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19
喜欢 14
故事来自主题: 【无主题创作】讲述那些属于您的故事
破碎的时光
键舞精灵
2019年11月13日
“ 这一次,我不会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

走进咖啡厅,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斜靠着椅背的红衣女人。她架着二郎腿,脚尖勾着一只亮钻,高跟拖鞋晃荡着,两手捧着手机搁在桌沿上,歪着头玩手机。凭女人的直觉,我觉得就是她,虽然咖啡厅里还有一个穿红衣的女人。

来的路上,我在心里预演了好几遍见到她的场景。我准备扑上去,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按在地上,剥光她的衣服,狠命地抓她、打她;或者是直接走过去甩她几个大耳刮子;又或者是拿起一杯滚烫的咖啡朝她的脸泼过去。

可是,这一切还没开始,就已经在我心里落幕。无论如何,我做不来泼妇。

我只是压制着满腔的愤怒,走了过去,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高老师!”她非常肯定地唤了我一声,架着的那只脚继续晃荡着那只俗不可耐的高跟拖鞋。

“找我什么事?!”我从咬紧的牙关里闷哼出一句话。我搁在双腿上的两只手捏紧了拳头,在颤抖着,就像马上会要引爆的两颗炸弹。指甲掐到了肉里,除了痛,还有指尖可以触到手心的冰冷。

“你可不可以管下你老公?”她放下那只不停在晃荡的腿,坐直身体对我说。

“婊子!”我凑近她,忍不住颤声骂道,声音很小却很厚重,几乎用尽我全部的底气,人生第一次骂了一句脏话。我攥紧衣服的下摆,以免那双手随时做出违抗头脑命令的事情来。

“你骂吧!想骂就骂个够,我来见你也知道会被骂。你知道你老公有多无耻吗?”她拿起手机划了划,递给我。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她两个手指掂着手机继续对我扬了扬,我接过手机,首先入眼的是一张周恒和这个女人搂在一起的裸照,下面的文字,我已经不想看下去。

“啪!”手机滑落在桌子上,当真相如此直白地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全身哆嗦着,那画面好像当头一棒把我的头击懵了,我的心却像是坐过山车急速下滑的那一瞬,失重得慌。我捏紧了拳头还是在抑制不住地颤抖,指甲掐到肉里,却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你看完呀,我想跟他分手,他就把我们的照片发到了我的工作群,麻烦你管下他!”

“我不管你们这些破事!”

“我知道你儿子在哪里上幼儿园,叫什么名字,小心我去弄他;我也知道你工作的地方,如果你不管……”

我端起面前已经不再滚烫的咖啡泼向了对面的女人,在她惊慌失措地叫着的时候,我站起身,转身离开。

走出咖啡厅,突然增强的光线让我一阵眩晕,我赶紧扶住路边的路灯杆缓了缓。十字路口的斑马线就跟海浪一样地在涌动,我踏下路基,跌跌撞撞地朝斑马线走去。

“哧……滴!滴!滴……”我偏头看着停在离我不到半米的黑色汽车,失神地看着,恍然在梦里。

“你找死吧!”一个男人伸头出来,对我吼道。

我突然情绪失控,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嚎啕大哭,喉咙里咕哝着,“是的,找死!死了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谁搀着我把我送到了马路对面,感觉有人拍了拍我的肩头,安慰我,“出了什么事?想开点!天塌下来也有高个顶着。”

我轻轻地对这份来自陌生人的温暖说了声谢谢,摇晃着坐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车。

2、

一夕之间,我的天塌了。

过去两年来,我和周恒经常为他的晚归,甚至夜不归宿发生争吵。他的借口总是应酬喝醉。在真相摆在我面前前,我总是说服自己去相信一切都只是我的捕风捉影。

因为我们曾经那么相爱过。

我们是大学同学,我寡言少语,他健谈,这么不一样的两个人却走到了一起。他追我的时候说就是喜欢我安静的样子。我原本单调乏味的大学生活,因为有他而变得五彩缤纷。可惜好景不长,大三招兵的时候,他应征入伍,一走就是5年,我等了他五年。长沙到新疆,隔着三千多公里的距离,也没能让我们分开。

他复员后,我们结婚。他说,这辈子亏欠了我的,以后的日子要加倍地对我好。我们一起走过了十二年的光阴,不说相敬如宾,也还算恩爱,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马上就六岁了。

