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落水,妈妈要把我往死里揍
桃指夭夭
2019年4月15日
“ 你怎么带妹妹的?看我不打死你! ”

爸妈就我和妹妹两个孩子,小时候因为我们是女孩没少受些窝囊气。但比起隔壁的大虎二虎两兄弟整天被抽得嗷嗷叫,我和妹妹就像两朵在温室里被悉心呵护的花朵,虽然长在粗土瘦地,但也茁壮幸福的成长着。

我和妹妹年纪相差不过两三岁,但爸妈对待我我妹妹的态度却应了那句俗话:幺儿幺女命肝心。

听隔壁那个胖胖的大婶告诉我,妹妹还没出生时,爸爸妈妈对我那是心肝得紧,即便那时家里穷,也总会隔三差五的给我煮鸡蛋,蒸糖糕吃,但妹妹出生后,特别是从我能记事起,我就知道有什么好东西爸妈都会先让着妹妹,其次才会到我。

从那时起我心里的不平衡和抱怨的情绪就一直在酝酿,我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所以每次妈妈先给妹妹糖果或鸡蛋,我都会满脸平静的将目光随着食物的移动叭嗒着嘴巴,但嘴巴里  还是不会哼出半个不字来。

拧不过大腿,但拧动长得像豆芽菜一样瘦弱,整天像个跟屁虫,天真单纯的妹妹对我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总结出一个百试不爽的经验,比如我在街上看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从来不会直接问爸妈要,而是带着兴奋的情绪跑到妹妹面前对她说:“妹妹,那里的那个东西很好玩呢,但是爸爸(妈妈)可能不会买,你也不要问他(她)要哦!”

往往这个时候,我猜想一直享受着有求必应的妹妹心里肯定会碎成渣:“好玩的东西,又不会给我买?”她就会拿出她的杀手锏,直接往地一坐,放声大哭起来。妹妹出生时心脏就不好,听到妹妹的哭声,他们总会连忙掉转身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满脸焦急的抱着妹妹问:“小妹,怎么啦?”

妹妹往往还没等眼泪收回去,就会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指着我努嘴的方向说:“我要买那个。”

“哦,小妹不哭不哭,我们这就去买。”爸爸(妈妈)就会连忙抱起她,回头用眼神示意我跟上,此刻我的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我就知道志得必得。心里默默感念妹妹真像个天使!

其实我心里一直搞不明白,妹妹没有出生前,我享受的可是爸妈独一份的爱,可是自从这个病恹恹的妹妹出生后,我感觉我的待遇直接从天堂到了地狱,每次看见她躺在特制的小木床上,妈妈整天焦头烂额的围着她转,我就觉得很讨厌她,讨厌她抢走了妈妈对我的爱。

所以我从来不喜欢照顾她,也不喜欢和她玩,甚至有时候我会趁爸妈不在,偷偷的拧疼她的大腿,直到她将哭未哭时飞快的跑开,至于要她哭着要东西也是我能想到的戏耍她的方法。

但很多时候,我的智商还是很快地被许多破绽百出的行为辗压,搞不好还会招来一顿狗血淋头的大骂。

记得有一次,我领着五岁左右的妹妹从姑姑家回来,姑姑家离我家也就隔着两户人家的距离,但要走一段小路,这条小路坑坑洼洼,碰上下雨天全是泥。从姑姑家吃完午饭,我和妹妹拿着前天在我的唆使下,妹妹经过撒泼打滚后成功的让爸爸给她买的那个花皮球,一路走走停停地拍着皮球向家的方向走去。

走到那条小路时,花皮球不小心弹到碎石子上一道完善的弧线划过后就落到小路下边的水田里,近段时间因为总下雨,水田里积满了水,花皮球在水面上轻轻地漂着,随着微风轻幽幽地要向远去飘去。

