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流年往事,不是所有的陪伴都是深情的告白
麦田里的留声机
2019年2月12日
“  来是偶然,走是必然。 ”

我前几天在微信朋友圈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你曾以为你拥有你的爱人,而当你转过身时才发现,她早已被拥抱在别人的怀里。”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生活经历促使他写下这么一句话,我想这不仅仅是一种感悟,也是对于爱情的失望至极。

我们这一代人经历太多的困惑,从对梦想的遗失到面对事业时的迷茫,以至于对待爱情我们也不再那么至死不渝。

我曾在青春期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女生三年,这三年间,我曾多次向她表达爱慕之情,甚至为了她不断的改变,然而却被不停的婉拒,就在我一心想要放手时,身边的朋友劝我要学会陪伴,他们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你心甘情愿的付出,对方心甘情愿的接受,爱情也不过是如此,在不奢求的爱情世界里我成为了她最好的异性朋友,大家都管这叫的候补情人,我想叫备胎应该更为贴切些吧。

就是在那时我学会了等待。

“等待,不是为了你能回来,而是找个借口,不离开。”从高中到大学,从九江到南京,跨过数条山河,几百公里行程是我陪她走过的路,而在这七年的陪伴中我也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

是不爱了吗?

还是不想付出了?

我想,我只是有些筋疲力尽了。

大学毕业那天,你兴致勃勃的跑过来对我说:“我要去上海。”

我始终忘不了你当年注视我的眼神,那个眼神满怀渴望。

“那还挺好的,你去吧”

然后便是在彼此注视间沉默。

其实,我明白你的想法,你想让我陪你去上海,可是这一次我却选择了拒绝。

这世间,没有人天生注定是应该对一个人好,也没有人就该为你分担。

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在联系过我。我时常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的恨我,还是说你把我的离去当作爱的叛逃。

我用了七年的去爱你,而你却用现实告诉我,你永远都只是爱着那个孤单的、悲伤的自己。

李志在梵高先生的歌词里说:“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我们注定生来便是孤独”。

我想我们所承受的孤独,只是因为并未遇见让我们变得温柔的那个人。

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孤独,在遇见让自己不再孤独、放下骄傲的那一刻起破灭。

我们生来所承受的不仅是孤独、骄傲,更是驯服,寻找到自己钟意的人被驯服,然后把一切的菱角尖锐都反复磨平。

原来在当年选择时,就早已注定我会是被你驯服的人,而你是我遥望写却不可触碰的星。

来是偶然,走是必然。

人之所以痛苦,也不过是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

时光荏苒岁月静好,往事依稀韶华空明,隐约间我已记不清你的模样,也逐渐忘却记忆深处的想念,孤寂的人不敢去回忆,只能在深冬陌生的城市不断重复你我曾走过的路。

讲述人:张白白,八零后,南京某小店老板。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2 1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