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六:往事太糟心,现实很知足
蓝道大叔
2018年10月10日
“ “孩子能健康吗?“霞的声音有些紧张。 ”

      认识了老王,我就相当于找到了组织,也不着急离开银川。

      老王的牌局,就在我住的宾馆附近,一座沿街的三层小楼里。他带我进去的时候,五六个三四十岁的妇女一边说说笑笑,一边轻松地玩着牌。对于这种牌局我有的是经验,最适合的就是细水长流。只要别把输赢搞太大了,就能把它培养成取款机。

      二十底,二百封顶的牌局不大不小,我低调而又稳健地玩到半夜,轻轻松松八九千到手。我打算收手了,踏踏实实和她们玩会儿老实牌混到天亮就行,第一次进来玩,赢太多了太打眼。老王一直坐在旁边看着我玩,半夜时看我哈欠连天,以为我犯瘾了,他出去了一趟,回来后又递给我一个小纸包。其实我哪是犯瘾啊,只是熬夜困了而已。对于他拿来的“精神食粮”,我当然是来者不拒,顺便还能解解困。

      通过一晚上的接触,我对这帮女性牌友有了个基本的了解。她们一部分是编制内的骨干,一部分是做生意的店主,都算得上是银川的中产阶层吧。在玩牌中,她们聊得最多的就是股票,今天谁的股票又涨停了,谁的股票这短时间都翻了两倍了。甚至玩着牌,还有一个新入股市的老大姐找出纸笔,记下另外几位“老股民”推荐的股票代码。

北漂故事写作分享群

微信扫码,阅读完整故事
39 2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