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1
喜欢 4
故事来自主题: 首届南瓜屋杯中国好故事征文大赛(获奖名单公布)
怪病
彭三十二
2019年10月20日
“ 老刘给自己的怪病取了个怪名字 ”

老刘得了一种怪病,他在网上几乎查遍了所有医学类的资料都没有找到跟他的怪病有一星半点关联的东西。他没有去医院做检查,他知道在医院百十样儿各种设备的轮番轰炸之下,就算是一直猛虎也会被各种指标数据给定义成病猫。他想知道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但又害怕真的查出来些难以接受的事实。此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老刘在本地经营着一家颇有名气的烤鸭店,在这个城市也算是个小有脸面的人物。若自己这个怪病传出去了,病不致死也会被别人给笑话死的。

因为遍寻不着个所以然来,老刘自己给这个怪病取了个怪名字叫做:联想多虑性感官相应器官痛麻咳喘晕吐泻综合症。虽然这个名字很绕嘴但是对老刘的病诠释的还是很到位的。比如,他在吃饭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农药激素转基因等各种不健康因素,然后就会恶心呕吐,再然后就是跑肚拉稀。而他问到任何刺激性气味就会联想到不下百种有毒物质,接着就会剧烈咳嗽。更为称奇的是,一看到空气中的烟雾,老刘就会根据其颜色气味形态等迅速判断其性质来源,其病发症状居然会根据他的判断结果而做出不同表现。如果是工厂废气或汽车尾气他会马上觉得头晕脑胀,若果是pm2.5他就觉得自己的呼吸道和肺部塞满了灰尘堵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老刘的老婆认为这个怪病纯粹就是自己吓自己,都是被电视网络上的报道给咋唬的。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喝,照那些狗屁专家的话,鬼都没法活了!老刘不屑的反驳:“鬼本来就是死的。”不堪折磨的老刘又在妻子的陪同下带着一副壮士一去不复回的表情外出就医了。

两个月后老刘脸色更加苍白地拖着疲软的步伐绝望而归。小舅子小心地问怎么回事?老刘打开手提包,抖落了一地的检查单子,有气无力的说:“我跑了全国三十几家最大的医院,就换来了这么一堆废纸。”

小舅子劝道:“你们外出就医的这俩月里,我也四处打听。听说C市有一家驱魔诊所,专治疑难杂症。别看只是一家小诊所,名头可不小,排队看病的人都排到了三年后。本来人家这三年内不打算再接别的病人了,头几天我把你的病状发到了那家诊所的网络论坛上,本来想和其他病人交流一下的。谁知论坛的版主也就是驱魔诊所的主治大夫表示对你的怪病很感兴趣。如果你去的话他会百忙之中特意抽出一天时间来接待你。”

老刘接过小舅子递过来的名片看了好几遍怀疑的问:“有那么神么?不会是骗钱的吧?”

“人家只是说对你的怪病感兴趣,完全出于职业爱好,所以一分钱也不收。反正也不花钱,死马当活马医呗。”

从驱魔诊所回来后,老刘的怪病好了,或者说被精神病取代了。

他关掉了自己的烤鸭店,对外说装修整顿,半年后重新开张。然后老刘又回到乡下老家,借给了自己的表弟20万块钱当做养鸭子的启动资金,并承诺等鸭子养成后会用高出市场价一倍的价钱回收。但前提是,他养出来的鸭子只能吃村边河里的鱼虾水草,绝对不能吃任何人工饲料。

妻子奇怪的问:“你这是做什么?”

老刘神秘的一笑:“治病!”

虽然老刘变得神经兮兮的,但他的怪病倒也真的没再犯过,妻子也就由着他胡折腾去了,毕竟保住一条命比什么都重要。

老刘的烤鸭店打着纯天然绿色健康的旗号在半年后如期重新开张了。偏巧在这当间儿新闻上又曝出了个45天速成鸡的新闻。一时间跟鸡鸭有关的食品行业纷纷倒闭,本市只有老刘的烤鸭店通过了卫生部门的检测,一行独大的挺过了这次鸡鸭食品界的金融危机,顺带着赚了个盆满钵满。

晚上老刘喜滋滋的数着赚来的钱,不住的感慨,好人果然有好报啊!

妻子不和谐的反问:“这么说你的怪病就是之前做了坏事的报应咯?”

老刘没有回答,讪讪地笑了一下。

然而好景不长,一年后老刘的烤鸭店也被贴上了卫生检疫部门的封条。原因是接到多个市民举报,他们家的孩子因为经常吃老刘家的烤鸭身体出现了异常情况:十二三岁就长出了一脸的络腮胡子。经过检查刘家烤鸭里果然含有一种可致儿童早熟的不明激素。

老刘立马抓起电话质问表弟:“怎么回事!谁让你给鸭子喂催生素的!”

“没有啊!半年前咱们镇子上的河边建了一座食品厂,那儿河里的鱼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又肥又多就是长不大没人要,而且繁殖能力还特别强,一万只鸭子都吃不完,我还用得着买饲料吗?”

听罢,老刘大叫一声:“我命休矣!”吐了一大口鲜血栽倒在地。

老刘的怪病又犯了,而且比之前更严重了。老刘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被这个怪病折磨死的,他颤抖着写下了这样一封遗书:我有罪,本该死!但我相信无论是上帝佛祖老天爷都会原谅一个诚心悔过并付诸行动的人,可现在他们依然不肯放过我。对此我只能很遗憾的说,太冤枉了,这次我真的是被连累的!

留言 1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