“姐姐,皮球!”妹妹惊慌失措的叫起来。

我的心里急得跳脚,哪里还用得着她提醒。

“别吵!我想想办法。”我连忙喝住了妹妹,朝她使劲地翻着白眼。这皮球是爸爸咬牙才给妹妹买的,要是弄丢了,肯定会被爸爸一顿臭骂,而被臭骂的肯定是我。

怎么办?怎么办?我脑子里迅速滚过好几个想法,但最后都被我一一否定了。

我调转头向周围望了望,看有没有可以用来捞皮球的长木棍什么的,可是周围除了一堆茅草,连个树头棍脑的影子都没有。

要不然跑回去找姑姑来帮忙?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便被否定了:如果惊动了爸妈后果不堪设想。

妹妹两只乌黑的眼珠子直直的盯着挠腮抓脑的我打转,我一筹莫展的望望妹妹,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郑重其事,满脸严肃的蹲下来,抓住妹妹的两只胳膊,直直地盯着她问:“妹,我们是不是应该想办法把皮球捡回来?”

我扭转头望向正在水面上随风飘舞的皮球。

“嗯!”妹妹忙不迭地点着头,呆萌可爱的让我突然有些心疼,不忍心说出后面的打算来。

但一想到丢失皮球的后果,我还是继续跟她说:“听着,如果皮球丢了,爸妈肯定会骂死我们的,不如我们自己想办法把它捞上来?”我带着询问的眼神望向她。

“那怎么办?”妹妹急切地问了起来。

“姐姐是这样想的,我把你抱到田埂旁,用手拉着你,你把皮球捡回来好吗?”我尽量把口气放得温婉柔和,生怕吓得她哇哇大哭而害得主意落空。

“行。”妹妹倒也爽快,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我抱着妹妹,两只手紧紧地将瘦小的妹妹从小路往水田边的田埂上一点一点的往下放,生怕一松手她就落在水田里。

从妹妹僵直的身体里我能感觉到她的紧张和惶恐,但她竟然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很快,她落在了田埂上,我用两只手死死地拽着她的左手,她则腾出右手来抓那只在水面上微微荡漾的皮球,只见她全力伸出手掌,食指和中指离皮球只剩头发丝的距离了,她使出了吃奶的劲来,可就是那么一头发丝的距离,怎么也够不着。

我急得满头大汗,嘴里不停地催促她:“你再向前点,向前点。”

妹妹在我的催促下更加迫切的想要抓住皮球,身子都快要扑倒在水面上了。突然她猛的一用力,重心不稳, 整个身子扑到了水田里,吓得她哇哇大叫起来,其实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整个人在妹妹重力的作用下,连带着整个人扑到了水田里,吓得像只落水狗直扑腾。

幸亏经过小路的邻居大伯将我和妹妹捞了起来,当我和妹妹浑身湿嗒嗒地抱着那只可恶的皮球出现在家门口时,妈妈正怒气冲冲地向我们走来。

她的手里倒提着鸡毛掸子,满面怒容的站在我和妹妹面前,妹妹一见这阵仗倒是灵活得很,妈妈还没开口她就哇得哭出了声来,妈妈用鸡毛掸子朝我的屁股狠狠的拍了一下:“说,你怎么带妹妹的?看我不打死你!”妈妈一边指着浑身满是泥水的妹妹,一边恶狠狠地吼道。

我没有吭声,心想:果然偏心眼!我也一身泥满身湿透,怎么就不知道关心我?

“妹妹从小心脏就不好,你现在还带她下水玩?”啪,又是重重地一下拍在我的屁股上。

我依然没有吭声,倔强地立在那里,我不想跑,也不想辩解,妈妈见我不肯服软,手里的鸡毛掸子像是发了疯似的雨点般落在我身上,我没有哭也没有喊,眼泪无声的往下流,嘴里念着那句:幺儿幺女命肝心。

那一次,是妈妈头一次狠狠的打我,也是我头一次倔强的不想申辩,看她到底能不能打死我。我也掉水里了呀,为什么就不关心我呢?就因为妹妹有病?直到她手里的鸡毛掸子突然停了下来,我才感觉到屁股上火辣辣的疼。

自那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想搭理妹妹,感觉没有她我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苦难,没有她妈妈也不会将我往死里揍,她哪里是天使,分明就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魔鬼吧?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6 2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