这些年,他确实很努力在打拼。因为他的勤奋和踏实,揽下了不少工程。家里生活条件一天天好起来,一切看起来都是完美无缺的。

渐渐地,他应酬多起来。晚上打他的手机,大多数时候他都不接,偶尔接了,也只是回复一句陪客,便匆匆挂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那从不对我设防的手机设置了密码,经常躲着我接听电话……种种蛛丝马迹,我再次回想,才知道原来他的背叛不是一两天发生的事情。

我失魂落魄地回家,周恒正斜躺在沙发玩手机。见我进来,抬眼看了下我,就继续盯着他的手机。

原来漠视已经成为了常态,我却觉得只是老夫老妻相处久了的平淡。这一刻的漠视点燃了我内心愤怒的炸弹。

“周恒,你这个王八蛋!”我扑了上去,对着他又抓又挠,又锤又打。他猝不及防地躲闪着站了起来,顺势把我推到了地上。跌到冰冷地砖的那一瞬,我的心也跟着摔碎了!

“你有病吧!一回来就发疯!”他摸着被我抓出一道道血印的脸,骂我。

“王倩是谁!?”我对着他尖叫道。

“既然你都知道还问我!”他连抵赖都没有,承认得如此坦坦荡荡。以前听过别人的故事,男人偷腥被发现,至少一开始会抵赖,抵赖不成就会求饶。而他却一口就承认了,是诚实,还是无赖?那满脸的不再乎,应该是耍无赖吧。

“你这个禽兽!我要离婚!”我哭着嚎叫。

“随你便!吵死了!外面吵,里面也吵!”他抓起车钥匙,甩门走了。门板震动得墙也在颤抖,地也跟着震了震,我的心也被震得支离破碎。

周恒口中的“外面”、“里面”,应该是指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我。原本不是同类的人,硬是被他残忍地放到了一起。这无异于在我胸口又补上了一刀。

我站起来,跟疯了一般,遇到什么砸什么,电视、手提电脑、水晶花瓶……值钱的不值钱的全砸了,满室狼藉。只为斩断自己残存的最后一丝幻想。

原来,撕破脸皮后,真相如此血淋淋。一个无可挑剔丈夫一瞬间变得如此面目可憎,而一向温柔恬静的我,也在这一瞬间变成了悍妇。

十天后,我跟周恒协议离婚。孩子暂时我带着,房子给我,他搬了出去。

3、

刚离婚,我还沉浸在痛苦中不能自拔,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一切就像是一场醒都醒不来的噩梦。而夜晚是怎么睡都睡不踏实。我跟学校主动申请加课,试图用忙碌的工作来赶走阴霾。

我花了半年的时间,差不多快要走出来了。想起周恒,也没有了开始那般咬牙切齿的恨,只当他如心底一根刺一般,想一下,胀痛一下。我想,连根拔起这根刺应该指日可待。

在我觉得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消失半年的周恒出现在学校。胡子拉碴,人黑瘦了一圈,我怔了不到一秒,绕道离开,不想再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瓜葛。

“我错了!老婆!”他把我堵在办公室里,拉着我的手。

“放开!”我冷冷地说,奋力挣脱他的手,准备离开。

他再次拦住我,扑通跪下来说,“我真的知道错了,看在孩子份上,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后半辈子给你做牛做马都行。”

“滚!”我绕开他,走了。他的再次出现,扰乱了我本已经平静的心。原本雪藏的愤怒,不甘,全都爆发出来。

下了班,我去学校接孩子,却被老师告知,西西已经被他爸爸接走了。我打周恒的电话,他告诉我带着儿子在肯德基。

我急匆匆赶到肯德基,西西一脸兴奋地啃着鸡翅,一边还跟周恒眉飞色舞地聊着,很是温馨的一副父慈子孝的画面。

儿子已经许久不曾这么开怀大笑了,虽然我从未给他灌输过他爸爸的不是,孩子还是敏感地发现家里有了变故。他总是问我爸爸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我也曾耐心地解释,爸爸妈妈因为一些事,可能要分开一段时间。至于这段时间的具体长度,我没有告诉他,想等他长大后自然明白。

西西拿起一根薯条,蘸上番茄酱,喂给周恒,周恒摸了摸他的头,两父子笑成一团。

画面太美,我不忍破坏孩子难得的一次开心,给周恒发了一条信息,“吃完,送西西回来。”

我一直在家等到晚上8点,正准备打周恒电话,却隔着门听到楼道里传来西西嚷嚷的声音,一边还咯咯地笑着。我打开门,西西拖着周恒的手不松,周恒准备脱鞋进门,我拦住他,请他出去。西西大哭大闹,这次我没有依他,任他哭闹,还是把周恒挡在了门外。

许久不曾上门的婆婆隔天来了,就跟当初劝我不要离婚一样,说着同样的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男人有时候管不住自己,既然他知道自己错了,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如果再做对不起你的事,我亲自拿刀剁了他。你不看僧面看佛面,给我这个老不死的一个面子,好不好?”

