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男厕所忘带纸
后桌学霸
2019年3月13日
“ 肠子在蠕动,粑粑在猖獗 ”

那天晚上,小宁辰赤裸裸的邀请我:“姐姐,误闯厕所的主题你不去凑个热闹?”

开玩笑,我当下就深恶痛绝的怒斥了他:“你姐我这么正直的人,会干这种耍流氓的事吗?会吗?会吗?”

额......会吧!

这小子就是不怀好意,我在南瓜屋那金光灿灿的形象难道要为了一张500块的京东卡而断送?那啥,我看了一圈故事了,比我流氓的多了去了,说不定到最后,丑事抖出来了,京东卡还是进了别人的腰包。哎,真纠结啊,我是写还是写呢?

这事有些年头了,要是不提,我已经很自觉的把它锁进了我记忆中最污秽的地带,既然今天有阳光,那我就拿出来晒晒。

那是个四月,因为老家有点事,我们一家人不得不自驾回程。一路上由我先生充当司机,我塞着耳机,全程葛优躺,要多舒适有多舒适。

路过江西地带,开在高速公路上都能闻到鸡腿的香味。对肉食一向没有抵抗力的我,好一顿威逼利诱,先生终于答应开进服务区带我好好搓一顿。

小吃区的队伍排得跟长龙一样,可见这上饶鸡腿的诱惑力。半个小时后,我威风凛凛的掏出了一百块钱,冲着面前的阿姨抛了个媚眼,“阿姨,拿十个。”

周围一片窃窃私语,我倒觉得全身畅快,呵呵,让你们知道什么叫“阔”。

到了车上,我把鸡腿很公平的分了,我这人从不贪心,轮到我自己时,只剩了四个,还不到二十分钟,就被我解决了。

酒足饭饱后,我觉得懒癌细胞瞬间扩散到了我的每一个器官,我打了个饱嗝,软绵绵的对先生说:“我睡了,上厕所不用叫我,我没醒,代表我不急。”

我忘记了准确时间,只知道那会我睡得特别沉,意志特别薄弱,但是,我的脑电波很清晰的接收到了一个讯号,肠子在蠕动,粑粑在猖獗,可抵不过我睡意正浓,没事,咱还能憋。

我妈倒是跟我心有灵犀,迷糊中听到她说想上厕所,车子停后,她跳下了车,我也懒洋洋的跟在她后头。

我发誓,当时我的眼睛只勉强开了一条缝,刚好能装下我妈的背影,反正,她往哪个方向走我就往哪个方向走,自己亲妈,总不会带我下海吧。

大概是半夜,周围倒是挺安静,我跟着老妈进了洗手间,老妈先拉开了一扇门,我闻声拉开了另一扇门。

才刚蹲下,通体畅快!

这舒适的感觉让我不得不清醒过来,摸摸口袋,才发现,没带纸。

没事,反正老妈在隔壁,我扯着嗓子喊:“妈,拉完了吗?我没纸擦屁股。”

我妈答我:“再蹲一会,我还没好呢。”

我应了一声,只能继续蹲。

没一会,听到门外有拨打火机的声音,还有人酣畅淋漓的尿尿声,还有,两个男人特别猥琐的笑声。

我去,这大半夜,两男人跑到女厕,算怎么回事?

我本能的想起了我妈,一会,她还要出来给我送纸,虽说她已年老色衰,可万一对手饥不择食怎么办?

“妈,外面好像有男的。”我喊道。

我妈带着羞臊的声音回答我:“我看到了。”

什么?她看到了?她看到什么了?她怎么看到的?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门外的人闲聊了起来。

“大姐,这是男厕所,你怎么进来了?”

“我不识字,看到里面没人,就走进来了。”

......

我去,我刚刚说错了,亲妈是不会带我下海,但是她能带我闯男厕啊!

我蹲在坑上,瞬间觉得脸颊滚烫,想憋住声音,尽量等那两个男的走了再出来。

“我女儿还在里面,我给她拿点纸。”我妈无比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猛拍着我这边的门说:“纸拿去,拉屎不带纸,有本事别擦屁股。”

凭什么?凭什么跟我说话是这种口气,好像是我带她走错厕所一样。

我抬起屁股接过纸巾,三下五除二清理干净,然后站在蹲坑旁静候,那两个异性朋友解决完毕

......

出来后,我妈倒打一耙,把我狠狠训了一顿。说什么我的书都念到脚背上去了,连男女都分不清,看见她进了男厕也没及时阻止,反正,说来说去都是我的错。

算了,我想静静。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47 5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