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喜欢 3
故事来自主题: 【无主题创作】讲述那些属于您的故事
浠水拉面
而而1989
2019年11月12日
“ 浠水在外的游子,心里就有了慰藉 ”

面食我是喜欢的,也幸好浠水也有拉面,说出来很多人不信,有时还每天都不能少,就只过早。

每天早上,浠水的镇里街上,十字路口,必有一摊,拉面飞舞,香飘几里,随便拉一伢儿问:浠水过早最好吃的是么事?十有八九会是拉面,边说边咽口水,眼里还冒着光,嘴里不停往外冒:桥头拉面、台胞那里,嗯,广场也有一家,而我只会来一句:丁司当三叉路口那一家,对,我和表弟最爱吃的那一家。

表弟爱吃拉面和炒粉,拉面尤甚,丁司当街不长,从加油站到楼口中学入口处,短短几百米,拉面店有好几家,自前年竟也有外地人来开了兰州拉面,除了绿色的招牌、那一股孜然味,更别说什么“一清二白三红”,没有北方面的劲道、南方的汤浓,不伦不类,丢了根本也未入乡随俗,生意冷淡,其他几家也勉勉强强就三叉路口那家生意红红火火,二个人拉、一人浇汤,每往早上,人头攒动,夹杂着喊叫、吃面的滋溜声,一口面、一口汤,韵味的很。

表弟家就在加油站边上,离着三叉路口上百米的样子,每至7点左右,利索的起床刷牙、洗脸,偷摸的快出门时喊一声:奶,出去吃了,然后在老人的愠怒嘟啷中:“过冒去的钱的,要出去吃”,只留一个背影,拐弯就到街上。

吃拉面前必须在桥头边的小店买几个糯米鸡,一种糯米饭中夹杂着藕、洋芋条揉成的团子,在油中一炸,外表酥脆,内里软糯,一口下去,咔呲然后弹牙,咽下口水,说远了,吃一个糯米鸡的功夫,穿过马路,拉面摊就在跟前了,好似没有招牌,三岔口处、搭一棚子,内里几张桌子,面摊在外,案板白净,拉面在师傅手中游动如龙,夹杂着击打桌面的砰砰声,寻一桌子坐下,扯着嗓子:“老板、两碗牛肉拉面”。

对咯,浠水拉面好像没啥讲究,不似兰州拉面有9种拉法,也不似在南方其他地方的拉面有如猪排、三鲜、虾鳝等各类浇头搭配,浠水拉面仿佛只有素的和牛肉两种,也只早上才有,你来到店里,面碗端起,街头巷尾,或坐或站,一口汤一口面,吃的有味,利利索索、汤完面清,胃暖人舒。也许就是这种简单的纯粹,才造就了浠水拉面特有的味道,浠水人过早独一份的选择;每往回家,能出来吃早饭首选肯定是拉面,面窝、糯米鸡、肉粑、油条成了搭配,吃的店多来,发现浠水拉面的面都相差不多,劲道绵软入口弹,味的关键在汤与牛肉里,汤不似兰州拉面讲究汤清,浠水面汤浓稠发亮带有茶色,拌着牛肉舀一大勺浇到面上,而我每往端到手上定会再加几汤匙咸豇豆,用筷子铺平,让面在汤里养着,分把时辰,加点醋一起拌匀,仿佛有仪式感,先喝口汤,再夹一大口面,不停咀嚼,面入口腔的充实感,吞咽的满足感,如果有幸在等待的过程中糯米鸡没有吃完,再来一口糯米鸡,那真是人间至味、如在天堂。

最后也只想浠水拉面能走出浠水,不说像兰州拉面、沙县小吃全国闻名,也得像重庆小面,杭州小笼包、缙云烧饼,花满湖北走向全国,当那样,浠水在外的游子,心里就有了慰藉,因为有浠水拉面就如同在家,每早吃一碗就离家更近一天。

留言 0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