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河畔,有女莲唤(十四):十年并不如梦
安意若兮
2018年10月9日
“ 惟有门前清水河里如镜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

      十年过去了,莲唤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自己轻易就可以左右的小女孩了。如今莲唤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竟然有点心虚。莲唤用那个旱烟杆用力敲打着李老汉的手臂,发出的“嘣嘣”的声音,在夜空里,像是绝妙的讽刺。

      莲唤打了几下,便扔下旱烟跑走了。

      空气里,有着轻微的啜泣声。

      李老汉继续往前走着,走着,只听见“扑通”一声,伴随着“哎呀”的呻吟声,随后这些声音通通都被夜色掩盖住了。

      夜,还是静静的夜。

      第二天早晨,莲唤在清水河边淘米,就听见有几个人在李老汉门前叽叽喳喳,她就觉得估计还是和昨晚二愣子媳妇那事有关,就转身会灶间做早饭。

      中午的时候,莲唤去玉兰奶奶家的路上,便终于明白为什么早上有人在李老汉门前议论纷纷的。

      原来是李老汉的脚骨折了。

      清水村里有一家人,是专门生绿豆芽和黄豆芽的,人们都唤那家的长者为邵祥叔。邵祥叔每天早间都会早早赶往市场,趁早出售自家的豆芽。他同往常一样经过村西头的小路,却听见一阵又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他循着呻吟声望向小路旁边深沟,发现那干涸的沟里佝偻着一个人,那人便是李老汉。

      邵祥叔费了好大劲才将李老汉拽出来,才发现他的右脚竟然肿得像个发面的馒头一样。问李老汉,李老汉也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他着急赶着去市场,便飞奔着去村东头叫来了李老汉远方的侄子,交代他将李老汉送往乡村诊所。

      那侄子本来就不怎么管李老汉的事,再加上也听说了昨晚二愣子媳妇那档子事,也觉得丢人。但是碍于情面,就勉强送到乡村诊所打了石膏,然后就用个平板车将他拉回家了。

      关于李老汉是是如何折了脚的,有人说他是被路上的石块绊倒了,栽进沟里崴了。也有人说是二愣子趁着夜色,将他的脚打折了,然后他不慎落进沟里的。总之,人们在茶余饭后,在谈论起这件事时,都会朝着李老汉的大门望一眼,然后皱着鼻子,恶声说:

    “真是报应!”

      正在清水河岸洗衣服的玉兰奶奶听到了,正在陪着玉兰奶奶洗衣服的莲唤也听见了。玉兰奶奶看了一眼莲唤,莲唤却如同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依旧搓着衣服。只不过那双手,在水里,胡乱搓着还没放皂角液的衣服。

      李老汉的侄子,顾着颜面,给不能动弹的李老汉好歹地送了一个月的饭,每天顶多两顿。一个月之后,侄媳妇借故有事,就让李老汉自己开伙了。于是,李老汉挪着刚刚有点起色的脚,在促狭的灶间胡乱做点吃食,勉强填饱肚子。

      莲唤看着李老汉的灶间,时而一天不冒烟,时而浓烟大作,于心不忍。终于,她在一个傍晚,拿了几块玉米面饼子,推开那扇吱呀响的门,一声不吭地将饼子放在李老汉面前的木凳子上,转身就要走。

      李老汉在她的背后,用苍老的声音说:“莲唤,我对不住你啊……”莲唤没有回头,亦没有转身。

      若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抹平这些年的梦魇的话,谁都可以真心道歉,谁也都可以轻易原谅。

      莲唤在暮色里走出李老汉的家门,就像十年前那个傍晚,她神色仓皇逃离李老汉的家门一样。

      她的心里,有着说不清的情绪,都在这暗夜来临时,喷薄而出。十年,一切就像一场梦;若这一切,果真是梦,那该多好?莲唤在清水河畔的青石板上,独自枯坐着。

      十年的光阴辗转,十年的河水流动,莲唤还是莲唤,莲唤已不是昔日的莲唤。

      物是人非,惟有门前清水河里如镜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2 13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她们天真,她们无邪,她们柔弱,她们又迎难而上。她们隐忍,她们悲苦,她们沉沦,她们又柔韧成长……女人的一生,是一首长长的的歌,有悲喜,有跌宕,有回环往复。在或长或短的流年里,丝丝弦弦,都有着无端的意味……
安意若兮,80后老少女,在烟火人生里,以女性视角,诠释她们的流年…… 展开全文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