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形同陌生人,嗜酒嗜赌一辈子被人瞧不起!
宗如水
2019年6月12日
“ 父亲有一个独立的王国。 ”

父亲是个自私的人,自私到形同陌生人。

很奇葩的是,身为农民的父亲,扬言退休了,家里的事与他无关。事实上,从我晓事起,家里的事与父亲都没多大的关系,他是一个独立体,经济独立,思想独立,圈子独立,我们无法靠近他,唯有在他心情舒畅之时,方能搭上几句话。

最美好的一次回忆,是上学前班时,放学后母亲不见我回家,就让父亲去找我,父亲在一户人家找到我,便把我扛在了肩膀上,原本母亲是要揍我的,看见这场景,忍不住笑了。

从小到大,父亲赌博和喝酒,是很多人无法超越的。

随着时代的进步,村子里的娱乐方式也跟着提升,从玩玉米粒开始,分单双,抓一把玉米粒放在桌上,开始押注,用筷子再来分,最后剩下单双,任何人都可当庄家;金花只有三张,三张一样的豹子最大,二三五又杀豹,有不看牌押的,跟牌的必须要翻倍上钱,上不封顶的打法,能让人倾家荡产;麻将流行近十年左右,逢年过节,红白喜事,没有麻将就没有了乐趣,走到哪都能听到要麻将的声音,贵州流行捉鸡,冲锋鸡、乌骨鸡、上下鸡、满堂鸡等等,总之鸡能让人倒十八辈子的霉,亦能让人舒筋活血。

家里的任何开支,与父亲是无关的,他的钱属于自己的财产,用途就是赌博,宁愿在赌桌上输几百,也不会买几十块的水果,输红了眼,还要回家发脾气。幸好,父亲不是那种残暴的人,近年也收了手,偶尔会打点小麻将。

酒是父亲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从大碗到小杯,见证了他这一生的辛酸。据母亲说,家里失火后的第三年,总算存了点钱,父亲放在口袋里,在邻居里喝了酒,睡在半山腰的路上,帽子和钱都被人偷走了。

以地为床,以天为被,父亲喝酒后往那一躺,便是最美好的人生。

杀年猪是母亲的辛苦日,却是父亲的喜日,这一年请来左邻右舍,杀了猪后,就开始喝酒,从上午喝到晚上,十几斤白酒喝得精光,客人摇摇晃晃地离开,剩下父亲坐在火炉边上,冲着我们发脾气。他有酒后点评的习惯,但凡我们的错事,都会在这一天被点评得一无是处,严重一点还会被打,所有的事都得靠母亲一个人完成。

父亲喝醉了,会倒在马路上,倒在山沟里,倒在猪圈边,倒在雨里,倒在田里,倒在床前,倒在我们的恐惧里,到处都是他的呕吐物,厨房客厅床前屋檐下院子里,任何地方都留下了他辉煌的战绩。好几次,父亲喝酒生病,躺在床上骂,母亲夜里去找村医,一边走一边哭,我跟在后面,心里害怕极了,害怕父亲有什么三长两短。

家族没人瞧得起父亲,认为他没出息,好吃懒做,并让母亲当家。

远亲近邻瞧不起父亲,认为他无所成就,甚至有人指着他的鼻梁侮辱。

家里家外,似乎都没人在乎父亲,他去哪儿了,有没有生病,有什么想法,或许有时候会像客人一样打招呼,或许吃饭的时候会叫几声,或许商量家里的事时会聊几句。父亲总是说退休了,因为家里没有地种,也没有更多的活,而他则买了一份保险有工资拿,过着无忧虑的生活。

至于父亲的梦想,我们无从得知。

早在一年前,我对父亲还存在着很大的指责,认为他没有像同龄人父亲那样,成为坚强的后盾。后来,我相信那句“改变不了别人就改变自己的话”,一个人的人生路属于自己走,父亲有他的思考,只愿他健康长寿,过属于他的日子。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4 3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