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账没收到,却收了个干儿子。
蓝道大叔
2018年12月7日
“ 德子很威猛,浑身散发着魔神般的凶残气息 ”

(今日周五,两章更新,周末不更新。)

果然,德子二人饭后走出饭店,便被四五个小混混拦住了,为首的混混手里拎着一把马刀,装着穷凶极恶的样子低吼道

“外地人,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临沧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

为首的混混万没想到,德子回答他的,是啪地一个大嘴巴子。

一大嘴巴子扇过去后,德子一把抓过他的衣领,掏出腰间的大匕首,顶在混混脸上,目光凶残地低吼道 “滚!敢再来别怪老子的刀不认人!”

混混们被这突然出现的反转给唬得一愣一愣,德子一把将手里的混混退了一个踉跄后,手持匕首怒目相视。

德子打起架来毫不掩饰的凶残气场压制住了这帮小混混们,他们想退缩却又心有不甘,远远地跟在德子身后似乎还想报复回来。

小混混就是小混混,一遇到猛人立即现行。

看他们跟着不离开,德子一恼之下返身持刀追了过去,众人顿做鸟兽散。

撕破了脸皮,德子怒气冲冲回到饭店,一脚踢翻了一张饭桌后,对着正在准备关门搞卫生的几个服务员吼道“李光头呢?”

服务员们战战兢兢地看着德子铁塔般站立在店中的嚣张模样,心惊胆战,没人敢搭话。

“你们老板呢?”德子看着距他最近的一个小孩问道。这小孩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中午就是他带着德子去开的房。

这个小孩就是猛子,我们叫他小猛,德子后来收他当了干儿子,并一直带着他,关于德子找李光头收账这一段,详细资料便是小猛兄弟提供给我的。

(我和小猛失去联系多年了,但我以前曾有过他的QQ,打算写德子的故事之前,我翻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他的QQ号,留言后过了几天终于和他联系上了。正因为有小猛兄弟的资料提供,我才更加放心地大篇幅去写德哥。)

多年后,小猛回忆起跟他干爹认识的这一段,不禁感慨万千,当年德子没吸毒时是那样的威猛,浑身散发着魔神一般的凶残气息。

至于后来吸毒后,虽依旧高大却形如枯柴。

“我不知道。”小猛低着头唯唯诺诺地回应着,身子外后退时,眼睛不留痕迹地瞥了吧台一眼。

吧台里那个胖妞是李光头的侄女,李秃子经常不在饭店,平时都是他侄女和侄女婿帮他管理饭店。

看着德子走向吧台,胖妞吓得赶紧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叔去哪儿了!”

德子看着一帮一问三不知的工作人员,也懒得跟他们置气了,对胖妞说道“你告诉你叔,这事儿完不了,让他赶紧还钱!”

让德子想不到的是,那位跟他一起来的那个小弟第二天就跑了,据说是搭乘头一天在饭店打尖住宿的两个昆明司机的大货车,偷偷地溜了。

这些江湖小弟没什么胆气,别看他们欺负起弱者时拽的跟个凶手似的,一遇到硬场合就犯怂。

估计他是害怕李秃子再找来一批人收拾他们,也怕头一天晚上被德子扇了嘴巴子的那几个本地混混找上门来。

随后几天,李光头避而不见,德子也无可奈何,只能在饭店吃喝住着。还好,李光头也没有再找人来招惹德子,他应该能看出来德子是有钢的,靠恐吓反而容易把事情闹大,到时候他也兜不住。

德子打电话回昆明,老王说那个小弟也没回他那里,估计是怕回去挨揍就跑了,而老蒋则让德子实在不行就先回昆明。

就这样灰溜溜地回昆明,德子心有不甘,他整天都去饭店守着,从服务员嘴里打听李光头的消息。

李光头没等着,德子却和那个叫小猛的小服务员混熟了。

小猛很可怜,从小就没了娘,跟着他那个不争气的吸毒的爹混迹在云南各市,吸毒者的命运都是悲哀的,特别是他爹那种一贫如洗的吸毒者。

小猛跟着父亲拾过破烂,偷过自行车,住过街头,帮黑帮老大们跑过腿,小小年纪便尝够了人世艰辛。 99年底,小猛的父亲注射毒品过量而亡,死在了街头,从此小猛便成了孤儿。

因为父亲曾经帮李光头的饭店跑过腿,小猛找到了李光头请求收留,李光头却说小猛父亲生前在他那里借了两千多元未曾归还,让小猛在饭店当杂工抵账,按照每月二百元工资计算,小猛需要免费帮李光头干一年的活儿。

年幼的小猛无处可去,虽然明知道李光头是在压榨他,但是干杂工至少还能混口热饭吃,就留在饭店干起了最繁重的杂物活儿。

德子看着眼前的小猛,十多岁的半大孩子,脏呼呼的脸上满是蒙傻和迷茫,眼神毫无光彩,一攥枯黄的头发杂乱无章,从发质上来就知道这孩子缺少营养,看着他,德子仿佛看到了童年的自己,无家可归,流浪......

“你愿意跟我走吗?”鬼使神差之下,德子问出了一句连他自己都没有准备的话。

小猛子一愣,瞬即猛地点了点头。

“你放心吧,不会饿着你,我大你二十来岁,就收你当个干儿子吧!”

收了个干儿子,德子觉得自己这一次临沧之行也没有白跑一趟。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请联系nanguawu@360.cn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6 1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