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麻雀三两参
嗑嗑粒
2019年6月13日
“ 上了班就打鸟练就了百发百中的硬本领 ”

A.进城

在六八年“老三届”们浩浩荡荡“上山下乡”的时候,农民的儿子何冬与贝洵棋则逆向从农村走向了城市,被招进了化工城当工人。

他们虽然都只有高小毕业的文化程度,但在当时也算是文化人了,那时的高小非现今的高小,学生们写的毛笔字也好钢笔字也好普遍都很好,比现在的博士生写出的字还要漂亮。

何冬的特点是内向,老实勤劳本分,气量较小;贝洵棋的特点是外向,滑头好交际,善于与当官的交往。

何冬觉得自己什么都比贝洵棋优秀,也就写字没他写得漂亮。

B.学徒

何冬和贝洵棋去化工厂劳资科报到后,都分在了钳工班当学徒。

何冬非常珍惜这一份工作,把师傅当成了爹,每天很早就去了班里,扫地揩设备打开水,然后给师傅沏上一杯香香浓浓的茶等他来享用。

贝洵棋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份工作,认为这工作还不如种田呢!因此,他经常迟到,消极怠工。

一年后,何冬成了一名合格的钳工,每次干出的活计都不得不让师傅翘起大拇指夸上一番。贝洵棋又懒又笨,什么都没学会,被师傅退回到了劳资科。

何冬有些同情贝洵棋,担心他被遣回农村种田,没料想,厂里安排他去了仓库工作。

何冬想,年纪轻轻的干老人才干的那种轻松活,看仓库有什么前途?

C.看仓库

仓库重地非常幽雅,掩蔽在森林丛中似的,麻雀叽叽喳喳叫得让人心烦。上级领导来重地视察时,随口跟贝洵棋说了声:年轻人,你有本事就把它们全干了。

贝洵棋就郑重其事地做了皮弹弓,每天上了班就打鸟,练就了百发百中的硬本领。

下了班,贝洵棋就把满满一脸盆的麻雀端到了领导家里。领导吓一跳,说你这是干嘛?

他嗨嗨笑道,向领导汇报工作呀!你不是让我消灭它们吗!领导说,那你也没必要把麻雀端到我家来吧?

他又嗨嗨笑道,领导,这你就不懂了吧?一只麻雀三两参啊,大补的东西!我又没地方烧,只有端到你家来烧了。

那时,猪肉是凭票供应的,当领导的也不例外,所以见了肉,口水就会止不住往下掉。

领导吃了大补的麻雀高兴死了,爱死贝洵棋了,就把他安排到身边当秘书。

D.当官

贝洵棋当上秘书后,他那手漂亮的字派上用场了。那年代,出黑板报是工厂的重中之重,贝洵棋出的黑板报在全化工厂的比赛中多次夺得了第一名。

领导越发器重他了,经常在百忙当中去看他写那漂亮的粉笔字,离去前总忘不了拍拍他的肩:好好干!肯定前途无量。

没几年,贝洵棋就秘书升为了科级领导。

E.进修

就在“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的那些年,贝洵棋开始了“从初中到研究生”的漫长学习生涯。

何冬对贝洵棋早就看不惯了,老在工余发牢骚:他妈的,这叫什么事?我们干死干活的供他读书?他又不是我们的儿子!从来都没好好工作过的人,倒有了读书的福气,还要拿钱比我们拿得多!真是岂有此理!

更让何冬气的几乎要跳楼的事是,贝洵棋从博士毕业后,回厂里当上了处级领导,拿的是年薪,收入是他这干死干活的人的十倍还要多!

F.退休,离休

贝洵棋当了还不到一年的处级领导,到了离休年龄。从宝座上依依不舍地下来,回家了。

何冬与贝洵棋年龄相仿,也退休回家了。

一个“离”,一个“退”,但待遇却相差大去了。

何冬对此很不服气:凭啥?!

G.为儿求情

何冬这辈了最不要看的人就是贝洵棋了。可有一天贝洵棋竟然拎着重礼来找何冬了。

何冬只知当官的人才有人给他送礼呢,我一相平头百姓凭什么让曾经的大官反过来给我送礼?

当贝洵棋表明来意,何冬才知:原来他有个儿子叫贝特,在自己儿子创立的公司里工作。

贝洵棋希望何冬看在同是老乡的情份上,跟自己的儿子说说,提携提携贝特。

H.为儿担忧

为贝洵棋的重托,何冬专程跑了趟省城,直奔他儿子创办的什么IT公司。

见到儿子,他劈头盖脸地责问:何希,好你个小子!贝洵棋的儿子在你这干,你为什么从没跟我说起过?!

何希说:爸!我知道你和贝特他爸有隔阂,可那是你们上辈人的事啊,就别牵扯到我们这代人身上了吧

何冬愤愤说道:你快快把那叫什么贝特的踢出去!否则,你的公司不知什么时候就成他的了!

何希不解:爸,你怎么这样说?这可能吗?

何冬说:爸跟你说的不会有错的,有其父必有其子!

加小编,通过后,回复:好故事,自动进群

14 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