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温暖的东北大叔
南唐追夢
2019年5月25日
“ 做人,就要凭着良心 ”

“你回来啦。”楼下的孙大叔,边洗车边和我打招呼,动作纯熟还不忘眼观四方。

孙大叔,正好是我自己楼下。高个子的他,尽管已接近七十,腰还是很直,声音也洪亮。他让我叫他大叔,这样显得年轻。

我是后来才知道他是东北人,缘于他的猪肉炖粉条。

哈哈,说起我和孙大叔一家熟悉,稍微有点尷尬。

那天,我没注意厨房洗碗槽渗水了,孙大叔敲响了我家的门。

他说,唐唐,你家厨房渗水了。我真的没注意到,因为渗不大,在洗洗涮涮的我就这样让楼下的房间渗了水。

“不好意思啊,大叔。” 我打开洗碗槽下的柜子,开始清理东西。 孙大叔嗯了一声,走了。我内心有点不安,该怎么道歉呢。

几分钟后,孙大叔拿着扳手钳子上来了,他让我走开,把开关还有接驳口,都给整修了下,顺便把我那个小柜子,给清得干干净净。我的脸一阵发红,“大叔喝口茶吧。” 孙大叔傲娇的摆摆手,“我厨房在煮东西呢,要下去了。” 我下去看了他家客厅,厨房,确认只是渗了一点点水,才心安了点。

从那后,我们渐渐熟悉了。不止见面会打招呼,他家我也混熟了。

孙大叔的直爽,也体现在另一方面。有人在区府边上给车撞了,他不仅帮叫了110,还发到业主群中,让认识的人帮告诉给那家人。

我们问他不担心给人诈了吗,他说,我相信人的良心。这样的大叔,让大家不佩服都不行。

孙大叔的老婆,有点行动不便,还有点老人痴呆,常常会忘记东西。

我如果在楼上闻到烧焦味,那准是他家。我直接冲下楼梯,开门,孙大娘会笑咪咪的告诉我“我家又炖猪肉粉条了。”

只要一有空,孙大叔会陪孙大娘去散步,孙大妈站在花前笑嘻嘻的看着,孙叔宠溺的站在一边,一边注意着来往的车辆。

上周,孙大叔在微信中和我说:你家婆怎么可以在我婆娘前说她安脏,她只不过是拿东西时手拿不稳,歪了弄点到衣服上。 我很不好意思,孙大娘以为我在家,就拿饺子上来到我家,结果我家的不知说了啥,孙大娘下去后哭了大半天。

我连说抱歉,因为所有的解释都是无力的掩饰。 孙大叔说,算了,我以后让她少上你家。

昨晚別人给了我黄皮,我拿点下去给他们。孙大娘笑嘻嘻的要我吃她包的饺子,我吃了两个,她的眼,笑成了一条线。

邻居相处,我常忘了谁谁是哪里的。有时就是孙大叔说:俺炖的猪肉粉条一绝。我才想起来,他是东北的。

不过,每次看到帅气的孙大叔,那么细心的照顾孙大娘,我就开玩笑,您俩真是恩爱。孙大叔一脸自豪:那是我家两儿子,要是不疼媳妇,我一巴掌呼过去,別人的女儿那是来疼的。

刚刚,听到楼下传来的男女二重唱,尽管中气已不足,但却是动听的声音。

我边写,其实是带着羡慕的心情的。人与人之间距离怎么这么大?

不过真希望像孙大叔这样的男人多点,和谐社会也会更和谐。

等下午也去他家包饺子孙大娘弄的饺实在是一绝。

22 1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