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如何是好,就很好
安意若兮
2019年6月5日
“ 成为母亲是对女人打碎了重塑的过程 ”

周末晚上洗刷的时候,小小孩竟然拒绝洗澡!

天这样热,不洗澡怎么能行?在我的“吓唬”下,在高先生的“纵容”(默认)下,这个熊孩子硬是象征性地洗了洗脸屁股脚丫子,就溜之大吉。

“洁癖”(神经病)上头的我,不依不饶,各种恐吓,但是他连眼皮都不眨,自顾自地换上睡衣,躺在床上。我想着他白天跑得一身都是汗,气都不打一处来,便拿着毛巾,由语言恐吓变成动作恐吓。

“你不去洗澡,信不信我打你!”我拿着毛巾,象征性地在空中甩了几下,哪知这小子今天特轴,抱起枕头就来“还击”我。

“怎么滴,我就该让你揍是吧?”臭小子态度强硬起来,果然很“任性”。

“谁叫你不洗澡!”我继续训他。

“我不洗澡,也不该让你揍!”小小孩哼哼地站在床上,撅着嘴,皱着眉头,那架势就好像是说“我的身体,我做主,与你有什么关系”。

看他这副架势,我竟然无言以对。是呀,就凭我是他亲妈,我就能揍他?

有人说,成为母亲,是一个对女人的打碎了重塑的过程,我现在万分赞同这句话。一般不轻易服输的我,面对小小孩“强辞”“夺理”,只得甘拜下风。

但是有时,这个难缠的小小孩,还会给我许多惊喜。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闲来无事的我,随手拿起一本绘本,想读给小小孩听。结果我还没读几句,绘本便被他拿去了。正当我纳闷的时候,他竟然用手指着绘本上的字,念了起来。还真不说,他每一个字都读得很准确,也不落字,偶尔遇见一个不认识的字,我教给他,他便紧接着顺着读了下去。

让我吃惊的是,那本绘本大概得有五百字,他竟然能耐心读完!

我很吃惊,因为平时我下班回了家,就已经特别累了,很少有心情给他读绘本。

“这个绘本,奶奶教你读了吗?”我问他。

“没有,这里面的字,都是我自己学的……”他说着,又拿起另外两本绘本,抱进了卧室。

那天,一向顽皮的小小孩,竟然坚持读完绘本,才去睡觉。许是累了,躺下没多久,他便轻轻打起了鼾。

梦里,他会不会看见那只受伤了的小老鼠还有她的朋友们?我想着,轻轻为他盖上绒毯。

黑暗里,我想到了龙应台《孩子,你慢慢来》中,那段发人深思的卷首语:

我在石阶上坐下来,看着这个五岁的小男孩,还在很努力地打那个蝴蝶结:绳子穿来穿去,刚好可以拉的一刻,又松了开来,于是重新再来;小小的手慎重地捏着细细的草绳。淡水的街头,阳光斜照着窄巷里这间零乱的花铺。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这个孩子从从容容地把那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

文风尖利、敏锐的龙应台,面对孩童时,却有着深深的柔情。此时,她不是谁,她只是一个普通而又睿智的母亲,一个愿意将时间和耐心交给孩子的母亲。

我想,此时的龙应台,已经经历了那个“重塑”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她摒弃了生命里的雷厉风行,摒弃了那些不耐烦,变得柔和、温暖、耐心。她愿意俯下身来,凝视眼前那个编蝴蝶结的男孩,就像俯下身来,耐心等待春天到来,等待那一场花开。

当然,我也经历了这样的“重塑”过程,虽然目前我还不是完美的妈妈,但是我渐渐拔掉了我身上尖利的刺,渐渐摒弃了急躁,渐渐摒弃了焦虑与歇斯底里。

是什么,驱使我发生这样的变化?

也许是某一天的下午,我下班回家,他飞跑过来,往我手里塞一块潮乎乎的糖果,并很认真地对我说:“妈妈,我给你留的,吃吧!”

也许是某一天的午后,他趴在桌子上,认真地为我画一架色彩斑斓的彩虹。

也许是每天爬楼的时候,他总是会抢先帮我拎着手中的东西,边费力爬着楼梯,边坚定拒绝我的帮助。

也许是某一天的夜晚临睡前,他趴在我的耳边,悄悄告诉我:“妈妈,我要给你买一双漂亮的水晶鞋,不要告诉爸爸呦……”

木心说:生命是什么呢?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身为母亲,虽然有很多时候,面对眼前这个既调皮又懂事,既嚣张又可爱的孩子,不知如何是好。

但,这就是生命。

而我觉得,这样就很好。

【嗨,大家好,我是安意若兮,在南瓜屋写作九个多月了,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目前,在南瓜屋的运营下,我的第一本书已经在亚马逊上架,新书推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大家可以登录亚马逊PC版,搜索“安意若兮”购买,也可以直接扫描海报下方的二维码购买,更欢迎大家帮我扩散,谢谢大家。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4 2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