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PM250
奔跑的大象121
2018年12月4日
“ 体育生和拖拉机一样,都会排放黑黑的尾气 ”

看着在跳高场地练跳高专项的猴子,我很是羡慕,便屁颠屁颠跑到老王跟前说到:“王老师,今天我就不用再拉体能了吧?”

“想得美,高一没有专项训练,先打好身体素质再说,跑圈去!”老王抱着膀子,目光看着操场尽头,对我不屑一顾,这样的拒绝让我没有反驳的欲望。

我只好换上跑鞋,继续碾压操场。跑鞋的钢钉犹如暴龙的牙齿,杀气逼人,踏下脚步,牙齿嵌入跑道,发出咔嚓的声音,用力后蹬,咬下操场一口血肉,随即扬起一柸碳渣的灰霾,弥散在跑道之上,原来,体育生和拖拉机一样,都会排放黑黑的尾气。我跑得快,队友在后面会牙碜;队友超过我,牙碜的便换成了我。这个尾气应该属于PM250,我们谁也不想变成“250”,于是,我们不甘人后、鬼哭狼嚎、拼命向前。一场体能拉下来,我们灰头土脸,全是“呸呸呸”的声音。

训练完的我们对话模式经常是这样:

我:“柱子,你还有水吗?呸!”

柱子:“呸!给你”

我:“谢谢,呸!”

一般人说话,吐沫星子四溅,而体育生说话,碳渣沫子打脸。

累到生无可恋的我们来到体育组门前的大梧桐下,拉出来体操垫,开始最后一个环节——放松。

我们两人一组,一人趴在垫子上,一人持标枪光脚站在另外一人身上,标枪插在旁边地上,上面的人拄着标枪维持身体平衡,就这样踩啊踩,从肩膀踩到脚后跟,放松疲劳的肌肉。

这画面虽然滑稽,细思却满满的诗情画意:趴着的人就像一叶扁舟,站着的人拿着标枪就像撑篙的船夫,从头撑到脚,再从脚撑到头,让我们荡起双桨,误入藕花深处。

“小船”时而发出欢快低沉的“哼哼”声,时而杀猪尖叫“操!轻点!”。

我身体偏瘦,怕疼,便拉着师妹一起放松。师妹一上脚,我“哇哇”大叫、暗自叫苦——我被她的名字骗了,师妹名字叫柳晓诗,练铅球的。

放松完,从垫子上爬起来,肌肉松软,浑身散发队友的脚香,抽抽鼻子,全是彼此的味道。

抬起头来,星星爬满了天空,教学楼的灯亮了,远远望去,一个个少年戴着“酒瓶底”的眼镜伏案苦读,日光灯下,蜷缩的身体变成了大大的问号。老师在狭窄的过道里来回走动,不时停下脚步,躬身变成“老问号”辅导“小问号”。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马春风的歌声唱响操场,飞向无边无际的星空,吓的星星们直眨眼睛。

“老马,累的都快成孙子了你还有劲唱!”

“唱,干嘛不唱?没有那解不开滴小疙瘩~~”老马继续高歌。

就这样,我们体育生一路高歌、“勾肩搭背”地向空空的食堂走去,就像《西游记》里面归来的樵夫。

我们人手一筐,买馒头。“老师,来8个馍馍!”

食堂大师傅探出头来:“两个人吃8个馍馍,饭量可不小!”

“老师,我自己”

大师傅上下扫视我们,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体育生啊”

“一会打菜时,把菜汤都给你们!”

“谢谢老师!”还是大师傅体贴。

风卷残云,狼吞虎咽,馍馍蘸菜汤,菜盆铮明瓦亮。大师傅很高兴,省去了刷盆的工序。

我们摸着肚子,打着饱嗝,慢吞吞地向上课已久的教学楼走去。

秋风袭来,凉意浓浓,该要期中考试了。

————————————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1 2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