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姑娘
后桌学霸
2019年2月3日
“ 这姑娘,抽烟也就算了,出门还不穿内衣 ”

那一年春运,我和先生废了大力才抢到了两张回家的火车票,印象中是k开头的,总之特别慢,得要30多个小时的车程。这一次的火车之旅也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

我们对面坐着一位年轻女孩和一个中年男人,因为彼此并不相识,前半段几乎没有开口说一句话。直到那个清冷瘦弱的姑娘摇了摇我先生的手腕,她问:“嘿,有烟吗?”

彼时,我把脑袋正偎在先生的肩膀上闭目养神,被这突如其来的女声给惊了一跳,我忍不住睁开双眼探查究竟。

“啊,烟?那个,这里不能抽烟。”先生有几分扭捏,他大概也没想到一个陌生的女人会开口向他借烟。说完,他别过头来扫了我一眼,似乎是在观察我的反应。

“我去厕所抽,烟瘾犯了,难受。”她抓了把栗黄色的头发,笑的一脸尴尬。

我给了她一个礼貌的微笑,从先生的口袋里摸出了烟盒,递到她手里。她先是迫不及待的塞了一根在自己嘴里,白色的烟管和她纯黑的指甲油对比鲜明,让我心里莫名来了一阵恐惧感。

而后,她又抽出了一根烟,递给我。

“你也来一根?”

我身子不自觉的靠后,两只手极速的摆动,嘴里连说了一百个“不”字。

可能是我的表情太过窘迫,她竟然放肆大笑起来,笑得喉咙打结,先是拍手,后来,连桌子都拍起来了。

我和先生对视不语,可眼神里明确跟对方传递着同一个信息:怎么办?这个女人有病吧?

可能是她着实引人注目,她身上那件灰色的羊毛衫随着身体剧烈摆动,让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她竟然没有穿内衣。

我知道这样想不对,可我还是抑制不住自己油然而生的厌恶感。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抽烟也就算了,出门还不穿内衣。指甲抹得黑亮,还跟陌生男人搭讪,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她起身去厕所,将手里的烟盒递还给我。我笑着推辞,冷冷说了一声:“送你了,一会儿路上你还要抽呀。”

天知道我哪有那么好心?我只是单纯的害怕,怕她那双手碰过的烟,已经不再是我递给她之前的那一盒了。

她倒是蛮不客气的收下了。接着,风风火火的去了厕所。

在这期间,一个老阿姨牵着她的孙子走了过来,她看见了我对面的这个空位,赶紧把孙子抱了上去。

“飞飞,这下好了,咱有座了。”说完,她冲我难为情的笑了笑。

我本打算提醒,这个座位已经有人了,可一看到她们祖孙俩终于得以放松的表情,实在不忍心开口,心想,反正那位还没回来,能坐一会是一会。

大概过了十分钟,那位姑娘吹着轻快的口哨往座位这边走过来。她站在阿姨背后顿住了步子,又探出脑袋看看椅子上的小男孩。正当我准备开口,她却朝我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来不及反应,只看到她清瘦的背影又往厕所的方向走了回去。

本以为这次礼貌的让座持续不了多久,可两个小时过去了,这位姑娘还是没有回来,我借去厕所的功夫打探她的情况,在车厢的接口处看见了她。

她环着膝盖坐在地上,时不时伸手将垂下来的刘海勾在耳后,露出纯黑的指甲油和白皙的侧脸,格外的妩媚好看。

我心里暖暖的,走过去叫应她,跟她商量剩下的路程关于座位安排的事儿。

后来,我们三个一致决定,轮流给这位阿姨让座,每人腾出两三个小时,阿姨和孙子就能一路有座了。

可能是多了个孩子,也可能是彼此之间多了一份欣赏,后半路的车程是极热闹的。我们讲笑话,聊家常,逗孩子,熟悉的像是认识了许久的老朋友,十多个小时竟在眨眼中就溜走了。

到了怀化站,那位姑娘下了车,她的行李是先生帮着卸下来的。我们送她到车厢口,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忍不住微笑,真好,我虽不知道她的名字,可我记住了她最美的样子。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55 3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