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飞天分家
宗如水
2019年6月13日
“ 家分了,兄弟间的感情就淡了 ”

家不分不发。农村规矩,男子结婚后就要分家,有田分田,有粮分粮,无钱无房的分话,倘若不分家,一口锅里吃不饱,是非也多。

李飞天要分家,请来生产队长陈顺福,亲爹李正义,二叔李正强和三叔李正明,为了彰显公平,他还邀请了李家最有名望的李幺公。

院子里,男人们围着一张八仙桌,李幺公坐上位,陈顺福与李飞天坐下位,李正义三兄弟坐左右,李飞天的四个儿子则坐在第二排板凳上,儿媳们站在后面,围观的男女老少则散乱而坐,嗑着瓜子喝着茶。

闲聊了一个多小时后,陈顺福站了起来,清了清喉咙,用洪亮的声音镇压了全场:“今天呢,是李家的大喜之日,请亲戚好友前来见证,家不分不发嘛,分家后,李家的四兄弟,要钱有钱,要房有房,有能力的就当官,勤快的就吃好点,凭双手创造幸福,大家都知道我不会说话,就说这么多,天哥,你把要分的东西介绍一下。”

李幺公眯着眼,白眉皱了皱,鼻孔里似乎抗议了一下,却又佯装镇定,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点了点头。

“老福都不会说话,我们就全都是哑巴了。”李飞天开了口,露出被烟熏得像腊肉的牙齿,他拿着一张纸,念了起来:“今天要分的四间屋,两头猪,四亩田六亩土,一千二百斤谷子,八百斤包谷,一百二十斤黄豆,四十斤花生,四十斤猪油,十二斤辣椒……”

听完分家的清单,李幺公忍不住表露权威,笑着说:“哎呀,分这么多啊,我们那时候分家,就分两双筷子两个碗,十二斤米和五十斤包谷,连块纱都没有,天娃,你算是李家分家拿出最多东西的人了,幺公没啥说的,就一句话,佩服你。”

陈顺福的女人挤进人群,双手放在胸前,圆盘脸上两片肥厚的嘴唇抢着话头:“幺公,你算是说的是公道话,这家里能分的,都拿出来了。”

角落里,李家的二媳妇低声抗议:“全拿出来了,笑话,去年我们去摘茶叶的钱怎么不拿出来分?”

围观的人七嘴八舌,都在赞扬李顺福,一个四岁多的孩子抓了一把糖,叫嚷起来:“分家喽!分家喽!分家喽!”

“哈哈哈哈……”

人们开怀大笑,笑声差点把李家木屋上的瓦片掀翻,震下一些灰尘来,吓走几只觅食的鸟儿。

四份协议,写清楚了分的东西,以及赡养时间及相关的费用,分家就是个形式,父子之间早就达成了协议,走完形式,签字确认。

“慢点。”大媳妇挤进人群,硕大的身体让边上的男女退让开来,她口沫横飞,数落开来:“分家我没意见,但要公平,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们把话说清楚,我嫁到李家十五年,那时候老三老四还在上学,就连老四在县城买房子的钱,我们也出了两万块,既然要分,是不是把这些年我的劳力也算一算?”

一呜惊人,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陈顺福急忙打圆场:“侄儿媳妇,你坐下来说,坐下来说,我们都知道你是个好人,这些年也不容易,李家要是没有你,还不知道是啥样,长兄如父,长嫂如母,你的付出,相信老三老四会铭记于心的,是不是啊天哥?”