“妈,您不要这么说,您也是女人,应该要理解我。”我直接拒绝了婆婆。

周恒还是每天风雨无阻地去我们学校报到,没有再为难我,只是坐在办公室等我,殷勤地买饮料水果分给我的同事。每天帮我把孩子接回家,我不用再下班着急忙慌地赶着去接西西。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半年时间,我一直都对他冷冰冰的,没有想过复合。而一场意外,让我重新接纳了他。

那天下午,我正在上课,同事把我叫出来,说我家里来了电话,我爸出了车祸,让我赶紧回老家。

我拿出手机慌慌张张地准备叫个车去车站,周恒开着车停在我面前。那一刻,我顾不上想太多,只想着坐他的车是最快的方式。

“我已经跟我妈说了,她会来接西西,我送你回去。”他说。

“送我去车站就行了!”

“这个时候,末班车都赶不上。”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确实没有末班车。于是默许了他送我。一路上,我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哪怕他安慰我,我也只是看着窗外。

连续开了四个半小时,才到医院,幸亏爸爸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右小腿骨折。

妈妈看到周恒,一脸的不悦,只是因为爸爸的伤,顾不上他。倒是周恒自顾自地忙碌着,帮着医生把爸爸搬上搬下,又跟肇事方去谈赔偿问题。他成了处理这个事件的主角,我和妈妈反倒成了陪衬。

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周恒寸步不移地伺候着爸爸,端屎接尿一点都不含糊,晚上就在病床边上支个简易床陪着。让我和妈妈回家睡觉。同病室的人误以为他是儿子,只夸他是个孝子。

妈妈悄悄地拉住我说,“我看这孩子好像这次像是真的知道错了,你看在西西份上,凑合着过算了。原配再怎么样也比随便找一个其他人好。”

即便没有妈妈这么说,我内心的防线也在渐渐瓦解。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我们携手走过十二年。尽管心怀芥蒂,我还是打算原谅他。

4、

回到长沙,我半推半就地默许了周恒搬回家。他也拿出了应有的诚意,每到节假日就带着我跟西西旅行,帮我解决我工作的编制。

我庆幸着原谅了周恒,得到了来之不易的幸福。

半年后,我意外怀孕,周恒高兴地抱着我转圈,说这次一定要生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女儿。幸福太满,我却有一丝不安。因为之前的不快,我犹豫着不要这个孩子,周恒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善待我们,我才答应留下这个孩子。

因为怀了二胎,我原本因为受伤而小心谨慎的心再次卸防,我同意了复婚。

而自从我怀上二胎,周恒又忙碌起来,不会夜不归宿,但是每天早出晚归,他说是为了努力赚奶粉钱。

我怀孕六个多月的时候,另一个女人找了过来。跟之前那个王倩属于同一货色,踩着七八厘米的恨天高,眼神里同样写着不安分。

“你知道我跟你老公的事吗?”她把我堵在回家的路上问道。

又是当头一棒,我脑袋嗡地一声,像是要炸裂一般。人也重心不稳地差点栽倒在地,肚子里的宝宝不停地乱动,提醒着我身怀六甲。

“你也知道是别人的老公?”我轻飘飘地回应她。

“我跟他在一起有两年了,你看怎么办吧?”她剥着指甲,好像在跟我讨论分享一件什么物品。

听到这句话,我全身抖得跟筛子一样。原来,他在忙着跟我复婚的同时,跟另一个女人在谈着恋爱,而我还在异想天开跟他过幸福的生活。

我撇下她,拖着灵魂和意识全部抽离的躯壳,跟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地回了家。

什么叫万念俱灰,什么叫万劫不复的深渊,这一刻,我都感受到了。我却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电视柜上的那个摆钟,滴答、滴答,一下又一下地摆动。

不知道这样杵了多久,就连周恒回来我都不知道,直到他揽住我的肩膀,我冷笑着坐开。

“你就是这样,没有情调。”他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么说我了。

“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样。”我淡淡地说出这句话,就像是准备给他讲一个故事。

“额?”他扳过我的肩膀,狐疑地看着我。

“别装了!我都知道了。”我仍旧是静静地说。

沉默了一会,他叹了口气说,“高丽,你这辈子跟了我是最大的不幸!你是个好老婆,但是……”

