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28
喜欢 32
故事来自主题: 你所知道的离婚的那些事儿
因为奇葩离婚,她妈气得住院了。
月下醉墨
2019年10月18日
“ 看着没心没肺,实则冷心冷肺。 ”

时代不同了,人们的婚姻意识也变了,不再是非得从一而终,如果两个人过不到一块,就会选择离婚。现在的离婚率越来越高,离婚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

前些年刷贴子,见识了不少奇葩的离婚理由,如对方挤牙膏的方向不对;女的嫌弃男的打呼噜,严重影响睡眠;男的吃饭喜欢吧唧嘴,而女的无法忍受他的这种行为,一听到男的吧唧嘴的声音,女的就没有食欲;婆婆半夜为其盖被子;另有对方上完厕所总是不记得把马桶盖放下来;还有一个更为奇葩的离婚理由,女方嫌弃婆家的米饭太硬了。无所不有,贻笑大方。

当然这些奇葩离婚理由的真实性有待商榷,抛开考证一途不谈,意义也不大。现实中可能有这样的例子,也可能事实并非如此。

说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我身边出现的最奇葩离婚理由之一。

第一次见小曼是在我和陈先生的婚礼上,酒席上,她撸起衣袖,举起酒杯挨个敬陈先生同学的那一桌。我面上不显,心里暗腹,女中豪杰啊。接着一口一个表哥地叫陈先生。

晚上,我问陈先生,那女孩谁啊?陈先生一脸无奈,回道,姨妈家的女儿小曼。另说了一句,这小女孩正在叛逆期,爱玩,三天两头不着家。我了然地点点头。

第二次见她是在春节,我们一家去陈先生的舅舅家拜年,她也在。起初我们只是点头示意,并未交谈。饭后大家聚坐在一起看电视,闲聊,她夸了夸我当天扎的麻花辫。我笑了笑,和她闲聊了几句。

回来后,陈先生说,小曼现在总算长大了,姨妈说她现在听话了不少,在外上班也知道打电话回家嘘寒问暖。

之后的几年未曾见过她,只是偶尔从表姐和大姑姐的嘴里听见几句关于她的消息。我和她见面的次数一个巴掌数得过来,说实话能有多熟。只不过是一个混了个脸熟的亲戚。

去年上半年,大姑姐说,小曼要结婚了。我和陈先生暗暗吃惊,因为近几年随着她年龄的增长,家里不免着急,为她张罗了不少相亲,不是她看不上别人,就是别人看不上她。而且我觉得她看起来也不着急,想要玩个三五年的样子。

她的婚礼,由于工作原因,我们未曾参加。

表姐回来倒是和我们说了一耳朵,男方家庭条件不错,父母都是退休职工,城里有房有车,有稳定工作,唯有颜值上稍微不足。身高不到170,皮肤黝黑,眼晴小,倒是在性格上弥补了这些不足。我想了想小曼的硬性条件,学历平平,初中未毕业,身高不到160,长相只能说清秀,家里条件一般,父母在家里辛苦地刨地,生活医疗没保障。在我们看来,这怎么看小曼都有点高攀,当然小曼并不这么认为。

这不,结婚不到半年。离婚了。

离婚理由是,就因为男方去她上班的地方接她下班被同事看见了。她觉得男方的样貌拿不出手,给她丢面子。

我当时听了呵呵冷笑一声,你以为自己是天仙啊。

据说婚后也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有时候嫌男方睡觉打呼噜,半夜把他踢下床,第二天把被子从楼上扔下去。顿时整个小区都哄动了,一家子一时成了小区里茶余饭后的笑料。

哦,对了,离婚也是扯了离婚证才告诉家里。而姨妈由于常年身体不好,也因此被气得住院。最后郁郁寡欢,驾鹤仙去。

你若问我,小曼是否会后悔呢?我想说,你想多了。

上月陈先生一表哥家里办结婚喜酒,邀请了我们一家,小曼也来了。酒席上,小曼时不时和我们谈笑风生。看着没心没肺,实则冷心冷肺。我仿佛又看见了那个在我们婚礼上,撸着衣袖挨个敬酒的她。

留言 28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