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龙山头羊
00小金鱼00
2019年6月10日
“ 一只老头羊,竟然引出了一桩血案 ”

1、

1999年的时候,单位里几个好吃的人要改善下生活,听说离厂区10几公里的老古沟有养羊的农户,便开着车杀了过去。在一个没有墙垣的大院子里,一栋红砖的瓦房,一栋泥土的草房,瓦房住的是主人老杨头,草房住的是他的200多头羊。

听老古沟的村民说,从前这一带有好多的养羊户,可养来养去的不赚钱,最后只剩了老杨头一家的羊。老杨头很骄傲,他指着草房里啃青草的羊跟我们说,“那些个养羊户就是扯淡,看人家养羊挣到钱了,立马跟风也想发财。他们哪懂这里面的诀窍,羊想养的好啊,必须培养出一只真正的头羊。”

所谓头羊,就是领头羊,老杨头说这种羊特别难培养。不是那种靠厮杀干掉对手后就可以当头羊,大多数这样的羊必须杀掉,它们只会顾着自己吃饱,不能把一群羊都带的膘肥体壮。真正的头羊是羊群中的老大,它知道该往哪儿走,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说白了就是通人性。

什么程度呢?老杨头特别强调说,头羊是能看到人的“杀气”的。他指着一只懒散卧在一堆干草上,老的不成样子的老羊说,“看到没,这就是我家的头羊,别看它老,但它可是有故事的呦。人家都管它叫‘五龙山头羊’。”

2、

这只头羊已经在老杨头家当了很多年头羊了,最近三年,它似乎不愿意去离家太远的地方,甚至有时候不出圈。

老杨头眼看着一群羊被头羊带的越来越瘦,便跟老伴儿商量着,说头羊已经不行了,只好找个机会领出去杀掉。

老伴儿问, “为什么要领出去杀掉?在家里不是更方便么?”

老杨头摇摇头,“头羊是不能随便杀的。被其他羊听见,或者看见都会造成羊的叛乱,叛乱的羊会自己跑掉,所以要带出去单独杀掉。”

去年的早春,老杨头决定在离这里远一点的地方把头羊杀掉。

那天早上的太阳红艳艳的,老杨头就带着他的羊群出发了。起初头羊像是有所感应,死活不出圈,还是老伴儿和儿子帮着拉出去,结果头羊站在院子里还是不走,老杨头摸着羊角说了好一会儿,头羊才磨磨蹭蹭地带着羊群上路。

平时老杨头都是往五龙山的阳坡去,那儿的草养的厚实,路也好走的多,而那天他换了个方向,吆喝着羊去了五龙山的北坡。

五龙山是由五座相连的山峰组成,远处眺望,很像一个人握紧拳后的拳峰,总的占地面积有56平方公里之多,是边城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五龙山阳面坡缓,且有几处道观,近些年边城大力发展旅游产业,道观的规模一点点的扩大,除了吸引了当地人来此游玩之外,还有不少远道而来的善男信女。据说,近几年五龙山的道场法事更加宏大,每每有重要人物出入道观。

五龙山的北坡则要陡峭许多,荒凉许多,很少有人涉足,即便是当地的农民,也轻易不爬山砍柴,加上封山育林的政策,更是人迹罕至。直到这里有人投资开了高尔夫球场和滑雪场之后,北坡才渐渐有了人气,但那是进入千年之后的事儿了。

老杨头也不敢爬的太高,一群羊在山脚处走走停停的,转眼到了晌午。老杨头把羊赶进了一处山沟,这里的怪石林立,到处是山洪冲刷的痕迹,阴深深的有些瘆人。

老杨头坐在一棵柞树下心情复杂地看着头羊,叹口气,决定就在这把羊杀掉。他拽着头羊的绳子,往山沟里面走,头羊死活不走,并且发出惊恐的“咩咩”惊恐绝望的叫声。

头羊这一叫可不得了,所有的羊立刻开始焦躁不安起来,老杨头又开始安抚起头羊,就这样费了老大劲,才离开了羊群。

头羊一边在地上吃草,一会又抬头看看几十年的老伙计。

老杨头看看已经瞅不见羊群,一狠心,顺势抓住两只羊角,一下子放翻了头羊,他用膝盖顶住羊的肚子,一只手将羊的头按在地上,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了一把自制的刮骨刀。

头羊立刻发出了悲鸣,羊嘴在地上摩擦着,甚至摩擦出了血迹,四肢提子开始乱蹬,羊眼里流出了大颗的泪水。老杨头喘着粗气,眼睛一闭,准备给这个老伙计一个痛快。

3、

就在这时,有人在背后喊了一句,“喂,干什么的?”

空旷的山野里突然发出人声,这可把老杨头吓了一跳,只见山沟里几米远的一块巨石后面生出了一把砍刀,接着走出了一个满身泥土的青年男子,身上除了一把刀和一个黑色双肩包什么都没有。

男人走路有些瘸,快步移到老杨头身边,刀锋抵住脖子,问他是不是一个人。

老杨头一个农民不是很懂刀,但那把刀给他的印象深刻,是一把很日本的短刀。看着明晃晃的刀刃,老杨头心里一下慌了神,连忙点头。瘸子松了口气,让他继续杀羊,把羊烤了。

老杨头看着身下的头羊,又有些不忍了,瘸子看他不动了,又拿刀指住了他。老杨头心头转了一转,告诉瘸子这羊是老羊,他还有一群羊,就在不远要杀羊羔给瘸子吃,求瘸子放了他。