李飞天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肯回答陈顺福的话,自古就是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老四上了高中上大学,结婚买房家里的人出钱出力,这都是应该的啊,不可能把老四的房子拿出来分。见儿子不说话,当爹的脸上也挂不住,李正义黑着脸训示起来:“照我说,要分家,就要搞清楚性质,自己的人干活是应该的,外头来的人,凭啥帮你养家,这些话本来不应该我来讲,但今天叫我们来,就要把事情说清楚,如果老四结婚买房都花了人家的钱,那就得算出来,当初你们分家,一分一厘都算得清楚,可不能偏着哪一个。”

四媳妇一听,这还了得,买房子娘家也出了钱,当时的君子协议,两家人拿钱买房结婚,李家人也都没啥意见,把人骗进门了,要分房子,哪有这样的理,她也挤进人群,讲起了道理:“大嫂说的没错,爷爷说的也没错,但时代不一样了,问题也不一样了,当初结婚,条件就是买房子,买房子多少钱,你们出了八万,我娘家出了十万,好了,今天要分房子,那行,把房子卖了,先把我娘家的十万还了,再谈分家的事,至于老四之前用了你们多少钱,这个与我无关。”

话丑理正,生儿子养儿子,总不能把账算在儿媳身上。问题出来了,矛盾也来了,四媳妇是外来的,另外三个媳妇也是外来的,真要把账算清楚,这得算到何年何月?但为人父母,把儿子辛苦的养大,末了还要算一笔账来向儿媳交待,是否要把养育过程中的工资、水电、青春损失等费用一并而括?

德高望重的李幺公,突然不说话了。李正义三兄弟,也拿不出主意。时代不一样了,分家的路数也不一样了,邻居们自然也不敢开口,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李飞天的四个儿子,都是男人当家做主,只要他们答应,女人们也就是吵吵。争论了一个多小时,李飞天的四个儿子一声不吭。

陈顺福挥了挥手,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作为这次人家的主持人,他有些尴尬,也有些生气,但总得是要完成这项任务,才算是对李飞天的一个交待,他把李家的四个儿媳叫到板凳上坐着,把李家的四个儿子叫在李飞天夫妇后面站着,语重心长的劝说起来:

“家不分不发,今天分不了,明天还得分,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就像做人不要忘本一样,要算细账,一家人的细账还真不好算,你们的母亲,怀胎十月,这个账怎么算,算一万还是两万,不能这么算,这么算下去,还是人吗,我是个外人,既然今天看得起我,让我来见证你们一家人的团结,道理我不多说,你们是爹娘养的,李飞天也是爹娘养的,你们的儿女将来也会面临这些问题,我就只想问一句,钱真的就那么重要吗,亲兄弟就真的要分得一清二楚吗,如果是,我认为你们应该起诉到法院,告你们的爹娘,他们有罪,他们最大的罪,就是把你们生下来。”

一席话,让李家的儿子儿媳羞愧地低下了头。

那个四岁多的孩子又叫嚷起来:“分家喽!分家喽!分家喽……”

没人发笑,笑不出来,所有的人都在思考陈顺福的话,所有的人的心坎上都压了一块石头。

四媳妇站了起来,向长辈深深地鞠了一躬,又向公公婆婆鞠了一躬,笑着道歉:“各位长辈,今天让大家看笑话了,也让爸妈为难了,顺福叔的话讲得有道理,我们都有后代,都要面临同样的问题,是我们考虑不周,做人不地道,老四这个人不会说话,我今天就替他做个主,重新签份协议,这四兄弟当中,只有老四有工作,这样行不行,父母我们来赡养,不参与分任何东西。”

三媳妇不甘示弱,站起来跟风:“这怎么行,父母是大家的,不能只让老四家养,我也替老三签份协议,我们两家养,我们家也不参与分东西。”

突然而来的改变,让大媳妇二媳妇措手不及,二人无话可说,倘若真是这样,不就捡了个大便宜嘛。

陈顺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犹如包公在世,下了判定:“好,不愧是年轻人,有知识有学问,一点就通,我马上替你们写协议,李飞天,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李飞天眼泪花花转,感激的说:“没问题没问题。”

很快,一份手写的协议摆放在李家父子面前,在长辈和邻居们的见证下,各自签字按手印,为了体现公平,陈顺福又让李家的几个儿媳也都签字按手印。

趁众人不注意,李幺公悄悄地起身,从院子边上绕着离开,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家不分不发,这家一分,兄弟间的情分就淡了……”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加小编,通过后,回复:好故事,自动进群

32 3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