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不要让原生家庭的悲剧,再有轮回!
闰哥儿Talk
2019年3月12日
“ 亲子之爱,可能只是一场秘而不宣的交易。 ”

文/闰哥儿

随着热播剧《都挺好》上映,原生家庭的病态,也再一次触及每一位做过子女的神经。而我作为一个历经原生家庭荼毒的人,也能够真切地体会到苏氏三兄妹活得别扭,却不自知的感觉。

直到后来苏母自己的身世被扒露出来,我才突然明白苏氏三兄妹身上暴露出来的毛病,不仅仅是”重男轻女“那么简单。

我也更加明白了自己一直备受原生家庭折磨的病因出自哪里?

看过电视剧的朋友,可能都知道苏家大哥身上最大的毛病,就是过分爱面子。而我在生活中,爱面子的程度也并不亚于他,可我骨子里却极度讨厌自己的这种性格。

原因很简单,过分爱面子是我父亲最大的标签,而我讨厌这样的父亲。

小的时候,我皮肤比较白,而且很细腻,在乡下的人看来,这孩子很招人喜欢,谁见了都想摸一把,掐一下脸蛋。当然掐我的时候,也不忘夸赞父亲有福气,生的孩子好模样,以后肯定有出息。

父亲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会很开心,所以为了能够经常听到好话,一改不爱带孩子的习惯,走到哪儿,都会把我抱在怀里。不管遇见谁,都会洋洋得意地说:”你看,你看,俺家孩子长得多白,多细乎“

而每次回家的时候,母亲都会指着我脸上被掐青的地方,责怪父亲只顾自己面子有光,不管孩子死活。

久而久之,我慢慢长大了,调皮了,不会像以前一样听话,谁想掐我,就可以拧一把。这个时候我都会反抗,可父亲却经常责怪我不懂事儿。

有一次一个大人不怀好意拧了我一下,我朝他犟嘴,却被父亲冲出来拿着皮带,刷地满地打滚儿。我怕极了,一个人躲在墙角里,远远地望着父亲哈着腰,跟那个大人说好话。

从那天开始,我渐渐明白了,只要能做让父亲有面子的事儿,就不会挨打,反而会很疼爱我。

后来我为了讨父亲开心,拼命学习,勤俭节约。因为这样他可以又出去炫耀的资本,诸如”俺家孩儿懂事儿,不乱花钱,学习还好,不像那谁谁家的孩子,混子一个。“

我就在这样讨好的环境中,一路考上了大学,当然除了学习,其他独立的能力很差,我甚至都没有像其他高中同学一样,通过打零工来锻炼自己的生活体验。

因为每次当我提出这样的想法时,父亲都会说:”别出去给我丢人,你只要学习好就行,钱不会短你的。“ 这种观念也慢慢植入了我的脑海,认为勤工俭学是丢面子的事儿。不知不觉地,我也向父亲一样爱面子胜过爱自己。

每次当遇到别人说一些有损我颜面的话,我都会无比得愤怒,很像《都挺好》里面苏明哲因为失业,在小妹苏明玉跟前丢了面子,而大发雷霆的场景。总之,我和他一样,内心是脆弱的,徒有其表。

然而,这样一个病态的性格,在父亲为我考上大学,举行家宴的时候,他的一些行为,却让我开始有了觉醒。

我清晰地记得,那天父亲特意去县城买了一万块钱的烟花爆竹。劈里啪啦的响声,迸射到村庄的每个角落。虽说会有人患红眼病,背地说闲话,可父亲要的就是这个被人嫉妒的感觉。

回到酒桌上,父亲拉着我,给每一位叔叔伯伯们敬酒,要知道在此之前父亲是一滴酒都不让我沾的。我强忍着白酒灼心的疼痛,被父亲一把拽到了爷爷面前,父亲给爷爷倒满了酒,并没有给他碰杯,反而是自己一饮而尽。

父亲一把抓住爷爷的脖领子,冷笑道:”爹,你看到了吗?你儿子出息了,培养了咱家第一个大学生。你不是打小一直看不起我吗,今天我就证明给你们看,我比你们每一个人都混得好。“父亲说的吐沫星子乱飞,一只手在爷爷亲生孩子面前划过,仿佛拨开了一层无形的阴霾。

父亲最后瘫倒在酒桌上,哭的撕心裂肺。而我却并没有父亲扬眉吐气而感到高兴,反而是羞愧难当,看到爷爷在外人面前羞愧的样子,我感觉是自己伤了他的颜面,我好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我不喜欢这种被人当枪使的感觉,我感觉自己被利用了,被消费了。往深了说,我感觉父亲爱我的动机不够纯粹,自私的爱,又有谁会喜欢呢?

而电视剧种的苏母,就是因为自己出身于重男轻女很严重的原生家庭,小的时候不被家人看重,丢了面子,缺少关爱,痛恨自己是个女儿身。

所以她在大儿子身上找回了面子,在二儿子身上找回了关爱,在小女儿身上发泄了对自己出身的愤恨。当然孩子们在替母亲实现这一功能的同时,也养成了过分爱面子,以啃老为荣,情感冷漠的三兄妹。

这样一出悲剧地养成,折射出中国家庭教育普遍存在的潜规则:”亲子之爱,可能只是一场秘而不宣的交易。“

所以,现在很多在童年没有完成梦想的父母,习惯性地把梦想寄托在下一代身上,代他们完成的背后动机,也就不言而喻了。

希望借此机会,跟我的父母说一句:请把”我“还我!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觉察和自我补偿,把这一代代传承的悲剧终止。

我知道这并不容易,但我希望,我可以是新一代的开始。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9 2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