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请你记住我的承诺
青悠的梦
2019年6月16日
“ 请你宽宽心吧!好好享受余下的人生 ”

很久很久之前,就想写写父亲,但一直不知道怎么下笔。

最近回老家,无意间翻到以前的日记,那些被泪水浸湿而皱皱巴巴的纸张,瞬间将我带回曾经的那些岁月,我沉浸在回忆中不能自拔。

于是,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写写父亲。

父亲在他的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小,俗话说“皇上爱长子,百性疼幺儿”,可是父亲的美好生活仅仅只有十年,这一切就因为爷爷的意外离世而改变。

当时,姑姑们都已经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奶奶由于长年累月的繁重劳动,身体已经垮掉,于是,家里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只有十岁的父亲身上。

父亲说,他虽然是初中毕业,但真实水平连小学都不如,因为他有一半的学习时间都用在了田间劳作上。家里有个针尖大的小事,奶奶也会将他从学校叫回,没有办法,其他的孩子指望不上,甚至他们还经常打父亲这个免费小工的主意。

过早的失去庇护,让父亲的少年时期过得心酸无比。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父亲20岁。

彼时的父亲,高大英俊,古铜色的皮肤下是强劲有力的肌肉,田间劳作更是一把好手。然而,父亲的婚事一直谈不拢,一个穷字逼走了所有的姑娘。

直到媒人给介绍了母亲。

姥爷看上了父亲这个人,他说穷点不怕,只要人不懒,肯定饿不着老婆孩子;而父亲当时害怕娶不上媳妇,根本就不敢挑,就这样,仅见了两次面的两个人就结婚了。

婚后,我们姐妹几个相继出生。

我不知道是由于青少年期特殊的成长经历,还是由于生养了几个女儿的原因,总之,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矛盾的。

从我记事开始,父亲从没有进过厨房,每日早中晚三餐,母亲按时做好后要盛在碗里,父亲才会落座。如果哪次没有准时准备饭菜或者饭菜不合口味,父亲就会大发雷霆,甚至连锅带碗都扔到院子里,最后一家人都没有饭吃。

我12岁那年,姥姥病重,母亲照顾姥姥几天没有回家。为了让母亲安心,我早晨四点多便起床做饭,结果父亲挑剔我做的西红柿炒蛋加水太多、蛋花汤太清淡,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父亲那个嫌弃的眼神。他愤愤不平地唠叨,说母亲不顾家,说我们没有一个有用的人。

毫无疑问,母亲回来后,父亲与母亲狠狠地吵了一架,继而两个人大打出手,瘦小的母亲根本不是父亲的对手,她被父亲赶出家门,而我与妹妹被父亲勒令禁止给母亲开门。

那是个寒冷的冬夜,我从窗户里爬出去给母亲送了一床棉被,愤怒的母亲要离家出走,是我跟妹妹声嘶力竭的哭声留住了她。这件事即使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年了,每当想到这一幕,我还是会眼泛泪花。

父母大战还不算,最恼人的是父亲有一群朋友。

父亲有一帮朋友,小的时候,我很自豪,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倍儿有面子的人。因为经常会有人请他吃饭,也会有很多人在晚上来到我们家中,喝酒抽烟打麻将,呜呜泱泱吵闹到凌晨。

直到我知道了一个词叫酒肉朋友。但父亲从来不承认,他自我感觉良好,总觉得自己朋友遍天下,为朋友两肋插刀都在所不惜。他总以为,有朋友就是有人,他没有儿子,所以更要维护好这些朋友,以备不时之需。

即使后来,我们姐妹几个领男朋友回家,父亲也可以扔下准女婿而去与朋友相聚,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朋友请喝酒更重要的事了。

如果你以为父亲只会吃、喝、赌那就错了,从某种意义上说,父亲又是一个伟大的人。

我们小时候,母亲身体一直不好,父亲每年带着母亲外出求医,所有人都烦了,只有父亲一直坚持,打听到哪里有特效药,即使借钱也要前往。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母亲总认为自己欠了父亲一份情,一份救命的恩情。

每次外出就医,父亲总是会带上我们姐妹几个,理由就是“让孩子们坐坐火车,见见世面。”所以,当我向小伙伴们炫耀火车是什么样的,外面的城市是多么精彩时,我又觉得父亲是个伟大的父亲,那一刻我会为自己曾经怨恨过父亲而羞愧。

随着我们相继长大,只是日常吃喝加学费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但父亲从未由于任何一个人上学花钱而呵斥过一句,他的口头禅就是“只要是想上学,上到哪里我供到哪里,砸锅卖铁也供。”

我们姐妹四个,相继上了大学,但从未有一个人申请过助学金,从未有一个人延迟交过学费,这对于身在农村没有正式职业的父母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压力,但他们就是咬牙挺了过来。

在小妹妹毕业的那一年,父亲的一句话让我们全体泪崩,父亲说“终于没有花钱的了,我可得好好歇歇了!”

可父亲并没有如愿休息,因为我们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我们所有人的彩礼,父亲没有留下一分,该有的嫁妆却一样不少,他爱面子更怕我们过去了会被婆家看不起。

所以,哪怕现在父亲已经年过60,哪怕父亲劳累了一辈子,家中还是一贫如洗。

或许是由于贫穷,或许是害怕自己将来无所依,近两年,父亲总是不时将我们姐妹几个叫回家开家庭会,主旨只有一个,就是要保证随叫随到,他没有儿子,只能指望女儿。

“哼,你小时候骂我,说等我老了不管我,我可都记着呢,你要不管我可是真没良心!”父亲冲着我赌气似的说到。

一句玩笑话让我泪流满面,我依稀记得,我上小学时被人打哭了跑回家,父亲教训我“哭有什么用,拿砖头砸他,砸坏了我兜着!”。曾经的父亲,是家中顶梁柱一般的存在,现在真是老了,才会在女儿面前说出这样幼稚的话,或许他是心中恐慌,毕竟在农村人的观念里,没有儿子意味着无人养老。

“爸,别种那几亩地了,你跟我妈去我们那里吧!”我赶紧再次表态。

“去你们那里,指望你们养我俩啊?可拉倒吧!等我老了瘫床上再说吧,到那时候还能活几年啊!”父亲向往常一样,一口拒绝,他或许只是要我们一个承诺,一个承诺便能让他踏实些时日。

父亲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有时候连我都说不清楚,他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好人,更不是一个坏人,他只是由于成长环境和所受教育的原因,有时表现的自私、狭隘,但作为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他又为老婆孩子们撑起了一片天,替我们负重前行。

父亲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以前我会偷偷地抱怨,但逐渐长大的我,已经学会了接纳他的一切,愿意为他提供一切,如同他曾给予我们的庇护。

父亲节这天,我想再次请父亲记住我的承诺:你养我小,我养你老,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请你宽宽心吧,好好享受余下的人生。

36 2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