他没有说完,我也没有听他说完就转身进了房间。原来气愤到极致了,心却反而静了下来。

他没有说完的但是,那个不知道是小四还是小五,亦或是小六的女人给了我答案。我收到了她一条信息,不知道她的意图是挑衅,还是刺激我。

“你知道周恒为什么不喜欢你吗?他说你穿衣打扮土得掉渣,睡在床上就像是一根木头。”

我没有理会这条信息,只是冷笑。

突然想起张爱玲的一句话,一个女人如果得不到异性的爱,就也往往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这点贱。

周恒不单是不爱,还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分享着私房事,肆无忌惮地践踏着跟他生儿育女,同床共枕十几年的我。那一刻,我懂了,他要我,不过是要一个安分守己的妻子,而他却不想放弃外面那些能在床上取悦他的女人。

当务之急,我想把孩子引产。公婆再次站出来,跪在我面前求我生下来,说周恒不养他们来养,他们家四代单传,人丁单薄。

最终,我决定留下这个孩子,不是因为公婆,更不是为了挽回周恒。只是实在没有勇气迈进手术室结束这个无辜的孩子,她已经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了。

我平静地跟周恒商量离婚,约定孩子过了哺乳期,我们就离婚。

守着名存实亡的婚姻,我心灰意冷提前休产假回了娘家。西西因为上学只能留在长沙,我每天晚上想西西想到哭,周恒就跟人间蒸发一般,一个电话,一条信息都没有。

怀到八个月时,耻骨联合分离,痛到无法正常走路,坐卧不安,胎动频繁以致每晚难以入睡,各种孕晚期不适接踵而至。

有一天,许久没联系的他打电话给我。想着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我告诉他我的种种不适,说怀这一胎真的很辛苦,想着听到他安慰我几句。谁知,他突然对我大声地吼:“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怀这个二胎!我根本就不想要二胎!这下好了,你非要怀,我还得多养一个!以后有什么不舒服,不要告诉我,我不想听到!”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打过电话给他,也没接过他的电话。

发作的那天,我下午三点钟进手术室,六点钟剖腹产手术结束出来。九点钟麻药退去,伤口开始痛,钻心地那种痛,痛到流泪,不仅如此,左手的针打在手肘内,手臂稍稍弯曲一下便会刺痛,右胳膊上绑着测血压的臂带不能随意动,打麻药的脊柱上也开始痛,下面还插着导尿管,浑身上下不能动弹,全身都痛。

适时初夏,晚上特别燥热,做了手术的我全身在不停的冒汗,头发汗湿了,衣服也湿透了,过一会儿自然干,干了又被汗浸湿……手术六个小时内不能进食,不能翻身,于是,我就在发烧、饥饿、口渴之下忍受着痛苦,看着吊瓶里的药水一滴一滴地流下来,一秒一秒地熬……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之下,整晚都无法入睡。

别的产妇都有丈夫陪伴,再苦再痛有人关心,有人安慰,有人疼爱,而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躺在病床上,只有我自己的妈妈陪在一旁。

有好多次,我拿起手机,想打电话给他,想听听来自这个名义上丈夫的关心,但想起那一次他对我的那些话,我又放下了手机。如此反复地拿起手机,放下手机……

直到第二天,第一缕阳光照进病房,清晨凉爽的风吹来,我身体的发热终于退去,主治医生也开始上班,她给我上了止痛药,减轻了疼痛,点滴也打完了,手肘处的针被拔掉,测血压的绑带被取下,可以翻身也可以喝水喝汤了,最难熬的那一晚终于过去了。而那个电话,最终还是没打出去。

那一刻,我就知道,在我余下的几十年生命里,再也不需要这个男人了!

产假休完,我因为太思念西西,带着二宝回了长沙。二宝如愿是个女孩,原本是一儿一女幸福的四口之家,我却已经心如死灰,下定了决心要离开周恒。

回了长沙,我陆续从亲戚朋友口中得知了我离开的这半年周恒的情况。他把积蓄挥霍一空,现在没有女人愿意跟一个穷光蛋在一起。周恒又故技重施,围着我们母子转。

而我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忙碌,心里已经筑起了严丝合缝的铜墙铁壁。

这一次,我不会再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留言 19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