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河古象之缘
南歌吟
2019年5月22日
“ 有缘千里来相会 ”

大学才毕业一年,母亲就号令七大姑八大姨替我张罗对象:今天约个姓张的经理,明天换个姓李的财务。

“我才23岁,急啥啊?又不会嫁不出去。”面对众亲潮水般的热情,我簇起眉毛,连连抗议。

“囡,趁年轻,好好挑一挑,再过两年,就是人家挑你了,懂不?”母亲语重心长地劝我。

“唉,好吧。今天去见谁?哪里见?”我懒得听母亲继续啰嗦,立马缴械投降。

“是你二姨朋友老上司家的公子,家里可有钱了,也是本科毕业,叫魏明。”母亲喜滋滋地摸摸我的头发,“下午六点在博物馆见面,千万别忘了。”

我连忙点头,然后逃也似地冲出家门。

五点刚过一刻,手机响起,打开接听键,一个陌生的男人,“晓萌吗?我是魏明,不好意思,今天能否早点见面?我现在就在博物馆了。”

唉,看来是个急性子,肯定二姨拿给人家的是我那张最美的写真照。

“好吧。”虽然有几分不情愿,我依然点头答应,反正早晚都躲不掉。

博物馆和我所在的公司就隔着一条马路,走过去不会超过五分钟。我收好背包,慢悠悠地向目的地靠近。

魏明说他就在大厅的淮河古象旁等我,哪个是他呢?走进博物馆,我突然灵机一动,闪身躲到门后,掏出手机,拨打他的电话,“你好,我有点急事,要稍微晚一点到,很抱歉哦。”

“哦,那你尽量快点,好吗?”魏明的声音里透着失望。

我一边答应,一边从门后探出脑袋,判断围着淮河古象的那堆人中,哪个是魏明。

妈呀!不会是那个人吧?看着一个瘦骨嶙峋的男人正在讲电话,我的心顿时跌进了冰窟窿。母亲一直劝我找对象不要太在乎外貌,可这个长得像淮河古象它二哥的男人,也实在太对不起观众了吧!

放下电话,我立马转身走进旁边的洗手间,神情恍惚之中,竟然和一名男子撞了个满怀。

“你这个人?走路怎么不看着点呢?”我心情不好,先发制人。

“这位姑娘,你......”对面的男子欲言又止。

“算了,不跟你计较。”我佯做大度,侧身让过,然后抬手推门,脸一下子窘成了红苹果。

天哪,厕所门上竟然是个男士标志。

我仓皇后退,正好撞到刚才那位男子的笑颜。

“真对不起。”我连忙道歉。

“没事,谁都有开小差的时候。”男子温文尔雅,举止得体。

“你不是本地人吗?”注意到男子一直在用普通话,我好奇地问道。

“嗯,我是北大历史系的研究生,慕名来看这里的淮河古象。”

“那我来给你做向导吧,正好弥补刚才的无礼。”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

接下来,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关了手机,兴致勃勃地带他游遍了整个博物馆。

再后来嚒,我们鸿雁传书,情投意合,喜结良缘。

25 2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