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朋友失信,我没钱付房租
悠然小弟
2019年3月12日
“ 没几天就会被强收各种费用或者被直接轰出来 ”

把行李寄存在了韩腾的公司,就继续跟着他去看房了,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对北京的租房难,租房贵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了解,原来地铁口那些摆着牌子的所谓房东直租大多是不靠谱的二房东,其实就是低价租来业主的房子,然后在打上隔断分租出去,市场上合租房一间小卧室的月租金要比我在老家的月工资还要高,可他们为了吸引更多关注,大多标出的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但租他们的那些便宜房子有很大可能性是,入住后没几天就会被强收各种费用或者被直接轰出来。

整整一个下午,我不知道看了多少房子,在对住处的要求一再缩水的情况下,最后我把目标锁定了一间月租金一千块的地下室,是一个虽然潮湿简陋,但好在干干净净的房间。

我也只好安慰自己,来北京又不是旅游,来之前我就做好了吃苦受累的准备,只要自己加倍努力,很快就能搬离这鬼地方了。后来我确实很快搬离了这里,然而却不是因为我的努力,而是有关部门的“关心”。

做了决定后,韩腾找来了房东,是一个热心肠的中年大姐,她非常热情的给我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以及一些家电的使用方法,还告诉我如果入住期间遇到什么问题可以随时给她打电话,她住的不远,也不上班,所以不必担心会麻烦她。

房东大姐连水龙头都教过我怎么开关后,尴尬的冲我笑了笑:“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明白这是该交钱了,于是从包里取出卡,对房东大姐说:“没有问题了,我现金不够,这就给您取钱去,您稍等我一会。”

房东大姐爽朗的笑着说:“哎呀呀,这着什么急啊,几千块钱还怕你跑了不成,我发你个卡号,你有空记得转给我就行,我就先回去了。”说罢她留下一串钥匙就离开了。

可我却疑惑了,什么几千块,不是说好租金一千吗?我把我的疑惑告诉了韩腾。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再北京租房一次性最少要付三个月的房租外加一个月的押金,这样一来,我银行卡里那笔一直被我当做巨款的钱就显得寒酸至极,这都还是因为我不用付中介费的情况,我当然知道,我银行卡里那点钱显然是不够的。

为了这次北漂我筹备了很久,本来倒也不至于如此窘迫,可就在临出发三天前,我遇到了我的初中同学王伟,一起上学那几年,我们终日形影不离,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初中毕业后,我们两家住的不远,所以并没有断了联系,关系也未疏远。

那天,他突然打来电话,说:“然哥,我爸住院了,现在需要交一笔住院费,我在医院走不开,你方便先转给我五千块吗,我明天还你。”

我有些为难,五千块我倒是有,可过两天就要出发,万一出什么岔子,我去了人生地不熟的北京还不得吃土啊,于是,我有些尴尬的说:“实在不好意思啊,我这边确实不太方便,要不你问问别人吧。”

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嗤笑:“然哥,这么卡老弟的脸吗?我知道你那存着一笔钱准备去北京,跟别人装就得了,跟我也玩虚的啊?”

“五千我确实有,可是过两天我就要出发了,确实不方便啊!”

“信不过我呗,不说了明天就给你了吗?”

“可是……”我一时语塞。

“可是什么啊,到底帮不帮啊?”

最后,我终于熬不过他的软磨硬泡,把钱借给了他。接下来的三天,我再没收到他的消息,我也没好意思打电话询问,直到火车即将开动,我才硬着头皮拨出了他的电话,可得到的回应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一路上,我又多次打他的电话,却始终渺无音讯。

可我已经再三告诉房东大姐,房租今天一定会转给她,于是,我走出地下室再次拨出那个号码,我已经不在意能否得到他一个合理的解释,最重要的是能要回那些钱,让我不至于来北京第一天就失信于人。

电话仍然关机,我愤怒的想要摔了手机,但贫穷限制了我的胆魄,只能咬着牙跺了跺脚。

这时,韩腾也跟了出来,看到我窘迫的样子,他立刻猜出了个大概,笑着说:“怎么了,钱没带够?”

我不愿意被他知道是被朋友坑了,所以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点了点头。

后来,是他先帮我垫付了房租。

就这样,我终于住进了来京后的第一个小窝。韩腾走后,我一个人躺在硬邦邦的床铺上,奔波了整整一天的我,却怎么也睡不着,看着有些水渍的天花板,伸出手摸了摸胸口,我感觉到那原本以为十年饮冰也难凉的热血豪情似乎已经凉了半截。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7 2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