了两天,二媳妇儿又带着闺女回老华家。一进门,老华就问,听老二说上次你生气了?

二媳妇儿连忙道歉,爸,对不起啊,我不喜欢闺女和狗疯,万一被畜生咬了,一辈子后悔。再说,回家就一身红疙瘩,刺挠的很。

老华就说,我也知道你是因为啥,别拿我宝贝儿挡事儿。你也别生气,你妈死的时候说了,老大买的金货一定要留给老大,我真不是偏着她。

老华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这那是我的工资卡,以后就放你那,我也不会买菜,每次都是你和老二买回来,以后每月给我个五六百买烟的零花钱就成。

老华退休金每月有三千多,他是怕老二家多心,两口子闹矛盾。

二媳妇儿推脱了几次,看公公态度坚决,最后只好说,那就先放我这吧,钱我给您攒着。

老华了了心事儿,哈哈大笑说,攒什么攒,可劲花,都给我宝贝儿买好吃的。说完使劲儿地亲了一口小孙女。

二媳妇儿不好意思,说,爸,我真不是看中那些个金货,就是特喜欢那只钻戒而已。爸,你放心,我不会跟老大争这些的,以后,我让老二买给我。

嗯嗯,爸就知道你是懂事理的孩子。老华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爸,你把那只钻戒让俺戴一会儿新鲜新鲜呗,就戴一会儿,走的时候就还给您。

行,带带怕什么。老华从首饰盒里拿出那只钻戒,交给二儿媳。

孙女正用火腿肠逗嘚瑟,掰一小块抛出去,嘚瑟稳稳地接住,接不住得就再用嘴巴拾起来,一口吞进去,乐得孙女前仰后合笑着跳。

二儿媳一旁往手指头上套钻戒,一边自言自语:戴这个指头有点大,戴这个也不合适,戴这个上面,哎呦,太紧,卡的疼……..。然后就看她使劲从胖手指头上往下拽,拽,拽……

“啪”戒指撸下来了,掉到地板上像放了个响屁一样发出一声清脆。

二儿媳没来得及接住,闺女还没来得及弯腰,旁边的嘚瑟闪电般窜过来,将钻戒一口吞了下去,然后望着直愣愣地看着它的那俩女主人,似乎等着大家为它的反应机敏而鼓掌。

二媳妇儿嗷一声抱住狗头,用力掰开狗嘴,你这死狗,快点吐出来!吐出来!吐出来!吐出来!……

老华在屋里听见动静出来了,干嘛呢?干嘛呢!打狗干啥?干啥!

狗把钻戒给吞了!

吞就吞了吧,一畜生你打它它有不懂。老华有些不愿意,明天就和屎一起拉出来了,拉出来后洗洗擦擦不跟新的一样吗。

老华看不得虐待嘚瑟,便拽了外孙女,走,爷爷给你买冰激凌去。

老华和孙女在外面转了一圈,估计家里的饭菜做好了,招呼孙女回家吃饭。

进了门,儿媳妇买回来豆角还是装在方便袋里扔在饭桌上,厨房也冷着火,没一点热乎气。

儿媳妇愣愣地坐在沙发里,嘚瑟没像往常一样疯出来。

老华招呼了几声嘚瑟,没动静。

儿媳妇苦着脸说,她本想带嘚瑟出去拉屎,可那畜生出了门刚一松开狗绳,就像疯了一样狂奔出去,怎么喊也不回来,转眼跑没影了。她找了好半天也没找见,邻居说,看见过一条黑白花的狗子跑出小区,追着几条流浪狗。

儿媳妇说着嚎了起来,戒指还在狗肚子里,爸,这可怎么办啊?

老华没说话下了楼,几条街道中响起他沙哑的呼喊“嘚瑟”的声音。

嘚瑟最后还是丢了,老华不心疼那戒指,它疼的是狗子,这几年它像死去的老婆魂魄一样,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过了好长时间,老华还是缓不过味儿来。

华晓说,爸,要不再给你买条狗吧。

老华摇摇头,不养了,养了也不是原来的嘚瑟了。

孙女趁爸妈没注意,趴在爷爷耳边悄悄说,嘚瑟丢了的那天,妈妈带我回家,远远看见爸爸牵着条狗狗进了一个小饭馆,狗狗的毛色也是黑白花。我还以为是爸爸找了嘚瑟回来,可妈妈说不让我多事儿,说不是咱家的嘚瑟,说花色跟嘚瑟不一样,还说千万别说给爷爷听。

老华瞬间感觉到心跳时慢时快,眼前的东西模糊着乱晃,浑身虚汗一个劲儿地往外冒。

西边的黑云铺天盖地的压了上来,像极了嘚瑟的一身毛,老华嘴里慢慢泛起一股子血污的味道......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7 35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