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隆重的葬礼
溪流东去
2019年6月13日
“ 村民像送英雄一样为黑妮送行 ”

山路上一队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里,孩子们不少头上裹着白布带,大人们有的在胳膊上缠个白布带,有的别在口袋里,送葬的队伍里不仅有老太太、老大爷,还有很多的孩子,乐队一路吹吹打打,鞭炮不断,队长胳膊上胯个蓝子,一路上撒着纸钱。

大一点的孩子有扛花圈的,小一点的孩子手里也都拿着哀仗。看这阵势,外人一定会认为不是大户人家,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才会有这样隆重的出殡场面。

其实都不是。

出殡的是村里的一个疯子,一个从小患有癫痫病(农村叫羊角疯)的年轻男子。

疯子叫黑妮,出生时因为难产,脑子出了问题,从会走时就疯疯癫癫的,时好时坏,村里人都一直习惯了叫他疯子。

按农村风俗,年轻人暴死是不能进祖坟的,多埋在乱坟岗上,何况全村是一个姓共用一个大坟地。究竟为何能让一个年轻人进祖坟,而且还是一个疯子,还搞的这样隆重,这样排场的葬礼呢?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黑妮从小就疯疯癫癫,他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从小在家里就不受待见,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有点吃的穿的也都仅着弟弟妹妹们,那还顾得了他这样一个吃闲饭的疯子呀。常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有时甚至一天都没得饭吃。穿的更不用说了,不是布丁摞补丁,就是窟窿套窟窿,衣不遮体的。

邻居们看他可伶,赶到饭点黑妮到谁家门口,都会给一点吃的,这家给块馒头,那家给碗汤喝,每当这个时候,黑妮就会嘿嘿一笑,算是对他们的感谢了。偶尔也有大妈大婶送给他破衣服穿的,谁家都不富有,也都是孩子们穿剩下穿小了的。黑妮基本上也算得上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苦孩子。

黑妮虽疯癫,心眼却很好,心底很善良。天天到处闲逛,看到谁家庄稼地里跑进牲口了他会发疯地跑着去撵走,看到晒谷场上有鸡鸭琢食粮食,他会拿起石块把鸡鸭追的哭爹叫娘。

他对小孩子们也很友好,从来不吓我们这些小伙伴,有时候我们小伙伴们玩捉迷藏、丟沙包、跳皮筋什么的,他从不捣乱,有时也囔囔着要和我们一起玩。

我们这些小伙伴都把他当疯子看,虽然不欺负他,但也都不愿意和他玩。然后他就撅嘴生气的在一边看着,有时高兴了也会手舞足蹈的哈哈傻笑。

我还看见过他犯病的样子,突然会摔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眼睛瞪着,浑身抽搐,很少吓人的样子。见他犯过过几次病后,小伙伴们也都习惯了,也不再害怕了,但我们又不知道该怎么办。黑妮身上脸上常常是伤痕累累的。

黑妮从小得了这样的病,对他来说已经够不幸的了,可屋漏偏遇连阴雨。在他十四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在生产队里参加外地的大坝工地建设,突发疾病客气他乡。按现在来说好歹也算是因公病故啥的,那个时候什么说法什么补助啥的也没有,拉回来后草草办理了丧事。

家里一下子缺个顶梁柱,少个挣工分的,一家人的日子更不好过了,简直是雪上加霜。两年后黑妮的母亲不堪忍受这样的日子煎熬,看不到希望,就带着最小的一个丫头跟一个卖货郎远走他乡,以后就再没回来过。真是爹死娘家人,这样的不幸黑妮都遇上了。

黑妮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爷爷常年体弱多病的,除了会做饭啥也干不了,黑妮又啥都不会还占着一个嘴。一个初中还没毕业的弟弟不得不辍学干起了家里的农活,小小年纪就承担了养家的重任,后来另一个弟弟小学毕业也辍学了。这样祖孙四人过起了艰苦的日子,亲戚邻居都看他们爷几个实在不容易,时常也会接济他们一下,勉强维持生计度日。

后来黑妮的两个弟弟也都长大了成了壮劳力,家里生活境况好了许多,黑妮从此能吃得饱穿的暖了,身上衣服也干净了,也告别了吃百家饭,穿百家衣日子。

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好日子还没过多久,黑妮就出了事。

就在前几天,黑妮为救村里落水的小伙伴铁蛋,意外溺亡。

那天中午村里的几个小伙伴相约一起去村外的河里去洗澡,其中就有铁蛋。

山里的河在地势落差很大的地方长年累月河水冲刷会形成不少的石潭,有深有浅,有大有小,深的有一人多深,大的有一间多房子那么大。

几个小伙伴高兴的在水里嬉戏打闹玩耍,又是扎孟子又是狗刨的,在水里尽情的打闹,突然铁蛋腿抽筋了,急得乱抓乱叫,一下子喝了几口水,其他几个小伙伴惊慌失措,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一个个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更不要说去救铁蛋了,像躲避瘟神一样,纷纷爬出了石潭。

在潭边大喊大叫,‘‘救命呀!救命呀!’’可河离村子那么远就算喊破嗓子,村里人也听不到。

眼见铁蛋往水下沉去,这时一个身影跑了过来,噗通一声跳进石潭,抓着正在下沉的铁蛋往岸上推。可石潭像是一个大铁锅一样,岸边还长满了绿苔,又光又滑,一次次推上去又滑下来,不知反复了多少次,黑妮还是没有放弃,最后黑妮用了全身力气猛的一下把铁蛋推上了上去,岸边的两个小伙伴一起抓着铁蛋的手才把铁蛋拉上来,铁蛋得救了。

然而,此时的黑妮却又滑下了石潭,他已经精疲力尽了。可能刚才用力过大过猛,癫痫发作了。只见他手脚乱踢的慢慢沉下石潭,就算他此时不犯病也无力再爬上石潭的。

当跑回村里的孩子叫来村民时,黑妮已经浮在了水面上。潭边的几个孩子吓的都捂着脸在哭。黑妮被打捞上来,可人们再怎么抢救也无回天之力了。

就这样,人们眼里天天叫的疯子,却为了救一个孩子永远地走了,也许他还没过够能吃得饱穿的暖的日子,尽管要求不高,但对他来说已经很知足了。

随后,村里长辈们商议,为黑妮破一次例,不仅让他进祖坟,还要风风光光的为他送行。

于是村民们有树的出树,没树的出钱出粮出布,用了好几棵大树给黑妮做了一个大红的棺木,穿的也是绫罗绸缎,风风光光,据说在当时村里用过最好的棺木。

铁蛋的父母决定出殡那天,让铁蛋作为晚辈给救命恩人黑妮披麻戴孝,顶老盆。一时间,黑妮成了村里的英雄,不管辈分高低,年龄大小,村里人都自发地走出来给他们心目中的英雄,一个疯子,一个苦命的孩子送行!

愿疯子英雄一路走好!

加小编,通过后,回复:好故事,自动进群

27 3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