瘸子一听羊羔肉,咽了咽口水,犹豫了一下,拿刀抵住后背让他带路。

老杨头把头羊扶起来,头羊这时瞪着眼睛冲着瘸子开始叫,好像让瘸子离开。

老杨头看着头羊嘴角还在流血,一边冲瘸子猛叫,眼睛也有点湿润了,一把抓住头羊的角,往回走。

老杨头带着瘸子找到了羊群,瘸子一看到羊群立马又咽了咽口水。

接着让老杨头在附近找个废弃房子烤羊,老杨头连忙说他在这附近放了十几年的羊,附近都是荒山,那有什么房子。

瘸子一听,立马抄起刀把朝老杨头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恶狠狠对他说,老杨头骗他,这地方他以前来过,肯定有房子,他现在很累要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

老杨头痛呼一声,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头上已经出血了。

瘸子走过来将刀按到了老杨头的脖子上,问他附近到底有没有房子,好好想。

老杨头头晕脑胀的时候,猛然想起来了,村子里前两年是有人说过,这后山的绝壁那块道观曾建了一个静修的房子,不过地方太偏,还有道长曾不明不白地死在里面,后来就废弃了。

老杨头心一横,现在他要说不出来个一二三,估计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连忙告诉瘸子绝壁那边有个废弃的房子很隐蔽,可以休息。

就这样两个人一群羊顺着嶙峋的山谷往山上爬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了那个房子,是两间泥土房子。

瘸子看到房子大笑了一声,老杨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找到个休息的地方至于么。此时他心里想的是怎么才能脱身,要是没办法的话估计今天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瘸子让老杨头进去收拾收拾,顺便把羊杀了。

老杨头顺手把头羊拴在了门口,找了头小羊,问瘸子借了自己的刀,一刀杀了。

天已经有点黑了,两人就坐在火堆旁边。老杨头抬头看了一眼瘸子,瘸子正一动不动的盯着老杨头,看的他心里突突直跳。但他总觉得瘸子的目光怪怪的,好像在看他,又好像不再看他,但是这四周出了四面墙和他俩就没别人了啊。

难道他看到了什么......老杨头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周围变得凉飕飕的。

4、

慢慢的烤羊的香味充满的这个房子,尽管没有调料,但两人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都盯着羊猛咽口水。瘸子想了一下还是分了老杨头吃的,两人就这样开始狼吞虎咽,老杨头告诉我们,那顿羊肉是他吃过最没滋味的羊肉。

两人吃饱之后开始休息,瘸子一直指着他的刀也放下来,但还是紧紧的抓在手里。

老杨头立马找话题想和瘸子套近乎,还没说几句,瘸子显得很不耐烦,站起来又想拿刀砸他,老杨头立马示意自己不说话了,瘸子这才踹了几脚又坐下了。火苗摇曳着,把两人的影子映的飘忽不定。老杨头心里着急啊,低着头四处乱瞄。

忽然他瞥到了门口,头羊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正睁着眼睛望着自己。老杨头此时有些神色难堪,低头叹了口气,他又扫了一眼瘸子,发现瘸子已经身处阴影里,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又扫了一眼门口,发现头羊已经不在了,就在此时,他又想起刚刚那个场景,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老杨头一咬牙,站了起来。

瘸子的刀立刻从阴影里伸了出来,老杨头对他说想上个厕所。

瘸子顿了一下,非常缓慢地点了点头。看着瘸子的样子,老杨头预感到怕是要有事情发生了,他一步一步小心往门口走,竖着耳朵听身后的动静。

就在出门的一瞬间,一阵凉风让老杨头打了个寒颤,要发生的终于还是发生了。瘸子的刀砍出来的一刹那,老杨头一下子扑倒在地。

此时的老杨头好似心有感应,一阵奔跑声夹着一阵风从他身上“呼”的掠了过去。

接着一声闷响和一声惨叫声夹杂着倒地声传来,老杨头赶紧转头看向身后。他的头羊和瘸子摔倒在地上,血止不住的从地上流出来,瘸子还在不停地抽搐着。

他揉了揉眼睛总算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头羊的两只尖角已经深深的插进了瘸子的肚子里,血正是从瘸子的肚子里流出来的。瘸子还在大口呼吸,一只手还紧紧的拿着刀想要用力抬起来。

老杨头一把把刀夺了过来,这才放下心,帮着头羊把角拔了出来,瘸子又是一阵大叫和抽搐。

5、

老杨头连夜赶回了村子,向镇上的警察报了案。

当时他浑身带血,差点被抓起来。听他讲了之后,民警在老杨头的带领下找到了这间破房子,所有人一进去就都愣住了。

地上一道血迹爬到了进门对着的土墙边上,大概有两米的样子,连墙上也有血迹。老杨头连忙对民警说起了当时烤羊前的情况,怕屋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弄了些羊血抹到了墙上。

民警半信半疑,一群人在房子四周勘察起来,这一勘察可不得了,真相把老杨头也吓了一跳。那座抹了羊血墙是中空的,里面塞了满满的人民币,用油纸包裹着,足足有上百万。

这些钱的来源立刻让人联想到那个被杀的老道,是他力主在绝壁上建的这所房子,恰好那时道观里丢了一笔巨款。至于是如何瞒过盖房子的人被埋到了墙壁里,老道又是被谁杀死的就不得而知了。联系到瘸子之前的种种的怪异举动,原来他的目的一开始就是这些钱,而他是如何知道这笔钱的下落,也随着被头羊的这一顶,石沉大海无人知晓了。

老杨头的那只头羊回来之后,再也不出羊圈了,无论怎么哄怎么骗都不行。老杨头最后也只得听之任之地死了心,包括死了想杀掉这只头羊的心。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加小编,通过后,回复:好故事,自动进群

32 2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