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过手,没绳索
毕竟一书生啊
2019年5月20日
“ 你有一条狗,名叫前男友。 ”

5月20日,网络表白日。多少屌丝在这一天鼓起勇气告别了右手,怀着逆袭的幻想华丽地沦为了某女神的备胎或男闺蜜。但这与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作为单身狗教的长老,关起房门便是天上人间,打开电脑就有粉黛三千。无论元宵七夕光棍节,白色粉色情人节,哪怕舌吻街啪楼板晃动惨叫嚎啕声嘶力竭我亦不变色。你有杜蕾斯和玫瑰又怎样,爷还有苍井空和狗粮。 

洛洛发消息过来时,我刚把泡了两天的臭衣服扔进垃圾道。估摸着她又有什么鸡零狗碎疯花血月的事要哭诉,我幸灾乐祸问:又是谁家的原配找上门了,你特么能让我省点心吗?

少贫嘴。老娘要嫁人了,请你吃喜酒。轩哥,赏个脸吧,哈哈。

我愣了半晌,牙咬得格格响。上个月还在为给人当小三的事弄得自己鸡飞狗跳,这一转眼就要嫁为人妻相夫教子了。你特么还真是人生如戏啊。但结婚嫁人终归是迟早的事,也算是意料之中。

我?我去合适吗?

敲下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发誓心中的确有成千上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呼压压地从心头上碾过去,又扑腾腾踢踏着原路返回。

你不合适谁合适吖,我还专门准备了前男友桌。

她竟然还在后面顺带了一个得意洋洋的表情。

真是够了。我知道不管什么歪门邪道惊天动地的事她都做得出来,但让我和师哥师弟们坐一桌推杯换盏浅斟低吟想想都觉得憋屈。好在我也是风风火火闯过九州的汉子,缺心眼的狗血剧情见多了,只要你敢摆鸿门宴,我也不怕反串一把舞剑的孙二娘。

日子定下了吗?万一有什么前男友祝福环节,好歹也有个准备。

后天。上午11点,昆明绿洲大酒店。

一口老血差点喷了上来。阿姨,你确定自己是成年人吗?结婚这么大的事,你能靠点谱吗?

又气又无奈,但我一时间找不到词了。好吧,你个缺心眼的孩儿,给老子等着。等着啊。

随手抄起床脚旮旯里压得皱巴巴的外套,确认手机和钱包都在兜里后,我狠狠地敲下气吞山河的一行字:等着接驾吧。老子要坐单人单桌!

没等她回话,关了电脑,摔上门,便一路杀向机场。

兰州——昆明。

坐在出租上,脑子几乎是蒙圈的。几小时后,就要飞过千山万水孤身一人到陌生的城市,然后完全湮没在一张张洋溢着幸福的笑脸中,优雅地目送前女友搭着陌生男人的手入洞房了。

终于领悟了虐狗的最高境界:你有一条狗,名叫前男友。

有些记忆就像突如其来的涨潮,呼啸着汹涌而来冲垮一切防备。那些你以为遗忘了的,已变得无关紧要的过去,就像海水一样,看似蒸发得无影无踪,却暗自随风飘荡着穿过岁月,最后凝结成泪落在心底。

认识洛洛那年,我20岁,她18。

我们的故事开始于愚人节,结束在愚人节。短短的365天,也是长长的三千一百五十三万六千秒。

2007年4月1日。我顶着肆虐的沙尘暴跟煞笔一样站在女生宿舍楼下等了半个小时。

2008年4月1日。我穿着单薄的衣衫跟丢了魂一样坐在女生楼下面抽了整整两包烟。

我记得她笑得花枝乱颤,也忘不了她曾哭得肝肠寸断。

......

本来想写一篇长长的温暖的逗比的文字,可发现根本无从下笔,那些在我生命里出现过的女孩,教会了我成长,却模糊了她们的模样……

23 1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